三十五章 诈唬(上)-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三十五章 诈唬(上)

三十五章 诈唬(上)2017-11-8 23:42:26Ctrl+D 收藏本站

    李科长这几天过得挺惬意,刚刚洗过澡,舒舒服服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老婆回娘家了,他就开始琢磨是不是去夜朦胧喝一杯,和那娇俏的姚经理搭上几句话,老婆虽也是个风骚妹子,但一来这些年下来神秘感消失了,二来比起姚经理,老婆姿色还是差点儿。

    想起俏丽可人的姚经理娇笑时红色制服下那对颤动的**,李科长小腹就升腾起一股热气,立马就精神起来,从沙发上坐起,看看表,才七点多,不去挑逗姚经理几句这心里实在痒痒,今晚怕是会失眠。

    李科长骑着自行车一路风驰电掣的赶往夜朦胧。

    不到八点,夜朦胧一楼大厅已经满座,舞台上娇艳的女歌手扭着腰肢唱《甜蜜蜜》,彩带裙下那双雪白的大腿在冬天就显得特别显眼,现在满大街姑娘都捂得严严实实,女歌手火爆的裸露装扮令那些很久没有饱过眼福的男士们大快朵颐,一个个就差没流哈喇子。

    李科长自然不能免俗,要和群众打成一片,在女歌手雪白浑圆的大腿上盯了几眼,脱下厚厚的羽绒服拎在臂弯上,一看就知道是当时挺小资的男人,不过括弧里要加上县城两个字。

    李科长很有型的来到吧台前,要了杯彰显西方绅士派头的可口可乐,和吧台调酒小姐开了几句加荤带素的玩笑,自觉风度翩翩,风liu倜傥,很有成功人士的成就感。

    等好久却找不到姚小红的身影,就有些扫兴,却见姚小红打着哈欠从二楼走下来,要说打哈欠是一种极为不雅的行为,但发生在姚小红身上偏偏就给她增加了一种慵懒的魅力,当她看到李科长时嫣然一笑,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

    姚小红和酒吧的服务小姐一样,小圆领红色制服,露出的一小截白皙脖颈,红色制服下凸起的胸部尤为动人。

    闻着姚小红身上沁人的腻香,李科长有些陶醉其中,笑着打过招呼,当姚小红提议在二楼开间包间时他也欣然答应。

    这些日子招商局因为得到唐书记的关照,经费还算充足,李科长进了包厢就要了一瓶彩标干红,几个果盘,看到姚小红马上亲热了几分的表情,心里自得的想,招商招商,当然就是花钱招待商人,再说了,不花钱怎么知道有钱人的心理?拿什么招商?

    “姚经理,陪我喝一杯再走吧,我来这里可全是为了你呦!”李科长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

    对付这种人姚小红已经驾轻就熟,娇笑着为李科长倒酒,格格笑道:“妹子可没这福气,李哥就别拿我寻开心了。”混不在意李科长那双**辣的眼睛。

    李科长不知怎地,今晚就有些**熏心,尤其看到姚小红两片红唇轻轻噙住水晶玻璃杯时,李科长莫名的就起了男性生理反应。

    “姚,姚经理,来,陪我坐会儿。”李科长声音有些颤抖,心里痒得厉害。

    姚小红轻笑道:“那可不成,我男朋友在呢。”

    李科长笑容一滞,心说真他妈扫兴,她男朋友又是哪号人物?没见过啊,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今天来。

    李科长正待再劝她陪自己喝几杯,包间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四五名满身痞气的青年一拥而进,不是光头就是披肩长发,一个个满脸凶相,其中一个大光头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为首的是名还算英俊的青年,在李科长还没反应过来时小青年已经一个耳光抽向姚小红,嘴里骂道:“**,还说不是背着我偷汉子!”小青年身边的高大长毛见势不好,一把抱住他,这嘴巴才没抽到姚小红。

    “滚,老子先找***小白脸算账,回头再收拾你。”

    姚小红似乎挺怕这青年,脸色苍白的就溜了出去。

    李科长还在愣神时就觉头发一疼,已经被那脸上带刀疤的大光头采住头发,噼啪就是几个嘴巴,大光头骂骂咧咧道:“**的,军哥的女人你也敢泡,真是你妈活腻味了!”

    李科长被这几个大嘴巴抽得满眼金星,险些当场晕过去,他哪见过这场面,当看到一名长发青年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刀向自己走来时,就觉得下身一热,竟然尿了一裤裆,幸好是冬季,毛裤厚实,才没当场丢人现眼。

    “几位大,大哥,我,我没有啊,我和姚小姐清清白白啊……”李科长带着哭腔解释,那叫军哥的英俊青年一脸冷峻的坐在茶几上,抬起一条腿,**的军靴踩在了李科长的下身,森冷的道:“碰老子的女人,你的卵子是不想要了!”

    李科长吓得撕心裂肺的叫,挣扎着喊:“大哥,大哥,我和她真没关系啊,不信,不信你问她啊!”

    军哥冷厉的道:“我不用问她,小娘儿们最回护小白脸,大前天老子一天找不到她,还不是便宜了你这小白脸儿!”

    “军哥,和他啰嗦什么,妈的老子给他留个记号!”拿着水果刀的长毛就往前凑,李科长魂儿都要飞了,大声说不是自己,也可能是生死关头,激发了潜能,他突然想起了救命符,眼前一亮,大声道:“大哥,几位大哥,大前天我进了医院啊,怎么,怎么会和姚小姐在一起?”

    “进了医院?”军哥的脸色微微缓和,“为啥进了医院?”

    “我,我大前天下午突然肚子疼,这点,这点我们局的李局长可以作证啊。”

    “别废话,往下说,真话假话我听得出来。”踩着他头发的光头劈手给了他一耳光,把李科长打得又是一阵嗷嗷叫。

    “后来……后来我疼得实在受不了,就进了医院,打点滴一直到晚上……”

    “啪”刚说完又挨光头一耳光,就听光头骂道:“妈的说人证,有谁在场?”

    李科长委屈的都快掉泪了,说证人时你们嫌啰嗦,不说又打我,这横竖都是想打我啊。

    不过还得说下去:“我,我爱人去了医院,后来,后来陪我出院回家,她一直在我身边啊啊,她,她可以证明我的清白,我,我又怎么见姚小姐啊?总不能带着老婆和姚小姐鬼混吧?”李科长也是急不择言,刚说完就又被左右抽了俩嘴巴,光头大骂道:“妈的说话干净点!”

    军哥皱起眉头,摇摇晃晃站起来:“我出去方便一下,你们接着问。”

    ……

    二楼经理室里,唐逸站在窗口,看着窗外幽深的夜空,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军子刚刚将盘问李科长的口供一五一十的讲给他,唐逸也有些迷惑,难道真是李科长和他老婆合谋阴李安?但从李安今天的表现来看,他好像不像那么水深的人。

    姚小红和军子自然是演戏,当然,姚小红对整件事情是毫不知情的,就是军子也模模糊糊,唐逸只给他讲了一点点信息,虽然很信任军子,但事情总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石英钟滴滴答答的走着,唐逸慢慢点上一颗烟,道:“你再问问他,他老婆一直都和他在一起?问问他是不是会搞错。”

    军子点头,转身走出了经理室,唐逸轻描淡写的一句“问他会不会搞错”,但这帮痞子执行起来可就精彩了,劈头盖脸几个耳光后,光头阴恻恻问:“妈的,你老婆真的一直跟你在一起?回头我们会去和你老婆聊聊天,谈谈心,妈的你胡吹大气的话看老子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说到聊天谈心几个痞子都不怀好意的嘿嘿笑起来。

    李科长就是浑身一机灵,再不敢撒谎,苦着脸道:“我,我那天确实住院了,我老婆也确实去看我了,可是后来她有急事就走了,晚上才打给我电话,说是她回娘家了,我,我如果这次说的是假话,就让一个雷劈了我,几位大哥,这事儿和我老婆没关系,别,别去问她啊……”虽说和胡小玲感情并不深,但怎么也是自己老婆,谁知道这帮地痞找到她会作出什么事来?

    “那你呢,一直在医院?”军子冷声问他。

    “不是,下午六点多出了院,我就回了家,一直都在家里,……对了,九点多对门的老胡来看过我,不信你们去问他。”

    军子恩了一声:“这事儿我会查证,如果是真的算你运气好!还有,你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

    李科长松了口气,虽说被打得鼻青脸肿,但没稀里糊涂作别人的替死鬼就是万幸,心里却是恨恨,不是恨面前这几个大痞子,而是恨姚小红那姘头,妈的谁运气这么好采了娇滴滴的一朵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