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章 回家-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三十章 回家

三十章 回家2017-11-8 23:42:21Ctrl+D 收藏本站

    “宝儿几岁啦?”唐逸看着面前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儿,笑眯眯问道,心里,却酸酸的,你,是再也不会认识我了,或许,我在你新的人生中,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

    宝儿黑漆的眼珠转动,好奇的打量着唐逸,嘴里脆生生道:“八岁了。”拉着兰姐衣袖哀求:“妈妈,我想上学,我不要一天躲在家里,我怕……”

    兰姐爱怜的搂紧女儿,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

    唐逸心里越发酸楚,豆蔻年华,正是上学的年纪,宝儿每天就被锁在小黑屋吗?都怪我,唐逸正自怨自艾,突然一怔,等等,宝儿刚才说自己八岁?她怎么可能八岁?应该六岁才对嘛。

    转头问兰姐:“兰姐,宝儿真的八岁了?”兰姐心说唐书记倒真关心宝儿,点了点头:“是啊。”

    唐逸一时哭笑不得,转头瞪着宝儿,怪不得呢,从来就没见过你的身份证,原来你是骗我的,明明比我大两岁却说和我同年,你这丫头片子骗了我三年!看她那天真烂漫的模样,唐逸直想敲打她的小脑袋。

    好一会儿,唐逸收拾起纷乱的情绪,想想该怎么对宝儿呢?让她和母亲回故乡?孤儿寡母的,只怕在牛家铺子被人欺负,何况,兰姐这状态,能将宝儿教育好吗?宝儿别回头走了歪路。虽说现在的宝儿和自己只是陌生人,但于情于理,自己也应该照顾她,将她教育成才。

    教育成才?唐逸又是一阵苦笑,自己能为她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只是怎么安置她母女?在县城给她们买套房子,那也不是那么码事儿啊,自己敢送人家也不敢收,还不定怎么寻思自己呢。

    唐逸一筹莫展之际,手摸到裤兜里一团东西,顺手掏出来,是皱巴巴一纸团,唐逸心说什么东西自己都放兜里塞,没齐洁就是过得邋遢。刚想丢掉,纸团一角露出的“宁”字吸引了他注意,他猛地省起,这是程然交给自己的宁小妹的电话。

    宁小妹?唐逸眼睛一亮,心里渐渐有了计较。

    好说歹说让兰姐和宝儿上了桑塔纳,唐逸的说辞是送她们回延山老家,并承诺帮兰姐找个工作,作为自己工作失误的补偿,兰姐心里不大情愿,心说一个月两三百块的工资,我不吃不喝干十年才能将那一万块钱还给你,还让不让我娘俩活了?兰姐其实挺想在大城市找份工作的,出来见了世面就不想回去,尤其是自己又有了按摩手艺,没了天上人间那极不公平的卖身契自己可以签一份正经分成合同,可以大把赚钱。但她不敢违抗唐逸的意思,只好乖乖上车。

    在一处公用电话亭旁唐逸下了车,拨通了宁小妹的电话,嘟嘟两声后是宁小妹清冷的声音:“唐逸?”

    唐逸愣了下,道:“是我,你怎么知道?”

    “延山就你一个人知道我的电话啊。”

    唐逸心说那几个女兵难道不知道,又一想此女性子怪癖,没准儿告诉过那些女兵不许打她手提,几个女兵想来也不敢违逆她的话。

    “有事要我帮忙?”

    唐逸听了暗道这丫头倒也不傻,知道我没事不会找你,也不转弯抹角,道:“是这样,有一对儿母女,我欠了她们的情,想照顾她们,又怕别人说闲话,你看看能不能什么时候见见她俩,最好将小女孩儿收为干女儿,我就可以有借口照顾她们。”唐逸说这话也有些心虚,无缘无故叫人家收个干女儿,也亏自己说得出口,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宁小妹从不在乎俗世的人情世故吧,唐逸提出这种无礼的要求,心理上倒也没什么负担。

    “很大的人情?”

    想不到宁小妹也会啰嗦,唐逸就有些不耐烦,道:“是啊?你帮不帮?”

    “好。”

    唐逸刚想问她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电话里已经响起“嘟嘟”的忙音。

    回到车上,陈达和问:“咱们去哪儿?”

    唐逸道:“回延山。”心说先将兰姐和宝儿安置在招待所住几天,等宁小妹和她们母女见过面,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帮兰姐找个工作,至于住处,就由兰姐自己租房子吧,自己平日多照看她俩就是。

    至于收作干女儿的事,唐逸也考虑过要不要自己来,但一来太突兀,怕兰姐胡思乱想,以为自己对她有啥想法儿,而由宁小妹就显得自然许多。二来唐逸觉得自己收宝儿作干闺女怎么感觉也有些怪异。

    ……

    将兰姐和宝儿安置在招待所的单人间,兰姐心里狐疑,不知道唐书记到底想做什么,说是因为他的事害得自己母女挺惨,但也不用对自己母女这么关照啊?幸好唐逸的话打消了她的疑虑:“兰姐,等过几天我和牛家铺派出所打过招呼,你就可以回家了。至于我帮你垫付的违约金,你不用急着还,实在还不上就当我资助宝儿上学吧。”

    兰姐这才恍然,原来唐书记是这种打算,想想也是合情合理,他是年轻干部,可能志向远大,不是睚眦必报的人,见到自己母女可怜,动了恻隐之心,至于那一万块钱,更不是对自己母女多好,怕是想买个名声吧,人家不说了吗资助宝儿上学,还不是图个名?现在领导不都讲究这个吗?前一阵子出了个什么希望工程,电视上经常看到领导干部为希望工程捐款。兰姐心思活泛,就开始琢磨是不是要给唐书记送个锦旗啥的,好生配合下唐书记。

    唐逸不知道她的小花花肠子,留给兰姐几张招待所的餐劵后回家,见到客厅角落宁小妹的行李箱时,唐逸皱皱眉,宁小妹这次过来自己要想法子叫她把东西拿走。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唐逸肚子有些饿,关掉电视,刚准备去煮袋方便面,忽然听到防盗门哗啦一响,接着就是开内堂门的钥匙声。

    唐逸心中一热,不会是齐洁吧,刚刚绽放笑颜,内堂门一开,进来一条俏丽的白色倩影,唐逸酝酿的情绪哗啦一下粉碎,宁小妹风姿绰约,看在唐逸眼里却如木偶泥塑,索然无味,也不理她,扭身向厨房走去。

    “我要见的人呢?”宁小妹对唐逸恶劣的态度毫不在意。

    唐逸这才想起是自己要她来的,心中不由得有些讪讪,自己好像有点不厚道,又奇怪她来得好快,三点多打电话时还在北京呢,毕竟如今手机是模拟信号,尚不能省外漫游。

    “在招待所,我这就带你去见她们。”

    下楼的时候唐逸实在忍不住问道:“你就是为了我的事儿来的延山,不是有啥紧急任务?”

    宁小妹点点头:“是啊。”

    看她神色淡然,唐逸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话。

    楼下停着一辆线条流畅的红色宝马,不用问也知道是宁小妹的座驾,唐逸盘算了一下时间,当时北京到本省还没有直达的高速公路,所以几个小时是到不了延山的,除非坐飞机从北京到省会,时间才够用,不过飞机也有个起飞时间的问题啊?难道是专机?唐逸心里胡思乱想,坐上了宁小妹的车。

    靠在软软的座椅上,感觉就比桑塔纳舒服,虽然敞篷,车内却也有股子淡淡的清香。宁小妹落下车篷,静静看着唐逸,也不说话。

    唐逸等了半晌也不见宁小妹发动机车,转头见她静静看着自己,奇道:“车出问题了?”

    宁小妹指了指唐逸身边的安全带,唐逸这才会意,心里叹口气,真是本性难移,刚刚对她升起的一丝好感烟消云散。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