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章 她是谁?-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二十八章 她是谁?

二十八章 她是谁?2017-11-8 23:42:19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伸个懒腰,慢悠悠坐床上躺好,拿起床头柜的价目表看了眼,价格不算离谱,都是几十元上下,随口道:“推油吧。”

    女按摩师恩了一声,从自己的小包里拿出几瓶按摩油放在床头柜上,又从洗漱间拿出一条白毛巾,争得唐逸的同意后,遮盖住唐逸的下身,毕竟是异性按摩,只要是正常男人,按摩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雄起,按摩师看到自然尴尬。

    女按摩师双手涂上油,开始坐在床边按摩唐逸的胳膊,刚刚捏了两下就吃惊的道:“呦,看你年纪不大,身体真好,不摸还真看不出,肌肉挺多啊?看你斯斯文文的,不像作力气活儿的啊?”

    唐逸惬意的享受着那光滑柔软的小手在自己臂膀上的揉捏,笑着道:“喜欢运动。”不过感觉女按摩师好像真的没什么实际经验,手法有些生疏,和活儿好的按摩师比起来差了一些,但毕竟好久没有体验过了,倒也愉快的闭起了眼睛享受。

    按摩完唐逸胳膊,女按摩师心里才松口气,听说按摩胳膊时客人最喜欢占便宜,眼前的年轻人却是规规矩矩的,没有在自己身上乱摸。

    “请您背过身。”女按摩师脱掉高跟鞋上了床,准备开始背部按摩。

    当女按摩师一对柔软滑溜的小手伸进唐逸短裤,用力抓在唐逸臀肉上时,唐逸舒服的险些呻吟出声,尤其女按摩师按摩中那长长的指甲不时轻轻划动,搔得唐逸痒痒的,就在痒到极致之时她那双灵蛇般的小手又会突然大力抓上来,用力揉捏,随之而来的就是那种彻底松弛下来的舒爽。

    “呀,你全身怎么都是肌肉?你是运动员吧?”女按摩师按摩到唐逸腰间时又忍不住惊奇了一把。

    唐逸闭着眼享受,从鼻子里发出几声声音算是回应。

    女按摩师双腿岔开,突然坐到了唐逸的身上,双手大力按摩唐逸肩膀,那圆鼓鼓柔软而又充满弹力的翘臀完全压在了唐逸屁股上,随着她双手的活动,翘臀也和唐逸的屁股亲密的摩擦着。

    唐逸忍不住哼了一声,发出了几声很舒服的鼻音。

    “格格,舒服吧。”可能见唐逸不是那种色色的客人,听到唐逸舒服的呻吟,女按摩师竟然觉得很有满足感,咯咯笑了起来。

    唐逸又用鼻音回了几声。

    按摩完背部,唐逸转过身时,女按摩师见到唐逸撑得高高的短裤,忍不住偷偷一笑,可能因为唐逸特别规矩吧,对唐逸她没有产生什么厌恶的感觉。刚刚来之间,她可是满心惴惴啊,因为万经理和她谈话时暗示她,如果这名客人有什么进一步的要求,她最好能答应。

    按摩着唐逸看起来并不粗壮却充满力量的双腿,女按摩师笑着道:“您是我第一个客人,我帮您打九折,以后可要多关照我哦。”

    唐逸恩了一声,女按摩师又道:“我的牌号是四十三号,你也可以直接点小兰的钟。”

    唐逸应了一声,心说原来她叫小兰。

    女按摩师的手渐渐上移,慢慢按摩到了唐逸比较敏感的大腿内侧,被那双柔软的小手轻轻搔痒,大力揉捏,更刺激的是,女按摩师将唐逸双腿用力分开,跪在了唐逸双腿之间,那姿势要多暧mei有多暧mei,尤其是唐逸的双腿更夹在了她细腻柔滑不着一缕的双腿上,有点冰凉儿,有点柔滑,又弹力十足,唐逸嗓子有些干,更能感觉到自己下体越发高涨,唐逸双拳握紧又松开,又再次握紧,他倒没想到一次按摩会带给自己如此大的冲击力,或许是因为许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吧?尤其是享尽了齐洁的温柔后,突然过起苦行僧的生活,又乍然遇到极为刺激的诱惑,所以自己反应才会这般强烈,不过唐逸却没有进一步和女按摩师进行接触的想法,休闲消遣,体验一下异性按摩的乐趣唐逸不在乎,但搞到和女按摩师**易是万万不可的,唐逸还没无聊到靠招妓发泄欲火的地步。

    当女按摩师在按摩的最后阶段,双手用力按在唐逸大腿根部内侧的耻骨上时,唐逸身体不由得一下绷紧,双手紧紧握起,用力之下,指甲都仿佛要抓破掌心。

    女按摩师用力按了十几秒后双手猛地离开,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舒爽,唐逸长长吐出口气,慢慢松开了紧握的双手,沉浸在那仿佛虚脱后的舒爽中。

    女按摩师笑道:“结束了,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

    唐逸有些疲惫的摇摇头,懒洋洋躺在床上,动也懒得动一下。

    这时候有人在外“哒哒”的敲门,女按摩师走过去开门,陈达和的大嗓门从走廊传来:“兄弟,你厉害。”

    陈达和笑呵呵走进来,边走边笑:“兄弟,你也忒厉害,三个小时?我老陈赶明儿给你去申请吉尼斯!我看多半是世界纪录。”

    唐逸知道他什么意思,肯定以为自己和女按摩师进行了最亲密的接触,不过也懒得理他,眯着眼道:“躺半个小时再走。”

    女按摩师看到陈达和却是怔住,好久后结结巴巴道:“你……你是陈局长?你是不是延山公安局的陈局长?”

    陈达和没想到一按摩女会认识自己,打量她几眼,却很眼生,皱眉问道:“你是谁?”

    女按摩师有些畏惧,有些瑟缩,低声道:“陈局长,我,我是夏小兰,是,是卓大军的妻子……”

    陈达和怔住,不由得回头看向唐逸,唐逸听到夏小兰这个名字脑袋却是嗡的一声,猛地坐起来,仔细打量着女按摩师,怪不得刚刚见面觉得她面熟,可不是吗?夏小兰,夏小兰,唐逸念叨了几句,急急问道:“你是不是有个女儿叫宝儿?”

    女按摩师点头,有些迷惑的问:“你怎么知道?”

    唐逸笑笑,笑容有些苦涩,我,我当然知道,她,她可不是我女朋友吗?只是,是梦里的女朋友,今生却再无缘分,她,她今年应该六岁,应该,应该很可爱吧?

    唐逸思潮起伏,如痴如醉,直到陈达和拍他肩膀才猛地警醒,却听陈达和凑到自己耳边道:“唐书记,看来你不声不响的,原来早把仇人打听的一清二楚,佩服佩服!”

    唐逸奇道:“什么仇人?”

    陈达和睁大眼睛道:“你不知道吗?她爱人,就那个卓大军,就是捅你一刀的人啊,现在在丹东监狱服刑呢。”

    唐逸听了有些懵,真是世事难料,前世姻缘,今世孽缘,怎么就是纠缠不清呢?想想,宝儿从来没提过她父亲,想来前世这卓大军更不知道作了什么坏事,早早离开了她的生活。

    女按摩师犹豫好久,终于怯生生的对陈达和道:“陈,陈局长,卓大军作的坏事不关我的事啊,他,他不是个好东西,喝了酒,不是打我就是打女儿,有一次,还,还想将我卖给人贩子,我,我恨死他了。”

    “陈局长,请你放过我们孤儿寡母吧,我,我求求您了,您看看,我,我都带女儿离开牛家铺子了,我,我都做起这种没脸见人的行当了,您,您就放过我吧!”女按摩师说着说着哭泣起来。

    陈达和看看唐逸,脸色有些尴尬,原来卓大军刺伤唐逸被拘留后,他虽说每天都狠狠收拾卓大军,但还是觉得不解气,又亲自带队去砸了卓大军的家,后来卓大军入狱,他又打电话给卓大军所在镇的派出所,话里暗示不能让卓家好过,想来派出所那帮好事之徒也没少难为夏小兰母女,害得母女俩流落异乡,夏小兰为生计做起了按摩女,虽说陈达和本意是为唐逸出气,但他也没想到卓家母女会被逼得走到这一步,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

    唐逸皱皱眉,道:“兰姐,你先别哭,宝儿呢?她在哪儿?”唐逸已经完全融入了自己这个世界的角色,这声兰姐叫得很自然,只是,不管怎么说,宝儿这个曾经完全占据自己灵魂的女人,唐逸不能不对她有一份特别的牵挂。

    兰姐抹着眼泪,抽泣道:“她,她在我租的小屋呢……”

    唐逸翻身下床,边向洗手间走边道:“我换衣服,咱们去看看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