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章 帮忙-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二十六章 帮忙

二十六章 帮忙2017-11-8 23:42:16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坐在办公室的长条沙发上,点上一颗小熊猫,悠闲的吐着烟圈,脑子里过着这几天的一幕幕,这些天县委里人事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约自己吃饭的常委多了,和老姚走在一起的常委少了,县委各部门的头头脑脑见到自己更是表现的异常拘谨,浑不似以前亲热的和自己打招呼,以前看似亲热,怎么也少了一份尊重,可能那时候许多人都把自己看得特单纯吧。

    唐逸笑笑,不过不经意的看到茶几上烟盒,眉头马上皱起来,烟盒上写了一行钢笔小字,“吸烟有害健康”,唐逸眼中浮现出一个飘飘出尘的白影,思绪一乱,本来挺安逸的心情马上糟透,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写上去的,可能是那天打完游戏机她又去过自己家吧,行李箱现在还摆在自己客厅,这也没什么,可气的是自己茶几下面的几条烟全被她拆开,每盒烟的烟盒都用钢笔写了这么一行字,这个年代政府尚未规定国内香烟必须在醒目位置标明这样的文字,宁小妹的行为也不算画蛇添足。

    只是难道你不知道去了塑料封的香烟过不了几天就会发霉?唐逸叹口气,那几条烟算是白白浪费了,最可气的是自己的生活好像已经处处留下她的痕迹,让唐逸每天都有段时间恨得咬牙切齿。

    将烟蒂掐灭,唐逸刚想泡杯茶放松恶劣的心情,门被敲响,陶书记笑眯眯走进来,唐逸道:“你坐,我顺便帮你泡一杯。”不过用手拎了拎暖壶,有些轻,好像没热水了,不由一皱眉:“茶喝不成了!”

    陶书记笑道:“喝不成就喝不成,别生气,这小李啊,我看他这秘书不合格,过几天给你换掉,你自己从秘书处挑一个合意的人吧,来你坐,我和你说个事儿。”说着拍了拍长条沙发。

    唐逸走过去坐下,笑笑道:“无所谓了,也怨不得小李,别看他们没啥权力,实际上比咱们还忙,咱手里几百字的稿子,几分钟念完了,也许是人家几天的心血呢。”又问:“有啥事儿?”

    陶书记一脸赞赏:“还是唐书记体恤手下人,难怪大家都在背后夸你。”唐逸谦逊几句,心中却琢磨着陶书记每一句话的可能隐藏的信息。

    陶书记道:“找你也没啥大事儿,就是过几天是我老伴儿生日,她想热闹热闹,我这延山又不认识什么人,我看这样,你带女朋友来,咱哥俩借机会喝一杯,聊几句怎么样?”

    唐逸心说你想我带哪个女朋友?我现在可是有俩女朋友,一个漂亮大方在海南你见不到,另一个不是大侠也是小白,见到保准儿吓死你。嘴上笑道:“那成,嫂子的生日,咱要办得热热闹闹的,我怎么也比陶书记早来延山一年,人头可能熟点儿,我给你安排吧。”

    陶书记笑道:“那就一言为定。”话音未落,办公桌上电话响起来,陶书记开玩笑道:“看你忙的!我这一把手都没你忙。”

    唐逸皱皱眉,这话可就有点不是善茬,不经意流露出的话更能反映人的真实情绪,看来陶书记心里算是恨上自己了,表面缓和关系,心里还不定打什么主意呢。

    电话是县委大院的门卫打进来的,老李笑着问:“唐书记,有两个女兵自称是您女朋友的战友,一定要进来见您。”

    唐逸头又有些大,怎么就有人无时无刻都在提醒自己有那么一个挂牌的极品女友呢?

    “放她们进来吧。”唐逸叹口气,陶书记见他有事儿,笑着告辞。

    不大一会儿,外面响起脚步声,接着门一推,进来俩女兵,唐逸都还有印象,前面高佻的那个女兵就是曾经抓过自己的班长,后面圆脸女兵是那乡下妹。

    “请坐!”唐逸早已经坐在办公桌后,指了指长条沙发示意俩女兵坐下。

    本来程然是气哼哼找来的,但见到唐逸那股子气势就是一愣,这和自己发生冲突的那纨绔少年是同一个人?气质也差太远了?

    等再坐在长条沙发上,明显比唐逸矮了一大截,人家这办公室的布置就是带讲究的,让你仰视领导,程然的气势就更弱了,那圆脸女兵不用说了,畏畏缩缩坐在沙发里,姿势倒是坐得笔直,好像聆听领导训话的小兵。

    “喝茶不?”唐逸拿着钢笔好像在批阅文件,嘴里随口问了句。

    “不麻烦您了。”程然说话声音明显低了下来,“是,是这样,教练回北京前和我说您,您是她男朋友,有什么事可以,可以找您帮忙……”说话竟然有些结巴。

    唐逸钢笔比比划划,随口道:“是啊,说吧,啥事儿。”不是他想装模作样,实在是不想和这些女大兵扯上什么关系,更听宁小妹竟然四处宣传自己和她的关系,还告诉这些女兵有事儿可以找自己,更是恨得牙根儿痒痒,不过听说宁小妹回北京了,倒是心中一松,暂时见不到她了,甚好。

    “恩,是这样的,我,我们刚才在石屯子收费站被交通局将车扣了,收费站的人说我们的车超载,要罚款,其实我们是军车,就是没挂军牌……”

    唐逸挥挥手道:“不用解释了。”

    程然一听就有些着急:“唐,唐书记,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不信你可以问……问我们领导,那真是军车,不能用民用车超载标准来处理……”

    唐逸没理她,拿起电话,看着办公桌玻璃下的通讯录,拨通了交通局的电话,“高局长,我是唐逸。”

    “你好你好,是这样,我一个朋友的车在石屯子被扣了,车牌是……”抬头看程然,程然忙报上车牌,唐逸对着话筒重复了一遍,“对,好,谢谢您了。”

    放下电话对程然道:“马上放行,还有其他事没?”

    程然和圆脸女兵都是目瞪口呆,就这么简单?根本不用解释军车啥的,一句我朋友的车就可以马上放行?方才她俩可是费尽嘴舌,甚至威胁要给军区去电话人家都不理不睬啊。

    程然叹口气,想起自己那天掐着他脖子骂他是流氓,再看现在的他,温文儒雅,更有一股子说不出的气势,这像流氓吗?

    想为上次的事道歉终究说不出口,好像他帮了自己的忙才服软一样。

    程然和圆脸女兵告辞,临走前程然想起一件事,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唐逸,道:“唐书记,这是宁教练在北京的移动电话号码,她说你有事可以打这个电话找她。”

    唐逸接过,看也不看塞进裤兜,起身送她俩出办公室,见圆脸女兵好奇的打量自己,笑道:“喂,小家伙,最近进步了没?是不是还会去男人卫生间抓流氓?”

    圆脸女兵见唐逸看向她,慌的低下头,老老实实道:“不,不会了。”

    唐逸哈哈一笑,回身进屋,程然翻个白眼,这男人真是本性难移!宁教练怎么会成为他的女朋友呢?程然真是打破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宛若神仙的人物会和这种满肚子花花肠子的男人扯上关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