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章 谁欺负了谁(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十七章 谁欺负了谁(下)

十七章 谁欺负了谁(下)2017-11-8 23:42:6Ctrl+D 收藏本站

    走在最前面的警察中等身材,洛腮胡,一脸疙瘩,和另外几名警装人员一样,进了院子那双眼睛就盯在齐洁身上上下打量。

    齐二姑在齐洁耳边道:“是镇派出所的李所长。”心里却有些怕了,看样子栓子和李所长很熟啊。

    李所长对齐二姑打起了官腔:“你打伤了人吧,女人违法一样要承担刑事责任,不过你不要怕,目前只是初步调查。”眼睛却一直瞄齐洁,心说这大美人应该会向自己求情吧,恩,到时候劝劝栓子,事情别闹太大,自己没准儿还能结识这大美人。李所长也不是对齐洁有什么非分之想,但能认识这么一位美女,被美女软语相求,总是一件乐事,男人的虚荣心会得到极大的满足。

    他想得挺好,谁知道齐洁一见警察过来要带走齐二姑,一把将齐二姑拉在身后,气愤的说:“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抓我姑,明明是他……”指了指李所长旁边挤眉弄眼得意洋洋的栓子,“明明是他打了我小弟,你们凭什么带走我姑,就因为他县里有人?”齐洁对警察一向没什么好感,更怕姑姑被他们带去后受苦,气愤下说话也就不客气。

    李所长脸上可就挂不住了,心说挺漂亮的人,看穿着打扮也是见过世面的城里人,咋就不知道好歹呢?说上几句软话就能过去的事儿非闹大,你耍横?老子怕了谁了?

    李所长指着齐洁,皱眉问栓子:“她动手着没?”栓子哪还不明白李所长的意思,马上点头:“动手了动手了,这小娘们可坏了,看把我这手挠的……”装模作样伸出手给李所长看。

    李所长“恩”了一声,挥挥手;“全部带走。”

    几名警员嘻嘻哈哈就上去拉齐洁,都想借机揩油,齐洁看着涌过来几个男人眼里的神色,气得脸通红,连连后退,大声道:“别碰我,我自己走!”却不知她那含羞带怒的妩媚使得这些男人心里越发sao痒难当。

    眼见一名警员的手就要抓到齐洁肩膀,忽然蹿出一条黑影,抱住那警员的手就是一口,警员“啊”一声,反手一巴掌将黑影抽了个跟头,黑影是小弟,坐在地上狠狠盯着这些警察,抹去嘴角的一丝血痕,大声喊:“我军子哥一会儿就到!打死你们这帮王八蛋。”

    被咬伤的警员捂着手骂:“**的小兔崽子作死!”大步过去就想狠狠踹他几脚,李所长见闹得不像话,这才摆手道:“老王,算了!不像话!咱们要文明执法,”用手点了点齐洁,齐二姑和小弟。“这样,你们三个,都给我出来上车!有委屈回所里慢慢说。”

    齐洁心说也好,去镇上就要上公路,到时候再向老高求救,齐二姑却没见过这种场面,吓得厉害,身子簌簌发抖,齐洁在二姑耳边道:“姑,别怕,没事。”说是这样说,齐洁心里却也七上八下,万一,万一老高看不到自己被警车带走怎么办?

    栓子却得意的紧,那双**的双眼一个劲儿对齐洁挤眉弄眼,心说妈的,看你那骄傲的小样,一会儿还不得向老子说软话求情,那时老子不知道多过瘾呢,最好,嘿嘿,能占她点儿便宜,看着齐洁红色风衣勾勒出的诱人曲线,高耸的胸,束得紧紧的细腰,精致的高跟黑靴,花朵般秀美的盘发,栓子心头越发火热。

    齐洁扶着齐二姑刚走了两步,齐二姑突然大喊道;“我不去,我哪也不去,老天爷啊?我咋就这命苦啊?”扑通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唱起了撞天屈。

    齐洁好说歹说她就是不起来,坐在地上,双手拍着地面又哭又骂,哭自己丈夫去得早,骂自己孤零零被人欺,不一会儿院门外已经站了一圈村民,七嘴八舌的看热闹。

    李所长气得七窍生烟,心说你个泼妇和我耍赖?治不了你我这派出所长也不用干了,转头申斥那几名警员:“老王,小赵!你们愣着干吗!给我把她架上车!”

    就在一片乱哄哄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一阵阵喇叭声,又急又响,不像是一辆车发出的,大概那些村民还不知道让路,接着就响起了急促的警笛声,就好像几辆警车同时鸣笛,吵得人头晕脑胀,村民哗一下向两边闪开,院门处,军子和一个小平头先挤了进来,都是绿制服,联防员袖标,小弟从地上一骨碌爬起,飞快的扑进了军子怀里。大声哭泣:“军子哥,他们打我,要抓我妈和大姐,他们,他们还想占大姐的便宜……呜呜呜呜……”他也就在军子面前才会像个孩子一样撒娇。

    军子看着小弟嘴角的血痕,一阵阵血气向头上冲,转头看向李所长几个警察,还有很早以前就曾和自己打过架的栓子,拳头刚刚握紧,衣角被人拽了拽,是那小平头小李,小李以前是张自强那一组的联防员,张自强被开除后和齐军分到了一组,他和齐军都是血性汉子,日子久了,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哥们。

    小李担心军子感情用事,在他耳边道:“等等,听陈局的。”

    院门处,急匆匆走进来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李所长看到就是一惊,这不是陈局吗?他怎么会来这儿?

    陈达和对军子很关照,小弟打电话时正逢陈达和和军子在一起聊天,见军子接了电话就匆匆要赶出去办事就问了一嘴,结果一听是他姐姐在刘庄受人欺负陈达和一下就翻了,这还了得?唐书记的女朋友被人欺负?我这管治安的脸往哪里放?他本就是霹雳脾气,作了局长也不改本色,马上吆五喝六的叫人,搞得那些公安还以为有啥大案子呢,局长挂帅,大队长带队,几名小队长,十几名联防员开着两辆警车一辆面包就飞驰出警局,一路警笛长鸣,搞得人人侧目,县城大街鸡飞狗跳,当时刚刚结束谈判的唐逸在办公室窗口看到飞驰的警车,还暗自感叹,听军子说警察也挺辛苦的,看来不假,这马上要下班的时间了,又有了大案子,估计他们晚上也不用睡了。

    陈达和挤进来就听到小弟的哭诉,说这几名警察打了他和他妈,又想调戏齐洁,一股无名火腾就上来了,什么?调戏齐洁?妈的如果在延山唐书记的女朋友被人占了便宜,我这局长也不用干了!我他妈买一块豆腐撞死算了。

    这时李所长笑呵呵走过来握手;“陈局,你好你好,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心里却有了点谱儿,那叫军子的老齐家亲戚是联防员,大概陈局喜欢他吧,那今天这事儿可就得听陈局的了,一个是陈局的爱将,另一边栓子是政府办公室周主任的侄子,自己都得罪不得。

    陈达和心中火大,理也没理李所长,大步走过去,齐洁正在劝解齐二姑,虽然齐二姑这撞天屈是农村妇女惯用的把戏,但齐洁想起姑姑可怜的处境,不由得也就抹起了眼泪,陈达和和她说话她都没注意。

    陈达和见齐洁抹泪,以为她吃了亏呢,本来强压的火气再也忍不住,腾一下冲到了脑门,回头大声骂道:“妈的,关上院门,把这几个**的给我绑了!”

    跟进来的刑警和联防员忙关上院门,但听陈局说绑人都吓了一跳,刑侦大队杨队长是陈达和提拔上来的,忙凑到陈达和身边劝道:“陈局,这,这影响不好吧?”

    李所长更是吃了一惊,这,这不把自己当阶级敌人看了吗?何况自己怎么也是派出所所长,他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进来后理都不理自己,李所长憋气,脸也拉下来,顶道:“陈局,我犯了什么事儿你要绑我?”

    陈达和不过是气愤下冲口而出,把当兵那一套用上了,听到李所长顶撞自己更是火大:“绑你?妈的老子崩了你的心都有!你他妈个混蛋!”

    李所长被骂的脸阵青阵红,尤其又是在手下人面前,脸上更是挂不住,铁青着脸道:“陈局,你怎么没有一点儿局长的风度?”

    陈达和瞪着牛眼:“妈的局长是个屁,老子大不了不干,今天非他妈教训你不可。”说着就向前凑,看样子是要动手打李所长,杨队长忙拽住他,真是哭笑不得,陈局的脾性处熟了的人都清楚,虽然粗点儿,却是没啥坏心眼儿,正因为这样,大局长,几个副局长和陈局都处得挺好,不过再耍性子也要看时候儿啊,哪有当着这么多人要打派出所所长的啊。

    “陈大哥,你,你来啦?”却是齐洁听到陈达和的吼叫,站起身抹着眼泪和他打招呼。

    陈达和看到齐洁眼角的泪痕,更是又惭愧又气愤,大声道:“弟妹,你别哭,今天我就是局长不干了也要给你出这口气!不然我对不起唐书记!”

    “哗”,不管是从县局来得警察联防还是镇派出所的喽啰,这才知道面前这大美女是县委新贵唐书记的女人或者女朋友,怪不得陈局这么大火气呢,李所长马上蔫了,他敢顶撞陈达和也是觉得自己委屈,堂堂一个所长被陈局骂娘,但一听齐洁是唐书记的女人马上气就泄了,陈局和唐书记是铁哥们局里人人都知道,看到唐书记女朋友被欺负也难怪陈局这么大火气,再想到那儒雅却风风火火强硬无比的书记,李所长腿肚子都有些转筋,虽说实际上自己和几个联防员也没欺负到齐洁,但这话传到唐书记耳朵里可就不定变成什么样了。

    陈达和公开宣称齐洁是唐书记的女朋友也是没办法的事,他粗中有细,自己发火要站得住理,如果不提唐书记,这儿的人肯定以为齐洁和自己有啥关系,那自己发火只会被人戳脊梁骨,尤其是如果这些风言风语传开,唐书记再豁达也会不痛快,既然唐书记已经和齐洁确定了关系,自己这时说出来也就没了顾虑。

    “陈局,我,我不知道……”李所长讪讪走到陈达和旁边想为自己开脱,却被陈达和用力一挥手道:“你给我站一边去!”又指着派出所那几个联防员吼道:“小兔崽子,都他妈给老子蹲好!双手抱头!”

    几个联防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以前只有他们这样呼喝人家的份儿,现在终于尝到不被当人看的滋味,几个人再看李所长,李所长已经乖乖站在了一边,没办法,这几个人只好双手抱头,一个个在墙角蹲下。

    陈达和这时又看到了在一边傻愣愣的栓子,皱眉道:“妈的这小子是谁?”

    李所长见有了将功补过的机会,忙小声道;“是县政府办周主任的侄子,这次和齐家的事儿就是因为他闹起来的。”

    陈达和脸一沉;“给我拷了!”早有联防员过去将栓子按住拷起来,当然,脑袋上扇几个耳刮子,身上踹几脚是免不了的。

    栓子早吓傻了,屁也不敢放一个,被人扔在墙角簌簌发抖。

    陈达和又问:“这王八蛋和齐家为什么闹?”

    齐二姑突然插了一嘴:“他们欺负我这寡妇,看看,看看,他们家新盖的房子!”

    齐二姑从陈达和发火就止了哭,听院子里人都叫这大个子陈局,知道是县里来的大人物,刚才官架子十足的李所长像个小猫似的在一边赔笑,虽然听不明白陈局说的对不起唐书记啥的话,但听陈局叫齐洁弟妹,更是明显偏帮自己这边,马上就来了劲儿,凑到陈达和身边吐苦水。

    原来栓子家将房子翻新,向前盖出了半米,挡住了齐二姑家的采光,农村人当然不懂法律采光啥的术语,但人人知道这样盖房子就是不对,房子应该和邻居家比齐,栓子仗着自己家哥三个,又有县里做官的叔叔,是摆明欺负齐二姑这个寡妇。

    听着齐二姑唠唠叨叨,陈达和笑道:“姑,你放心吧,这事儿我给你作主。”

    齐二姑喜上眼梢儿:“那敢情好,要不要去法院?”

    陈达和嘿嘿笑了一声,看着栓子家大新房皱眉头,杨队长在一名联防员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接着几名联防员就进了齐二姑家盛放农具的厢房,出来时人人拿着铁锹铁锨,顺着齐二姑和栓子家中间的花墙就上了房,别说,几个人不亏是人民的保护神,动作极为敏捷。

    陈达和扭过头,齐二姑却不知道他们上房干啥,刚想问问这个和气的陈局,就见那几个小伙子到了栓子家房顶,照准房檐就锹镐齐下,“嘭嘭”水泥渣滓乱飞,栓子一下站起来:“你们干啥……啊……”被看着他的联防员一脚踹了个狗啃泥。

    “哗啦哗啦”,却是栓子家窗户玻璃被一小伙子轮着铁锹一块块砸得稀烂。

    用铁锨铁锹当然不可能将房子拆掉,但一转眼,大新房已经一片狼藉,还未干透的水泥屋檐被砸得坑坑洼洼,千疮百孔,窗户玻璃全部粉碎,甚至有一扇木头窗框也被硬拉了下来。四外远远站着看热闹的村民都是兴高采烈,老周家终于被人治了,而且治他的这主儿比周家横了几百倍,开着警车过来砸他家的大新房,看热闹的人都是议论纷纷,嘻嘻哈哈,不少人家的屋顶上也稀稀拉拉站着人看热闹。

    陈达和见新房被祸害的差不多了才大声道:“你们几个!给我下来!”

    几名联防员跳下房,陈达和训斥他们:“谁给你们权力砸人家的房子了,就是要执行,也要等法院判决下来,咱们公安部门才能协助强制执行,你们几个就等着被处分吧!”

    几名联防员都苦着脸说再也不敢了,自己觉悟低啥的,心里却各个兴奋,晚上杨队怕是要请客了,又能在陈局面前露露脸,这样的美差可不是每天都能有的。

    陈达和又转向李所长,道:“李所长,我老陈刚才语气冲了点,是我太气愤了,你说说,如果咱们连党委书记的女朋友都不能保护,那还能保护谁?人民群众?那是更指望不上咱们了。”

    李所长连声说是,诚恳的作检讨,陈达和目光转向了蹲在墙角的那四个联防员,语气冷了下来:“刚才他们谁占了齐小姐的便宜?”

    李所长忙解释:“没,没有,就是想,想请齐小姐回所里调查,没,没碰到齐小姐……”

    “调查个屁!”陈达和火气又腾一下上来,指了指依偎在齐军身边的小弟,大声道:“看看,这孩子是你们打得吧,你们也有资格进公安系统,老子看你们就是土匪,妈的都给我带走!”却不知道自己的口气才真的像个土匪。

    李所长不敢再说话,逃避着所里那几个联防员求助的目光,心说你们就自求多福吧,我这还不知道咋收场呢,唐书记那儿我找谁能帮我说上话儿呢?一时愁得五脏六腑如火烧。

    齐洁看了看墙角蹲着的那几个联防员和哼哼唧唧躺在地上的栓子,心里没有任何同情,经历过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她知道这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如果自己不认识唐逸,还不知道被他们带进派出所是什么遭遇呢。

    走到陈达和身边道:“陈大哥,高师傅还在村口公路上,你回去的时候告诉他一声,让他先回吧,今天我想陪陪姑姑。”

    陈达和“啊”了一声,拍拍脑门,笑道:“方才来得急,也没注意路上的车,哼,这个老高,我看他就是个木头,关键时刻靠不住!”

    齐洁道:“这也不怪高师傅,是我要他等我的。”

    陈达和笑笑,又皱眉道:“你晚上住这儿?那可不成,周家不是有什么路子吗?万一他家摸不清状况,晚上来报复惊扰了你呢,我看你和姑姑,还有这孩子都去城里住几天,等事情过去再回刘庄。”

    齐洁想想确实是这么回事儿,这几天叫姑姑和小弟住在父母那里,父亲最近可不念叨想见见自己妹子吗,就是班车不方便,父亲年纪大了,腿脚有些不利索,自己阻了几次,父亲最近可对自己有意见了,今天刚好如他所愿。

    ……

    齐洁,军子,齐二姑和小弟坐了老高的桑塔纳,当老高听到齐洁大略说起今天的事时,老高又惭愧又气愤,他方才在车上眯了一觉,如果齐洁真有什么闪失那自己怎么有脸见唐书记?越想越气,开始大骂周家和地方派出所,齐洁听着这不惑之年的稳重男人破天荒骂街,不由得啼笑皆非。

    小弟第一次坐轿车,新鲜的这儿摸摸,那儿按按,直到二姑给了他一巴掌骂道:“老实点!”才安分了些。

    军子坐在前排副驾驶位,回头笑着说:“今天本来我想去砸栓子家新房,陈局给我使眼色我就没上。”

    齐洁道:“那是陈大哥爱护你。”军子点头,却对姐姐颇有深意的一笑,心说姐姐和唐书记在一起久了,说话都有官味儿了。

    齐洁又问军子:“军子,你转正的事儿怎么样了?”

    军子道:“陈局说明年下来名额就有我一个。”齐洁这才放心,军子的事儿她老挂记着,又不好催唐逸,怕唐逸烦。

    齐二姑迷迷糊糊道:“转正?军子,你是在公安局转正?”

    军子笑着点头,齐二姑默然,心说军子都有正式工作了,老齐家就自己凄惨,孤儿寡母被人欺负。

    “军子哥,那你以后是不是就有抢了?”小弟兴奋的小脸都红扑扑的,军子敲了他头一下,笑道:“有也不能给你玩儿,我怕你崩了栓子。”

    提起栓子小弟马上瞪起小眼睛:“我长大了天天打得他像死狗一样!”

    军子笑道:“成,那你就快长大,到时候哥教你怎么打架。”把齐洁气得瞪眼道:“哪有你这样教孩子的?”

    军子嘿嘿一笑,不再说话,齐二姑更是诧异,印象中军子可没这么听话,一向是他姐姐说一句,他顶十句啊。

    “唉,姐,小娜的工作是你找的唐哥吧?怎么进了建设局?这下她可有得牛了,在我面前人五人六的,烦死。”齐军想起这个女朋友有些头疼,不由得向齐洁抱怨。

    齐洁笑道:“是李局安排的,这事儿也是小翠和他念叨的,我可没说过话。”李安以前在建设局任副局长时说话不怎么好使,自从唐逸拉他作了招商局局长后,建设局杜局倒和他走得越来越近。安排个人进建设局是没有丁点儿难度的。

    齐二姑听着齐洁和军子张嘴这个局那个局的,脑袋就有些晕,这是老齐家人说话的口气吗?怎么听怎么像官宦人家。

    她不由得也插了一嘴:“你们说的陈局李局的比周主任官儿大吧?他们都叫栓子叔周主任,这局长是不是比主任大啊?”

    提起这事儿齐洁也有点担心,就怕给唐逸造成不好的影响,也问老高:“高师傅,你见识多,你说今天这事儿咱们是不是做过火啦?”

    军子撇撇嘴:“姐你就会操没用的心,我看你就是把延山的天捅破哥也能给补上。”

    齐洁笑骂:“去,越说越离谱。”听军子这么崇拜唐逸心里也自开心。

    老高也笑着说:“齐小姐您放心吧,周主任的话县里够分量的就政府办公室主任姓周,那人花花肠子多,没人待见他。”

    齐洁这才稍微心安。

    军子更笑着对齐二姑道:“听见了吧二姑,高师傅说没事儿肯定没事儿。”

    齐二姑不明所以,她有许多话想问齐洁姐弟,但有个外人在场,不好问出口,只好将疑问压在心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