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章 岳父岳母?(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六章 岳父岳母?(下)

六章 岳父岳母?(下)2017-11-8 23:41:54Ctrl+D 收藏本站

    上了三楼,齐洁父母家防盗门没关,齐洁刚想敲门,就听里面传出齐老爹愤怒的声音:“我女儿是寡妇怎么啦?就任由你糟蹋了,给介绍个瘸子是怎么回事儿,你这算孩子的亲二叔?”

    又听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哥,你别急啊,听我慢慢说,这人啊腿脚是有点不方便,可家境好啊,他可是劳工局汪局长的儿子,人家说了,只要齐洁同意,马上就可以解决她的工作问题。”

    齐洁皱皱眉,这是她二叔的声音,这时又听有个女人帮腔:“是啊大哥大嫂,人家汪局长家的老三长得也不丑,再者说了,汪局长可是县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作他的儿媳妇对咱齐家都有个照顾。”

    齐老爹越发气愤:“是对你有照顾吧,是不是你们家建国的工作问题人家也答应解决了?你们,你们……咳咳咳……”气得说不出话,大声咳嗽。

    这样的情形下进去介绍唐逸,担心他脸上不好看,齐洁正犹豫不决,唐逸已经伸手敲门。

    踢踏的脚步声后门被拉开,开门的是一名五十岁上下的妇女,头发花白,穿得很朴素,挺精神的,就是眼睛有些红,好像刚刚哭过,见到齐洁惊喜中又有些慌乱:“洁洁,你……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唐逸估计这就是齐洁妈,抢着道:“伯母你好,我叫唐逸,是齐洁的男朋友,这次是来拜访二老的。”

    齐洁过去扶住母亲肩膀问:“妈,你哭什么?”

    齐洁的婚事一直是老两口的心病,前一阵子别人介绍个小青年还不错,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再也不登门了,齐老爹还拉下脸打电话去问人家,得到的答复是配不上他家女儿,任谁都知道这是反话,肯定是嫌弃齐洁的寡妇身份啊。

    齐老爹只好又动员亲戚朋友去帮齐洁物色对象,更把齐洁有一栋楼的条件加了上去,心说要找到合适的小伙儿自己老两口就还去住平房,谁知道今天二叔登门,介绍的竟然是一个瘸子,把老两口气得够呛,齐洁妈帮女儿分辨了几句,更惹来二婶一番夹钉带刺的挤兑,想起命苦的女儿,不由得就落了泪。

    突然看到一个清清秀秀的后生说自己是齐洁男朋友,看他手里拎着东西,又和齐洁一起来的,还真像那么码事。扭头用眼神询问女儿,看到女儿羞答答低下头,不由得又惊又喜,只是这后生看起来岁数有些小啊,这个念头一闪而逝,也顾不得再寻思别的,回头冲屋里大喊:“老头子,老头子,快来看看,齐洁带对象来了。”一边亲热的招呼唐逸进屋。

    齐洁家装修的也不错,深红茶几深红沙发,褐色地砖,颜色偏深凝重,正适合老人居住,齐老爹和齐二叔齐二婶坐在沙发上聊天,茶几上堆了一堆瓜子皮。

    齐洁给父母和二叔二婶介绍唐逸,齐老爹看到唐逸就是一愣,隐隐有些印象,一边招呼唐逸坐沙发嗑瓜子一边寻思,猛地省起,这不是上次帮着装修房子的军子朋友吗?脸色当时就拉下来了,军子的那些朋友哪有什么好东西?都是一帮混混,上次看他还不错,想不到竟然打起了自己女儿的主意,齐老爹可就黑了脸,但在弟弟和弟妹面前,也不好发作,说出去可不更被他们笑话?

    齐二叔和齐二婶也斜眼打量着唐逸,本来他俩盘算得挺好,将齐洁和汪局长家这桩婚事说成,那自己宝贝儿子的工作也就有了着落,他们家建国已经快三十了,还是待业青年,老两口因为他受尽了煎熬,有这么个门路,委屈不委屈侄女就是其次了。谁知道正说话呢,侄女倒把对象领进了家,齐二叔和齐二婶看唐逸可就分外的不顺眼。

    齐二婶嘴巴最厉害,也不转弯抹角,直接问唐逸:“大侄子,看你年纪不大,参加工作了没有?在哪个单位?”

    齐洁妈有些不平,这些事该由自己这个亲娘问才是,她充什么蒜,于是就拿起瓜子盘送到唐逸面前,笑着说:“嗑瓜子,别认生。”又对齐二婶说:“孩子刚进屋,总得容人家喘口气。”齐二婶扁扁嘴,心说也不知道你家齐洁从哪勾了个后生,早听说你这闺女作风不好,可不,哪有找小女婿的?也就你还当个宝。

    齐老爹黑着脸,也不说话,一口一口的喝茶水。

    唐逸恭恭敬敬接过瓜子盘放在茶几上,对齐二婶笑道:“我去年参加的工作,现在在县委。”

    齐二叔齐二婶当时就肃然起敬,不过两人心中都有些怀疑,齐二婶狐疑的问:“在县委哪个科室?”心说不会是看大门的门卫吧。

    唐逸笑道:“不在科室”齐二叔齐二婶交换眼色,果然是门卫或者外勤,但那也轻忽不得,虽然不比那局长家孩子,但条件已经算不错了,没准攀上个领导啥的就能进科室,两人态度就有些好转,齐二婶脸上也挂上了笑容:“是正式工还是临时工啊?”如果是正式工,那进科室是早晚的事儿,临时工的话也说明人家家里有些门路,能找到县委大院儿的差事。

    唐逸说:“正式工。”齐二叔和齐二婶马上又换了脸色,笑容比方才又亲切了几分,齐二婶还从茶几上拿了个桔子剥了皮递给唐逸,说:“这桔子甜,你尝尝。”

    听着双方的对话齐洁妈有些得意,也就不再阻二婶的话头,而是任由她献殷勤,齐老爹却听着这小混子眼都不眨的吹牛,气得呼哧呼哧的喘粗气。

    齐二婶又问唐逸:“那你现在归县委哪个科室领导?”这就给唐逸留了面子,没直接问你是门卫还是外勤。

    唐逸说:“归陶书记领导。”齐二叔齐二婶脸上可就拘谨了几分,他们不清楚县委外勤机构,但想来归一把手书记领导的肯定是重要部门。

    齐洁白了唐逸一眼,笑着说:“我去洗水果。”经过唐逸身边时在他胳膊上掐了几把,虽然知道唐逸是想为她争面子,但那装模作样的姿态还是令齐洁恨得牙根痒痒。

    唐逸忍着疼,却知道齐洁有些不满意,一想也是,面前这两人再不好,那也是齐洁的亲叔叔婶婶,自己不能拿人当白痴,不然齐洁可会生气。

    齐二婶这边没问出唐逸的确切工作情况就觉得难受,正想词儿再怎么套唐逸话呢,唐逸已经转向齐老爹,笑着说:“叔,咱俩上次见过面了,那时候瞒了你,真是对不起。”

    齐老爹哼了一声没接茬,心说看老二他们走了我咋收拾你。

    唐逸将剥好的桔子放到茶几上,对齐老爹和齐洁妈说:“叔,婶,这次我上门就是请你们同意我和齐洁处对象的,你们放心,我会好好对待齐洁的。”

    齐老爹不接茬,齐洁妈却好奇的问:“说了半天你到底是什么工作呀?我怎么就没听明白呢?”

    唐逸笑道:“我……”正不知道如何措词,抬眼看到了电视,于是指了指电视画面,道:“喏,那就是我。”

    齐家几个人愕然看去,电视播放的是延山新闻,县委唐书记正在招商局揭牌仪式上讲话,年青的书记意气风华,挥舞着手臂慷慨激昂,不时有热烈的掌声响起。

    齐洁妈在画面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唐逸的影子,不由笑着说:“镜头过去了吧?我咋没看见你?她二婶,你见到这孩子了吗?”

    齐二婶心里就有些不痛快,心说齐洁这对象东扯西扯的就是不说自己的工作,又莫名其妙说自己在电视上,在县台被晃了一下也叫上电视啊?咋这不尊重人呢?拉着脸说:“没见到。”

    唐逸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指着电视:“那个,那个讲话的就是我,不,不像我吗?”他确实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想轻描淡写的让齐老爹和齐洁妈接受自己的身份,谁知道被齐二婶一搅合,东问西问,墨墨迹迹的倒好像自己在卖弄,和老人有什么卖弄的?唐逸脸有些热,也有些不安,就怕齐洁父母对自己没了好印象。

    齐家人都是看看电视上意气风发的书记,再看看眼前有些局促的少年,怎么看也不能将两个人的形象重叠在一起,但仔细看,似乎还真是一个人。

    齐洁这时候端着水果盘从厨房走过来,笑着说:“今天的梨子好甜……”话没说完才觉得气氛有些异样,奇道:“怎么啦?”唐逸对她使个眼色,指了指电视,齐洁看去,就知道唐逸说了自己的身份,脸就有些发烧,不知道父母对自己会怎么看,见平日最喜欢在自己背后说三道四的二叔二婶看着自己的眼里突然多出了些敬畏,又有些得意。

    齐洁将盘子放到茶几上,笑着说:“我刚才尝了一个,南边过来的梨子就是甜。”顺势坐在了唐逸身边的沙发扶手上,拿起梨子削皮后分给父母和叔婶。

    齐洁妈接过梨子的时候趁机小声问齐洁;“洁洁,他真是电视上那个唐书记?”看到齐洁点头,齐洁妈愣住,手里梨子滚落都不知道,好半晌回过神,慌慌张张站起来,拘谨的对唐逸道:“唐,唐书记,您坐,我去给您泡茶……”唐逸忙站起来拦住,将齐洁妈按在沙发上,笑道:“婶,我不喝茶,如果您想喝我去给您泡。”齐洁妈忙摇头,齐老爹却是有些怀疑的看着唐逸:“你是上次帮我们作活的那后生?”

    唐逸笑道:“是,那时候我还在镇上,又没和齐洁确定关系,所以也没和您打招呼,您别怪我。”

    齐老爹又问:“这么说你们早就认识了?一直瞒着我们?那天吃饭你俩为啥装不认识?”“啪”齐洁妈在老头子后背上来了一巴掌,又笑骂道:“老糊涂了吧你,人家年轻人的事儿还要都和你汇报啊?”

    唐逸又忙诚恳的道歉;“是应该及时向叔叔婶婶汇报的,是我的错,齐洁没和你们说也是我的主意,我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正式拜访你们,是我想得不周到。”

    见唐逸态度还算诚恳,齐老爹脸色才好转,齐洁妈却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这真是福星临门啊,怎么就有了这么个大官儿女婿,那还是其次,尤其是人家对自己老两口的态度,恭敬的就好像亲儿子,看来他肯定很疼齐洁。齐洁妈已经把唐逸看作未来女婿了,真是越看越顺眼。心说想不到自己女儿否极泰来,被多少人在后面戳脊梁骨骂扫把星?不想末了儿找了这么一个好对象。想着想着,就抹起了眼泪。

    齐二叔和齐二婶是真的傻了眼,也不敢再说话,心里都在打鼓,不知道他们进门前听没听到自己两口子的话,齐洁那丫头从小儿就爱记仇,可别恨上我们老两口子啊。

    唐逸这时转向齐二叔和齐二婶:“二叔二婶,老听齐洁说起你们,本来想过几天再去看您俩,谁知道今天来巧了,你看我也没带啥东西”齐洁接口道:“让二叔二婶把烟拿走吧,我爸不吸烟,酒留给我爸喝。”说着从茶几下拎出塑料袋,将那两条中华烟递给齐二叔,唐逸和齐洁进屋时几个人都在打量唐逸,倒没注意看他手里拎的东西,这时一看都吸了口气,两瓶高度数精装茅台,两条中华烟,东西不多,却抵得上普通职工四五个月的工资。

    齐二叔拿着中华烟翻来覆去的看,他还从没抽过这种高档的烟呢,当时就想拆开尝鲜,齐二婶扭了他一把才反应过来,心说可不能失礼,丢了哥哥和侄女的面子,这一转眼,齐老爹一家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直线上升。

    唐逸又和几个人家长里短聊了一个多小时,这才告辞,齐洁想和他一起走,唐逸将她抻到一边说:“你留下,叔婶肯定有许多话想问你。”又说:“我,我今天作得不错吧?一会儿你可帮我说几句好话。”

    齐洁看着他的局促一阵无奈,又是一阵开心,现在她越来越了解唐逸的性子,在重压前他可以谈笑风生,指点天地,仿佛胸中藏万千甲兵。但在真正的亲人面前,他却时常就像个腼腆的大孩子。越看唐逸越喜欢,笑着偷偷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出门时唐逸更热情的邀请二叔二婶有空去他家串门,害得二叔二婶受宠若惊的说话都颤抖起来。唐逸又低声和齐洁说了几句,才告辞而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