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 老狐狸-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一章 老狐狸

一章 老狐狸2017-11-8 23:41:49Ctrl+D 收藏本站

    天刚亮,细蒙蒙的雨丝在灰色的天空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整个延山灰蒙蒙的,仿佛一片死寂,但突然的,就好像有人很大力的敲打了这片死寂,大街小巷慢慢活泼了起来,自行车,一辆,两辆……最后汇集成车流涌上街道,“叮铃铃”的车铃声此起彼伏,整个延山县城仿佛一瞬间变成了人的海洋。

    “喂,王叔,听说咱们有个新任命的县委副书记才二十多岁,他管的来县里的事儿吗?”

    “老杜,你在县委上班,见过咱们的青年领导吧?”

    汇集的车流,上班工人三三两两的骑在一起谈论着天气家常,当然,现在最热门的话题就是刚刚走马上任的新任县委副书记,疑虑,不解,当然,更多的是新鲜,羡慕。

    唐逸在参加了中央党校的中青班一个月的培训后正式走马上任,新任的县委陶书记找他谈了话,分配给他的任务是党群和经济建设,看着陶书记厚厚镜片后那眯成一条线的浊眼,那不可琢磨的意味儿,唐逸敏锐的意识到陶书记和萧日是完全不同的性格,这是个真正的官场老油条,听说是市委林书记的嫡系,从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任上下来的。

    唐逸现在是延山三把手,当时的体制县党委份量要压过政府许多,县委常委除了县长和常务副县长外,其它业务副县长基本排不上字号,除非特别有分量的副县长才能进入常委名单。所以唐逸这个主管党群和经济的第一副书记在县常委名单排第三位。

    党群工作是县委最重要的工作,组织部,宣传部,纪检委等党群机构都处于唐逸领导下,当然,这也就是个统筹管理,具体各部门的事物有各部部长领导,又有些部门有分管副书记,总之当时的机构臃肿,分工重叠和多头管理的现象很严重,所以几个副书记的分量可不是看排名先后那么简单,还要看人脉和各自的本事。

    唐逸听到自己的工作安排就有些头疼,别的还好说,但党群管理里最重要一条就是握有了人事权,要负责组织部的工作,唐逸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在延山没有一点儿根底,更年纪轻轻难以服众,却突然握起党委人事大权,两眼一抹黑,这届县委班子有大半都是新人,少数几个上届班子留任的自己也没有太多接触。对县委班子还没有什么了解的情况下,自己抓着人事权只会吃亏,只怕没几天就会被其它书记和组织部那些大大小小的狐狸架空,

    唐逸沉吟了一下,用诚恳的语气道:“陶书记,分担党群工作对我来说,担子太重了,我怕我挑不起来啊。”

    陶书记心里就是一愣,他对唐逸的感觉很复杂,好奇中又隐隐有丝敬畏,在他上任之初,已经把县常委的根底都打听明白,唯有这个唐逸,想尽办法也摸不清他的底细,市委林书记也摸不准唐逸的脉,送给陶书记的话是“敬而远之”。陶书记隐隐猜到唐逸有些来头,但对未知事物,这些老油子从来不会轻易去触碰,就算唐逸后面有大靠山吧,陶书记知道自己也沾不得那混水,自己还不够资格趟那种混水。

    但要陶书记受唐逸钳制,他却是万万不肯,熬了一辈子,终于显赫地方,做起了一方县太爷,他又怎么会轻易屈服在一个毛头小子之下,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什么因由把这个烫手山芋送走,那才能舒舒服服坐自己的这把椅子。

    听到唐逸说不愿意负担党群工作,虽然看上去表情挺诚恳的,陶书记又哪里会相信?这种故作矜持的把戏他演起来可比唐逸精彩。

    陶书记露出亲和的微笑:“唐书记,你虽然年纪是小点儿,但组织既然提拔了你,自然是认可你的能力,你就不要过份谦虚啦。将来的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有我们这些老同志为你保驾护航,你不要有顾虑嘛。”

    唐逸很厌恶官场上这种虚伪,但还是不得不耐着性子演下去,诚恳的说:“那就谢谢陶书记了,这样,以后的党群工作我会重点向您汇报,有了您的指示我再执行,如果陶书记真爱护我,以后就请你多批评,多指点。”与其被那些官油子架空,不如先将权力交到陶书记手里,等自己真正有了能量,再想办法拿回来。

    陶书记大奇,心里却是不信唐逸会真得将党群的事儿全交自己拍板,嘴上敷衍道:“成,你觉得怎么有利于开展工作就怎么做。”

    唐逸又和陶书记谈了一会儿工作的问题才告辞离去,陶书记下意识站起来想送他,等屁股离开椅子才反应过来,也就没迈动脚步,只笑着说慢走,又作出找文件的样子掩饰,等唐逸出了门,陶书记皱皱眉,想不到自己潜意识里还挺怕他的,看来一定要快些将他弄走。

    屁股还没坐热,分管统战宣传县委办的姚书记又来找他,进屋就笑着说:“唐书记真了不得,看起来学生娃的模样,做事却是雷厉风行,这一转眼就去发改委训话了。”话是夸唐逸,语气里却有些不以为然。

    陶书记笑道:“年轻人吗,性子就是急了点。”姚书记眼睛一亮,敏锐的从这话里感觉到,似乎这位一把手对唐逸也没什么好感,偷偷观察陶书记的脸色,却再找不到什么信号儿。

    陶书记笑眯眯接着说:“老姚啊,有事儿吗?有事就说事,咱们老同志也要学习唐书记雷厉风行的作风哦,不然可就落伍喽。”

    姚书记听到这话儿脸上就有些不好看,这次延庆市县班子大调整,他好一阵活动,才挪了挪窝儿,本来以为来到延山会是第一副书记,谁知道被个毛头小子占了位子,对唐逸,他是咋看咋不顺眼,不过写了几篇文章,却一下通了天,坐火箭般蹿升,尤其再看到唐逸清清秀秀的模样,那永远笔直的腰板,姚书记就说不上的嫉妒,因为这些年的官场混下来,他觉得自己的腰越发佝偻,好像再也挺不直。

    姚书记和陶书记汇报了近期的工作,最后铁青着脸发牢骚:“姚书记,你说说,唐书记刚刚进常委班子,不急着熟悉工作,昨天从档案室借调走原版孤本县志,也不知道想做什么。”

    陶书记有些奇怪,却也不问原因,笑呵呵说:“或许唐书记喜欢研读古史呢,你呀,就少操这些心吧。”看着姚书记满脸不平的离去,陶书记微笑着摘下眼镜,用那磨得发白的眼镜布轻轻擦拭,心说自己要时常加加火,想送走烫手山芋又不被烫伤,是需要用铁钳的,现在想想,老姚那两撇眉毛还真像钳子,想着想着,陶书记眼神里就多了丝深不可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