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章 胜利-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二十八章 胜利

二十八章 胜利2017-11-8 23:41:41Ctrl+D 收藏本站

    当县长程建军看望专案组,听取专案组汇报并同老海会面时,老海突然爆料:“程县长,这里有黑幕,专案组是在冤枉我,我的案子是县局马局长一手策划的,因为我和他有金钱来往,当他知道我要自首时就对我打击报复,我有证据!”此话一出,轩然大波,老海更指着陈达和道:“在这位同志的教育批评下,我决定彻底承认错误,是他点醒了我,我不能再做马鹏华的替罪羊。”

    当时陈达和吃了一惊,旋即明白,老海这是卖自己人情呢,指望自己在后续审讯中帮他出力,如果自己是马鹏华的人,卖人情的同时,也恶心了一把老狐狸。

    程建军当时就将马鹏华叫出去,两人谈了好久,陈达和却是心惊胆战,不会程建军和马鹏华也有什么说不清的纠葛吧?那这案子不但扳不倒马鹏华,自己都危险,毕竟老海反应问题不是走正常程序,程建军完全可以不用理会,甚至给老海按个诬陷的罪名。

    程建军再回到审讯室后,指令陈达和,和专案组中两名检察机关的人员陪同老海去拿证据,陈达和这才心下一松,不过却也满心警惕,心说我可要盯紧这两个检察员,保不准他们就是马鹏华的人。

    不过陈达和担心的问题并没有出现,在老海一处不为人知的房产中,找到了一厚厚的笔记本,那是马鹏华早期还没担任局长时就和他来往的账目,一笔一笔非常清楚,看得程建军勃然大怒,马上撤去马鹏华专案小组组长的职位,对他进行双规,改由纪委书记雷浩亲自带队,检察长潘万长任专案组组长,公安机构中由陈达和任副组长,对马,海一案进行彻底调查。

    在老海的交代,潘万长步步紧逼下,马鹏华彻底败下阵来,开始一笔笔交代自己的问题,他的问题甚至触及到了市局一些领导,成了当时不小的一个案子,延庆市轰动一时。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件案子由头到尾,都有一只手在操纵,这只手的主人,只不过是某乡村小镇的副书记。

    而在潘万长决定对马鹏华提起公诉的当晚,陈达和经过马鹏华身边时在他耳边轻声道:“唐书记让我代他向您问好。”接着低笑道:“老马,你说你得罪他干嘛?”笑呵呵从他身边走过,马鹏华却是脸如死灰,难道这事儿和唐逸有关系?不能,不可能,旋即否决了这个念头,怎么想,都想不出有啥外力因素,只是自己走错了一步棋而已,如果早和老海单独谈谈就不会是这样的结局。他心里狠狠诅咒着,墙倒众人推,倒被唐逸这小子看热闹,说风凉话。但,难道就和他没一点联系?马鹏华很疑惑,就算以后服刑期间,这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之一。

    ……

    县公安局宿舍楼102,是陈达和的新居,还没有分配下住房,只好和老婆孩子挤在一个小单间里,是那种厨卫齐全的宿舍,但一家三口睡在一间屋里,也实在寒酸了点儿。

    这天晚上,明亮的灯光下,木桌上摆满了酒菜,陈达和一家三口围坐在桌前,另一边的唐逸举着杯子对陈达和笑道:“老陈,不对,应该叫你陈局了,我敬你一杯。”

    陈达和连连摆手,在唐逸面前他可不敢摆谱,虽然现在理论上和唐逸平级,但他可是知道凭借唐逸的能耐,人家将来只怕会坐火箭般向上升,摆着手笑道:“是代,代理副局长。”马鹏华被免职后,原来的政委,主抓刑侦的副局长代理局长职位,陈达和级别本就是副科,这次行政职位也名义上升了半个格儿,代理副局长,主抓刑侦工作。

    唐逸笑道:“代不代的,不过一个字,早晚拿下。”陈达和哈哈笑道:“那就靠唐书记多多提携了,县局局长您说拿下就拿下,何况这一个代字?”

    大概是因为唐逸带来了齐洁,在大美女面前陈达和说话倒变得文绉绉起来,不由得让唐逸一阵好笑。

    天气越发暖和,齐洁穿着一件白色纱质的长裙,白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随着她一瞥一笑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裙摆下露出白皙的半截小腿。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可少妇成熟的韵味和扭动起来的腰肢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

    当齐洁听说唐逸带她去朋友家做客时齐洁开始说啥不答应,是唐逸硬拉她来的,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并不会因为这次做客改变,但唐逸的这份心意就够齐洁感动了。

    听到陈达和说什么县局长被唐逸拿下,齐洁笑孜孜看了唐逸一眼,心里也跟着有些得意,她是知道一些关于老海案子的消息的,想起当初姚小红不信他能动得了老海,谁知道一转眼,自己听到的却是唐逸动了县局局长,不由得得意之余,也有些好笑,这小家伙,也不知道天天折腾啥,人家局长又怎么招他了?

    “弟妹,我叫你弟妹不唐突吧?”陈达和的爱人李晓玲早年也是农村妇女,陈达和成了所长后才在县百货大楼找了个售货员的差事,现在倒也会打扮了,有些徐娘半老的意思。她从见到齐洁就感慨,你说人家爹娘是怎么生的?这天仙般的美女只怕也就唐家大兄弟配得上,她老听陈达和唠叨唐逸的事儿,能被陈达和这大老粗佩服的五体投地,本就对唐逸充满好奇和好感。再见到唐逸清清秀秀,不骄不躁的样子,更是打心眼儿里喜欢,对齐洁也加倍结交。

    齐洁抿嘴笑道:“那我就叫你嫂子吧,唐逸说陈大哥是他最好的朋友,咱们不用见外。”

    陈达和哈哈大笑,心说这大美女真会说话,唐逸也笑道:“那当然,不是最好的朋友我会舍得带上你?”陈达和笑得更是舒畅。

    推杯换盏,谈笑风生,很有两家好友一起吃团圆饭的感觉,唐逸也多喝了一点儿,陈达和更是喝得满脸通红,桌上那七八瓶啤酒已经见底,陈达和又晃晃悠悠站起来去找酒,嘴里还嚷嚷:“唐书记,我那儿还有瓶五粮液,今儿咱哥俩将它撅了,你别跟我这儿不喝白酒啥的装……”

    唐逸笑着起身拦住他:“别,陈大哥,再整瓶白的我非趴下不可,这样吧,今儿是高兴,咱去酒吧再喝点儿。”说着回头对李晓玲道:“嫂子,你班儿上跟前不是开了一家卡拉OK歌舞厅吗?咱去那儿玩会儿。”

    李晓玲劝道:“那多贵啊,就在家喝点儿吧。”

    唐逸笑道:“没事儿,不瞒哥哥嫂子,那酒吧是我家这口子操持的。这事儿啊可没人知道。”齐洁听他说得粗鲁直白,脸一红,白了他一眼,心里却美滋滋的。

    李晓玲楞了一下,她上下班都要经过那家酒吧,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可外面装修的就好像电影电视里那都市歌舞厅似的,霓虹闪烁,金碧辉煌,那得多少钱啊?这大妹子哪来那么多钱?

    陈达和那刚上初中的儿子也闹着要去,被陈达和训斥了几句,嘟着嘴留下,唐逸齐洁和陈达和夫妻俩出了门儿,被外面的冷风一吹,陈达和酒意稍微醒了几分,想起唐逸刚刚的话,心下一凛,望着和齐洁亲昵的走在一起窃窃私语的唐逸,暗暗点了点头,这位年青的书记,看来很有些根底啊,不然哪来那许多钱给齐家妹子开歌舞厅?更没把自己当外人,什么事儿都不隐瞒自己,想到这儿,心里又有些沾沾自喜。

    虽然请的京城一设计师帮忙设计,但“夜朦胧”歌舞厅并不像当时港台歌舞厅百种灯光旋转交错,绮丽风华,那时的新兴事物还比较内敛,沙发茶几组成的一个个坐席看似随意,实则典雅,错落有致,幽暗的灯光更为歌舞厅增添了几分朦胧恬静,舞台上,一名少妇正唱着台湾歌曲《像雾像雨又像风》,歌喉不错,不时有人喝彩。

    唐逸几个人坐到角落,正陪几个客人喝酒说笑的姚小红见到他们,笑呵呵和客人说了几句赔罪的话,袅袅走过来,老海入狱,齐洁更好说歹说送了她三成股份,姚小红这几天心情特别好,多喝了几杯,脸上红扑扑的,对唐逸和齐洁笑道:“呦,真是稀客啊,喝点儿什么?又在齐洁耳边压低声音道:“那边有几个县局的朋友,正管咱们,一会儿我还要去陪他们再喝几杯。唉,这几个东西,真不好应付。”

    那桌客人目光也跟着姚小红的身影移到了唐逸这桌儿,见到陈达和都有些错愕,然后其中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起身颠颠跑过来,到了近前满脸赔笑的打招呼:“陈局,您也来了!”陈达和摆摆手,也没给他介绍唐逸,很有官威的道:“来散散心,这家老板是我朋友,你们以后多帮衬!咱们对于新兴事物,正确引导的同时更要大力气保护!可别给人家小鞋穿。”

    “是是,那还有啥可说的。”带眼镜的男人一脸谄笑,转脸对姚小红笑道:“姚小姐,您逗哥几个玩儿是不?是陈局的朋友也不说一声,刚刚有什么得罪的您可别往心里去。”

    姚小红呆了一呆,刚刚还逼着自己陪他们喝酒,满嘴官腔的人,这一转眼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儿,还真是朝里有人好做官,这个唐逸,到底是做什么的,看起来结交的都是场面上的人。

    “小红,拿瓶XO级人头马来,那酒烈,陈大哥好这口儿,我和齐洁还有嫂子就喝饮料吧。”在陈家这顿饭使得唐逸和陈达和的心情近了很多,叫他陈大哥觉得顺嘴多了,不像以前纯属应酬。

    陈达和哈哈笑道:“那就托老弟的福,开开洋荤。”

    姚小红笑孜孜亲自上酒上饮料,唐逸又招呼姚小红一起坐:“你就别忙了,我和你说,不要老陪那些人喝酒,搞得歌舞厅乌烟瘴气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咱这里有三陪呢。”话说得有点重,也是唐逸实在看得不过眼,齐洁拉了拉唐逸衣袖,道:“小红也是为了生意,看你说什么呢?”

    姚小红却不在意,娇笑道:“成成,都听你的,不过方方面面你可得疏通好,你以为我不喜欢清闲啊?”

    几人说话儿的功夫,身后响起笑声:“还真是唐书记,真巧,齐小姐,你好。”唐逸回头,身后站一中年男人,文质彬彬的,就是眼睛有点儿小,认识,建设局副局长李安,上次在承启一起吃饭时还编顺口溜儿打趣奉承自己来的。

    “啊,李局。”唐逸忙站起来和他握手寒暄,虽说县一级副局长没啥实权,或许还不如局里重要科室的科长更来得实惠,但李安岁数不大,有向上爬的潜力和资本,唐逸倒相当看好他。

    李安又向陈达和伸出手:“陈局,早就想认识您了,您现在可是延山的包青天,李文和案还了咱们政府一个公道,老海那案子又揪出一只大蛀虫,哈哈,我就想见您后问问您,有您破不了的案子吗?”

    几人同时大笑,唐逸招呼李安一起坐,李安是被求他批条子的一买卖人请来消遣的,见到唐逸和陈达和,当然不会错过这个结交的机会,打发走那买卖人,和唐逸坐了一桌。

    多了李安,唐逸和陈达和说话就有些避忌起来,幸好李安这人特会说话,烘托的气氛倒也红红火火。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