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小楼一夜听雪(下)-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十九章 小楼一夜听雪(下)

十九章 小楼一夜听雪(下)2017-11-8 23:41:31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吓得险些没跳起来,幸好双人被够宽,齐洁占去了不到一半,又将两人中间用被子压实,道:“放心,我碰不到你的!就这样对付一夜吧,毁不了你的清白!”

    唐逸苦笑道:“我是怕毁了你的清白。”

    齐洁气呼呼道:“我哪还有什么清白,在你眼里,我不就是一疯女人,就怕沾上我一点儿腥吗?”

    唐逸也不知道她哪来的火气,干笑了几声,也不知道如何接口。

    绒被看起来很大,但被两个人盖,又都小心翼翼不碰到对方,中间还用被压出一条边界,那就显得不够宽裕了,不一会儿,唐逸就觉得被子后面嗖嗖的往里冒冷风,轻轻拉拉被子,想把后面盖好,却不想齐洁将自己那半边被压的挺瓷实,一分一毫也拽不过来。

    “喂,齐洁,我后面有点儿冒风。”齐洁背着头,只能看到她花儿一般精致的盘头,唐逸说了好几遍,她还是理也不理唐逸。

    “齐洁,给我点被子,我冷!”从晚上来这儿,齐洁就好像对唐逸满是意见,唐逸开始忍耐,但现在已经渐渐有点忍耐到了极限,提高了嗓门儿。

    “你冷我就不冷了!被子一人一半,盖不好是你的事儿!”齐洁这次有了反应,说的话更令唐逸郁闷,唐逸不由气道:“那为啥用我的一半搭边界?搭边界的被子为啥不用你的?最起码应该一人一半儿吧?”说完自己都觉得好笑,想不到我唐逸也有今天,和一个小女人理论着争一小截被子。

    “是你想搭边界的!”齐洁没好气的顶了回来。

    唐逸被噎了一下,随即气道:“你就不想搭边界了?”

    “我不想!”齐洁的话还没说完呢,唐逸已经一把大力扯过棉被,塞在两人中间的边界一下消失,“你不想?那我也不想,咱们就别要边界了!”

    “咦,不要就不要?我怕你啊?”齐洁突然将身子翻过来,精致的小脸儿上满是笑意,好像阴谋得逞的那种小得意流露在脸上。

    齐洁黑色弹力毛衣,黑色弹力棉袜将身子裹得紧紧的,从被子缝隙看过去可以一眼就看到她曲线毕露的腰身,唐逸心嘭嘭的跳了起来,和这样娇媚的美女躺在一个被窝里,更妙的却是自己不着一缕,而这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却是衣着齐整,这种奇妙的滋味只有唐逸这个当事人才能体会到。

    唐逸感觉得出下体的变化和小腹的火热,急忙偷偷向下缩缩身子,却见齐洁好笑的看着自己,调侃道:“怎么?怕春guang外泄?”

    唐逸叹口气道;“齐洁,我说你别老把我当孩子成不?现在的情况你就不怕危险,不怕我把持不住?”

    “你还能吃了我啊?就你?还是处男吧?你知道男女之间是怎么一码子事儿嘛?”齐洁鼻孔里嗤了一声,满脸的不屑,说着话,穿着黑色棉丝袜的小脚伸过去,在唐逸腿上掐了一下,感觉到唐逸吓得缩腿,不由得咯咯娇笑起来,娇笑声还未停,唐逸突然一伸手,猛地将她柔软的身子搂进怀中……

    天,**蚀骨就是这种滋味吗?媚叫的齐洁只记得当时大脑空白一片的自己闪过的唯一念头……

    ……

    唐逸紧紧搂着齐洁柔软香滑的身子,紧了紧两人身上的被子,心里有些内疚,毕竟自己对于女朋友成家之类的事还没细细想过,也给不了她什么承诺,虽然新世纪男女朋友分分和和很正常,一夜情更是青年男女的家常事。但唐逸对男女之间的事却看得很神圣,如果真的发生了关系,那肯定就要负责。而且,刚才好像还是自己强迫了她。

    齐洁长长的睫毛动了动,接着慢慢睁开了眼睛,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还有些迷离,唐逸刚想说话,却见齐洁吃吃的笑了,接着她轻轻在唐逸肩膀咬了一口,红红的指甲在唐逸胸前绕着圈圈儿:“好小子,不是第一次吧?”

    唐逸本以为她会使出女人的招数又哭又闹,谁知道她是这种反应,不由得怔住。

    齐洁笑眯眯道:“不管怎么说,我总算是得逞了!怎么样?我手段还算高明吧?你这大书记都上了钩!以后我可就是你的人,是你的正式情人,再想一个月不理我可不成!”

    唐逸哭笑不得,却听齐洁又道:“起来把,我换换床单,等一会儿暖和了再去洗澡。”唐逸也觉得床单湿漉漉的不舒服,当下笑着起身,刚刚激烈运动过,倒不觉得冷,但猛然看到齐洁撤下的床单上斑斑落红,唐逸怔住,再看自己大腿上,也沾了几丝血迹。

    “不用奇怪!我是第一次。”齐洁将床单扔到地上,道:“好冷,咱先这样将就一会儿吧!下面的床单也是干净的!”也不去找新床单,就拉唐逸躺好,盖上被子,舒舒服服靠在唐逸怀里,两只雪白的小脚顽皮的踩着唐逸的脚背画圈。

    唐逸却是晕晕的,“第,第一次?”

    齐洁将头靠在唐逸胸口,幽幽道:“新婚的那天我和他就因为敬酒的事怄气,赌气几天都没理他,谁知道他就出了车祸……唉……这就是命吧…….”

    唐逸听她说起以前丈夫的事儿,也不好接口,两人都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齐洁笑道:“看我不像黄花大闺女吧,这都是逼的,一个寡妇,如果不泼辣点儿,厉害点儿,还不被人欺负死?再说男女那点儿事,没结婚前我就比谁都明白。”

    “你呀,不要有负担,我是不是第一次又怎么了?我可从来没想过作你的女朋友,如果你因为我是第一次就疏远我,那我可不干!想我作你女朋友,那我也不干!”齐洁似乎知道唐逸的心事,笑眯眯用精致的小脸在唐逸胸口蹭了蹭。

    沉默了一会儿,齐洁的声音渐渐低下来:“其实……我早就等这一天了…….我,我早就想告诉你,你怎么对我都成,我,我心里,早就把我当成你的女人了……你想和我作朋友……就作朋友,想我作……作你的情人……我,我当然更开心…….可是我从来没作你女朋友的想法,所以……你不要有负担……今天,今天也是我主动的。”

    其实唐逸仔细琢磨今天的事儿,固然有停暖的因素,但何尝又不是齐洁推波助澜,使得自己一步步走入她的温柔陷阱,她对自己也是煞费苦心了,太热情,担心自己反感她,讨厌她,所以才走出这么一步略带激将的棋,而这一切,是为了作自己的情人?

    “我不会给你惹任何麻烦的,就是死,我也不会影响你。”齐洁最后宣誓似的郑重的补充了一句。

    唐逸晕晕的,唐逸啊唐逸,你何德何能,使得人家这样对你?从你帮她第一天起,你敢说自己没有私心吗?一个小女人一门心思为你着想,你却装腔作势,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吗?

    唐逸有些惭愧的道:“齐洁,我,我有这么好吗?”

    齐洁痴痴看着他的脸,轻轻点头。

    好一会儿后,齐洁突然咯咯笑起来:“你呀,好什么好,不过我看你前程似锦,先押上宝而已!”她知道唐逸喜欢轻快的气氛。

    唐逸笑道:“优质潜力股?”

    齐洁奇道:“那是什么?”唐逸略微解释,她娇笑道:“对,就是潜力股!”

    唐逸沉吟了一会儿,从床头柜上拿起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存折,递给齐洁道:“这个给你用,以后别卖盒饭了,太累,做点儿别的生意。”

    齐洁笑道:“呦,你还有私房钱啊?”顺手接过打开一看,脸色却变了,惊呼道:“五万?”

    唐逸笑道:“你什么眼神儿啊,再看看后面是几个零?”

    “五十万!”齐洁仔细的数了数,惊讶的嘴巴却再合不拢。

    “这样,我告诉你作甚么生意……”唐逸话还没说完呢,齐洁已经急急打断他话头:“唐逸,我知道你们领导干部都有油水,但你还年青,这方面一定要把持住,尤其是这种巨额的贿赂,咱绝对不能收,你自己说说,你一个镇书记别人送五十万,那以后你还不啥都得听他的?”

    唐逸笑笑,在齐洁精致的小脸蛋上吧嗒亲了一口:“放心吧,这钱光明正大,不是什么脏钱,别瞎操心!”

    齐洁还是不能释疑,“那……那这钱?”

    唐逸板起脸:“难道我是那么不分轻重的人?我是哪里人?你知道吗?我的亲属又是干啥的,你知道吗?”

    齐洁气哼哼道:“你不和我说我哪知道?”

    唐逸点点她秀气的小鼻子,道:“简单和你说一点吧,我是北京人,这钱是母亲给的,她在美国做生意,前几天赚了些钱。”

    唐逸母亲汇来的是五万美元,虽然那时候人民币疲软,黑市上可以用一美元兑换十块人民币,但官方汇率是八块多,唐逸知道,剩下的钱肯定是老爷子那边儿给补的,凑了个整数。

    齐洁松口气,她经过这些天,又怎么不知道唐逸的为人和他的精明冷静,只是被那巨款吓得乱了方寸。

    “这钱,你先买两套房子,你父母和弟弟一套,你一套,我以后来县城也有个地方落脚。”那时候延山刚刚盖了第一批商品楼,当然,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商品房,也是以单位名义兴建,但对外销售的那种,当时一套八十平米左右的房子才四五万块钱。

    齐洁媚眼如丝,笑着白了他一眼:“怎么,吃上瘾了?”

    唐逸伸手在她柔软的翘臀上拍了一把,惊起一声娇呼,又道:“剩下的钱呢,买个两三百平米的门市,好好装修一下,像我以前说的,弄个卡拉OK酒吧,如果还能剩下钱就再开几个游戏厅,那东西挺赚钱。”

    齐洁扬起精致的小脸问道:“咦?你不是说女人不适合作这种卡拉OK酒吧的生意吗?说那生意三教九流的人太多,女人作容易变坏。”她对唐逸的话倒记得清楚。

    唐逸笑道:“那是一般的女人,你是谁啊?你已经够坏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齐洁气得在唐逸胸口狠狠咬了一口:“你去死吧!”心里却暖洋洋的,知道唐逸这是相信她。

    其实唐逸也知道现在在延山开卡拉OK酒吧那超前是够超前了,其实赚不了几个钱,这种消费是需要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才赚钱的,需要大环境,人们有钱了,有空了,才会去这种地方消遣,但现在的延山,还远远不够。倒是游戏厅能赚些钱。

    不过唐逸的本意本也不是想让齐洁赚多少钱,就是免了她辛苦,给她作些清闲而又有些赚头的生意,如果真想赚大钱,那就要离开延山。

    齐洁将存折压在枕头下,笑道:“既然是你给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唐逸赞许的点点头,猛然发现自己似乎越发喜欢齐洁,她总是知道该怎么做事自己才舒心,就说这钱,换第二个女人肯定会推脱一番,但齐洁就知道,自己既然给了,就肯定会让她收下,而且自己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她坚持不要或者假意推脱都会令唐逸多费口舌,多烦扰一些。

    “不过唐大书记,看来我真的钓了一个金元宝啊!”齐洁一脸媚媚的笑,感受着她紧紧挨着自己缎子般光滑细腻的肌肤,唐逸心中又一次火热,突然搂紧她,吻上她的红唇,齐洁惊呼一声:“不要…….真的不要…….”喘着气在唐逸耳边讨饶:“我……我那里疼死了……你没看到,都又红又肿吗?”

    “哪里?我看看?”

    “讨厌,你…….你躲开……”

    接着唐逸的惊呼传来:“呀,真的肿了…….来,我疼疼你……”

    说笑喘息声,满室皆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