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章-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十五章

十五章2017-11-8 23:41:26Ctrl+D 收藏本站

    百货大楼当时还属于国营企业,也是延山县最大的商场,环绕着百货大楼的街面上是一些五金店土产店等等,唐逸和齐洁漫步街头,看着黄橙橙的日晕下略显萧条的县城,唐逸微微叹口气,和十几年后农村县城那高楼林立,繁华热闹的景象不可同日而语。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邓丽君的歌声从一家小商店前飘来,那家商店前围了几个人,唐逸看过去,不由得会心一笑,原来是卡拉OK,刚刚进入大陆没多久的新鲜玩意儿,延山县城还没有酒吧歌舞厅,老板将电视音响在街边一摆,供人演唱,一元一首歌,算得上延山歌舞厅的最初级阶段了。

    围观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上去唱的,都在嘻嘻哈哈的打趣玩儿,唐逸停下脚步,指着卡拉OK笑问齐洁:“要不要去唱一首?”

    齐洁连连摇头,她可不想给唐逸留下爱出风头,不稳当的印象。毕竟那时候大庭广众下唱歌会给人比较时髦,说难听点就是比较疯的感觉。

    唐逸笑笑:“怕什么,走,去唱一首,支持下新鲜事物嘛!”说着话拉着齐洁挤进了人群,对老板道:“大哥,我来一首,就唱十五的月亮吧!”其实唐逸倒想唱些流行歌曲,不知怎么的话到嘴边就成了《十五的月亮》,心里苦笑,大概自己越来越像个领导了,出来玩儿都不自觉拿腔作势。

    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洛腮胡,粗眉大眼,带着东北人特有的豪爽,大笑道:“成,小兄弟,你是今天第一个客人,我不收你钱!”

    音乐响起,唐逸拿起话筒,本来还在抱怨自己玩都不会放松时,可是当音乐响起,唐逸轻轻哼出“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心情突然一变,一种不可抑止的激昂从心间升起,大概因为唐家本就是军人世家,唐逸以及养父的情感不可避免的带有军人情节,唱着唱着,唐逸渐渐融入其中,歌声越发高昂,这一曲《十五的月亮》真是被他唱得慷慨激昂,荡气回肠。歌毕,围观者热烈的鼓掌,洛腮胡老板大高挑大拇指,喝彩道:“小兄弟,唱得好!你……你是军人?岁数不像啊,可不是军人,怎么会唱得这般传神?”

    唐逸微笑不语,轻轻放下话筒,却被齐洁抓了起来,齐洁笑道:“我也献丑唱一首。”对老板道:“我唱首滚滚红尘。”

    滚滚红尘是陈淑桦的歌曲,九十年代陈淑桦的歌曲可是红透半边天,唐逸也特别喜欢她歌曲的那分缠mian。

    滚滚红尘的歌词曰:

    “起初不经意的你

    和少年不经世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

    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想是人世间的错

    或前世流传的因果

    终生的所有

    也不惜获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来易来去难去

    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本应属于你的心

    它依然护紧我胸口

    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

    跟随我俩的传说

    滚滚红尘里有隐约的耳语

    跟随我俩的传说”

    歌曲缠缠mian绵,齐洁更是唱得千转百折,那曼妙的歌喉仿佛带着穿透力,字字透进听众的心灵,齐洁唱得动情,边唱边用她那动人心魄的大眼睛瞥着唐逸,就仿佛,在向唐逸表白着什么,那歌曲的几分哀怨,几分缠mian,浓烈的爱意都被这艳美的少妇发挥到极致,围观的人鸦雀无声,全沉浸在歌曲的意境之中。

    唐逸被齐洁媚媚的大眼睛盯得一阵心慌,一阵心猿意马,直到齐洁歌毕,震天掌声响起,唐逸才略略回神。

    齐洁拉起他走出好远,唐逸清醒过来,忙抽出胳膊,却见齐洁笑咪咪的看着自己,道:“怕什么,吓得脸都白了!”

    那边老板还在高喊:“小兄弟,大妹子,以后多来捧场啊!我保证不收钱!

    走到工人俱乐部的时候,齐洁停下脚步,道:“去看场录像怎么样?”唐逸微微点头,这阵子罐头厂的事还真挺累人的,休息放松一下也好,张弛有度,劳逸结合才能作好工作。

    还是坐在老位置,录像厅的下午场不知道为什么,比晚上人还多,当时的延山县城有三处录像厅,工人俱乐部,大礼堂和电影院,工人俱乐部座位最少,环境却是最好,海绵软座,不像大礼堂和电影院,硬邦邦的木椅。

    唐逸和齐洁坐下不久,灯光就暗了下来,正片开始前的十几分钟是放一些录像的精彩片段,看着荧幕,齐洁用肩膀拱了拱唐逸,道:“喂,想什么呢?能不能给我讲讲你的事儿。”饭桌上听杜大伟讲述唐逸的轶事,齐洁觉得很新奇,外加说不出的骄傲激动,现在心情还没平静下来。

    唐逸笑笑道:“政府那点事儿,有啥可说的,不过齐洁,刚才见到卡拉OK,我就在想啊,如果开一间卡拉OK酒吧,让劳累一天的人可以放松消遣,喝酒唱歌,生意铁定好。”

    齐洁柔软的手突然扭到了唐逸的耳朵上,气呼呼道:“说了叫我姐姐,你怎么就是不听?还有,咱俩是来玩儿的,你那生意经,政治经少和我念叨。“虽说是扭着唐逸耳朵,却根本没用力,小手柔柔软软,捏得唐逸耳朵痒痒的,酥酥的,倒好象在给他按摩。

    唐逸享受着耳边的惬意,笑道:“当然,这种生意不能由女人来做,去酒吧的人太杂,三教九流的人太多,也太乱。”

    齐洁突然叹了口气,小手轻轻放开唐逸的耳朵,顺势理了理唐逸的头发,有些怜爱的道:“你天天都是想这些事,累不累?该休息的时候就要休息。”

    唐逸道:“现在哪是休息的时候啊?”说着叹了口气,确实是,唐逸现在心里可是有一团火,有了先知先觉的优势,如果自己再不能干出一番事,那别人不知道,自己却是会看不起自己的。

    说着话天棚上最后几盏夜灯一起熄灭,录像的正片开始放映,片名是《龙虎争霸》,开始就是激烈的枪战,也不知道那进行枪战的两拨黑西装谁是谁。

    唐逸心思根本就没在录像上,靠着软软的椅背,开始思索陈家坨下一步工作应该怎么走,这盘棋应该怎么下。

    想得正出神,却觉得齐洁软绵绵的身子慢慢靠过来,肩膀倚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接着清香扑鼻,齐洁那盘得花一样精致漂亮的发簪慢慢靠在了自己的胸前。

    唐逸怔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胳膊伸出,将齐洁环绕在怀里,手搭在了她柔软的肩头,软玉温香,唐逸惬意的呼吸着鼻间的甜香,感受拥抱那香香软软的舒适,这种红颜知己似的感觉很舒服,既没有什么负担,又有那么些暧mei的情愫,如果真的突破了男女之间关系的那层纸,恐怕就没有这种奇妙的感觉了,唐逸也决心不让自己和齐洁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现在这种关系就很好。至于女朋友,情人,唐逸现在还没心思考虑这些。

    “唐逸,谢谢你。”齐洁没头没脑却充满柔情的话语很低,低得细不可闻,唐逸却听得清楚,用力搂了搂齐洁的肩,没有说话。

    就在两人沉浸在这充满温情的气氛中时,荧幕上画面一变,突然出现了一男一女,在浴池边**,极为露骨,那女人还风骚的露出胸部,看得唐逸一咧嘴,这是啥啊?好像有点印象,是香港某个三级片的片段,名字却忘了,几分钟后,镜头又变成枪战,但不过几分钟,镜头一变,成了古装,荧幕上几个古装妩媚女子搔首弄姿,极尽挑拨之能是,这个唐逸有印象,香港的色情聊斋,唐逸怔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这就是早期大陆那种粗制滥造的三级带子,将香港三级片片段掺和进去,外面包装却是什么枪战片,怪不得下午场这么多人,原来都是看“黄片”来了,在那个年代,三级片绝对被大众视为“黄片”。

    “这是什么呀。”看着荧幕上两个女人裸着洁白的背卿卿我我,齐洁脸上火热,一头扎进唐逸怀里,再抬不起来,唐逸这个郁闷,气氛正温馨,突然被她们搅了局。

    要说08年的唐逸就是日本AV也看过不少,更别说甚至视频网上都能找到的三级片了,本来想起来走人,却被齐洁软软的身子抱住,她却是羞得动也不敢动,无可奈何的坐好,不由得朝荧幕看了过去,要说经典的三级片其实比AV更好看,更撩人,唐逸看着那几名后来成功上岸的艳美女星,此时搔首弄姿,袒胸露背,作出一个个诱人的姿势,心里鄙视之余,却不自禁的觉得身子渐渐热起来,毕竟,唐逸可是经历过男女之事的正常人,自从来到1991年,将近一个月,却是女人的手都没怎么碰过,以前不想这事儿也就罢了,此时怀里抱着美艳不可方物的大美女,眼睛里看得是两名美女在一起缠mian,鼻子里是阵阵诱人的香,唐逸如果还没有反应,那他真的可以向教科文组织申报现代柳下惠的称号了。

    听到唐逸呼吸渐渐急促,齐洁偷偷抬起头,艳美的脸蛋怔怔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转了转,渐渐蕴含了几丝笑意。

    唐逸努力压抑着心中的那团火,心说再看下去自己的窘态可就被齐洁发现了,正想拽起齐洁,却觉得大腿上一暖,齐洁那柔软而充满弹力的长腿压了上来,风衣下,她穿着黑色弹力套裤,是那时流行的前卫服饰,修长的双腿被弹力裤裹得紧紧的,曲线毕露,小脚上秀气的黑筒靴更使得她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妩媚。

    “干什么?”唐逸愕然问道,齐洁却不说话,双手环抱着他的腰,双腿却是夹住了唐逸靠近她的那条腿,唐逸能清晰感觉到她大腿的光滑,柔软和弹力。

    齐洁似乎还觉得不够,突然将纤手伸进了唐逸衣襟,在唐逸胸前轻轻摩挲,虽然隔着衬衣,但那只小手柔软而又顽皮,在他胸前划着圈圈,唐逸呼吸越发粗重起来,嘴里道:“快拿开!”但声音之无力,甚至自己都听得出自己是在敷衍。

    接着唐逸就觉得自己的手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抓住,接着按在了一片高耸之上,饱满,滑腻,弹力十足,就算隔着几层衣物,唐逸还是能感觉到齐洁那高耸的山峰之妙,手颤了一颤,竟然如同触了电似的不自觉弹开,却又接着抓了上去,那种美妙滋味难以描述。

    正在意乱情迷,贪婪的摸索,唐逸的手突然被打落,突然的变故使得唐逸一惊,神智略为清醒,转头,却见齐洁艳丽的面庞就在眼前,满眼媚笑的看着自己,嘴里调侃道:“小家伙,你也不是柳下惠啊!”

    唐逸又好气又好笑,这不你勾引的吗,但齐洁已经缩回身子,整理衣服,含笑看着唐逸:“咱们走吧,被人看到羞死了!”

    俱乐部里温暖如春,外面却是寒气迫人,冷风吹来,唐逸长长出了一口气,一步步迈下录像厅前的石头台阶。刚刚心中的烦扰渐渐被冷风吹散。

    好大一会儿,齐洁才从里面匆匆赶出,墨绿色风衣已经掩住了她的惹火身材,只是脸上有些红晕,尤为妩媚。

    唐逸挠挠头,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有些惭愧,这关键性的一年,自己本来不想因为女人分心,落错子可是会满盘皆输,可是美色当前,自己却根本禁不住诱惑,难道当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随即自嘲的一笑,自己又是什么英雄了?

    齐洁笑眯眯挎住他的胳膊,在他耳边低语道:“今天晚上别走了怎么样?姐姐家的床可是又大又舒服……”

    唐逸连连摇头,镇上可是有一堆事儿呢,齐洁随即咯咯笑起来。轻轻掐了唐逸一把:“看你,还当真了!你倒是想!”

    唐逸看着笑得娇艳如花的齐洁,心里一阵郁闷,心说你还真把我当作未经人事的孩子了!哪天有时间看我不好好修理你一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