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章 改革春风吹满地-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十一章 改革春风吹满地

十一章 改革春风吹满地2017-11-8 23:41:22Ctrl+D 收藏本站

    唐逸对罐头厂进行试点改革的报告终于批了下来,县委同意将连年亏损,基本处于半停工状态的罐头厂承包出去,唐逸这几天忙着走访罐头厂的工人,倾听他们的想法。

    午后的日头暖洋洋的,整个小镇沐浴在安详的阳光中,刚刚从工人王二成家走出的唐逸心里却是沉甸甸的,想起刚刚王二成那热泪纵横的脸,闷声抽烟的忧郁,炕头上那哇哇哭闹的孩子,唐逸叹了口气,工厂已经拖欠了几个月工资,吃商品粮的这些工人的基本生活甚至都没有了保障,罐头厂的问题已经紧迫到必须马上解决。

    陈珂跟在他身后,眼睛红红的,刚刚十八岁的她正是多愁善感的年纪,被刚刚沉闷的气氛感染,出了王二成家就开始抹眼泪。

    唐逸瞪了她一眼:“哭什么哭,都像你这样怎么干工作?想办法帮罐头厂摆脱现在亏损的状态才是咱们党的干部应该做的!”训斥了几句心中一惊,老天,我怎么敢教训起干妈来啦?

    陈珂抹着眼泪,哽咽着道:“唐书记,你说……将罐头厂承包出去……真的……真的管用吗?承包不承包还不都是这些人?”

    唐逸蹙眉道:“那怎么能一样?一来承包出去再不是国家制定死工资,可以提高工人工作的积极性,再一个关乎到承包人的切身利益,他肯定会想方设法提高效益,而不是像以前的厂长那样因为是国家干部,最看重门面功夫。

    这也是我让有意承包罐头厂的人写计划书的原因,我想看看他们都会怎么想办法提高效益。到时候择优录取。”

    听得入神,陈珂渐渐止了泪,还是有些怀疑的道:“可是……可是怎么提高罐头厂的效益?我怎么想也想不到……”

    唐逸笑了起来,点点陈珂秀气的小鼻子,笑道:“办法还是很多的嘛!例如如果让我做这个厂长的话,我怎么作呢?首先就是改进罐头厂的花样品种,罐头厂的花样太少了,就是山楂苹果梨,咱们技术上没条件提高,可以暂时从罐头品种上下手嘛!想想,山上那遍地的银耳,为什么就不能加工成罐头?”

    “银耳罐头?”陈珂摇头道:“那……那好吃吗?”

    唐逸道:“银耳莲子粥,这都是上讲究的,银耳本来就适合作成甜品,当然,作成罐头的话还是要加在水果里面,什锦罐头,起个点睛的作用,不能满满一瓶全是银耳嘛!”

    “现在人民群众生活水平渐渐提高,已经不再满足于温饱,对副食品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咱们对银耳进行深加工,一来可以提高山民的收入,二来增加罐头厂竞争力,何乐而不为?”

    听着唐逸的长篇大论,陈珂渐渐陷入了沉思,看着这位意气风发的年轻书记,她有些迷茫,怎么和他相处的越久,反而觉得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远,为什么什么难题到他手里都好像特别简单?都可以迎刃而解,他不经意的一番话,能让自己思索好久,这,就是书上说的境界吗?

    “小同志!不要太崇拜我哦!”唐逸笑呵呵拍拍陈珂的头,也就在陈珂面前,唐逸可以偶然放下武装,流露出自己那点小得意。或许因为唐逸潜意识里,陈珂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臭美……”陈珂撇撇嘴,低声嘟囔了一句,心里却知道,自己早已经无可救药的对他有了崇拜的情结。

    两人说说笑笑间已经到了去往镇政府那条胡同口,刚要走进去,却听身后有人喊:“唐书记?”

    唐逸回头,就见不远处小卖部里刚刚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人,白白净净的大马脸,穿着农村干部最常穿的那种灰色制服,见到唐逸模样后一脸惊喜,小跑过来,热情的和唐逸握手,亲热的道:“唐书记,真的是你,真的太好了,总算等到你了!”

    唐逸认得他,罐头厂厂长柳家顺,据说是镇书记柳大忠的远房亲戚,那时候罐头厂属于国营企业,厂长也属于国家干部编制,股级干部。

    唐逸也亲切的和他握手寒暄,柳家顺拉着唐逸的手,好像两个人的关系亲密无间,嘴里说道:“唐书记,早就想找您了,有点事儿想和您唠叨唠叨,晚上有时间没?来家里坐坐。”不等唐逸说话又道:“知道您忙,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抽出点儿时间光临寒舍,我有一肚子话想和您说呢,都是正事儿,是正事儿!”

    唐逸微笑道:“我是什么忙人了,那成,晚上我一准儿到!”

    等满脸兴奋的柳家顺告辞走远,唐逸回头对陈珂道:“晚上没事儿吧?一起他家做客!”

    陈珂愕然,虽然点点头答允,却是不知道唐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柳家顺家的小农院很整洁,三间红瓦砖房,院子里抹得整整齐齐的水泥坪,东屋是卧室,也是招待人的客厅,粉红色的瓷砖,白色天花板,玻璃茶几,长条沙发,布置的很雅致,在那时候的农村绝对是讲究人家。

    看着沙发角落电视柜上二十寸的彩电,唐逸笑道:“柳厂长这是提前奔小康了!”

    茶几上已经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饭菜,木须肉,山蘑炖肉,白柴鸡,清蒸鱼等等,那时候农村不讲究什么细菜,宴请客人都是鸡鸭鱼肉,越丰盛越好。

    陈珂换了一身粉红色的运动休闲装,穿着秀气的白色旅游鞋,美貌之余,更加显得充满了青春活力。

    柳家顺看到陈珂时也没流露出有什么讶异,现在更是热情的招呼两人落座,听到唐逸调侃,柳家顺笑道:“哪儿的话,现在咱农家日子都好过了,我估摸着不出一二年,家家都能看上彩电!”

    酒是剑南春,唐逸没什么酒量,只是浅浅品品意思意思,不想喝到中途,柳家顺将老婆叫了进来,让她陪唐逸喝几杯,柳家媳妇长得倒也周正,有那么些风liu韵味儿,坐在唐逸身边劝酒,身子不时在唐逸身上蹭上那么一蹭,唐逸倒没觉得什么,陈珂却是越看火气越大,气呼呼的撅起了嘴。

    酒过三巡,柳家顺慢慢将话题引入正题,拿着酒杯敬了唐逸一杯,道:“唐书记,听说过几天就决定罐头厂承包法人的人选?”

    唐逸微微点头,柳家顺犹豫着道:“那,那我可不可以将它承包下来!”说着话打量唐逸的脸色,柳家媳妇似乎喝得热了,小脸红扑扑的,倒给她略显平庸的姿色添了几分媚态,腿紧紧挨着唐逸的腿,媚笑道:“唐书记,我家这口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那个罐头厂,要我说呀,那种操心费力还不讨好的事儿就让别人去做,他就是不听!您说说,这不是天生的操劳命吗?”

    唐逸笑笑,对柳家顺道:“柳厂长想承包罐头厂?那是好事儿啊!我是举双手赞成的,你是罐头厂的老人儿,知道该如何改革旧体制,如何挖掘罐头厂的潜力!说实话吧,我也正为这新厂长的人选发愁呢,咱们镇上,好像还真没有什么人能叫人放心。这样吧,你也写一份计划书,我看一看!”

    柳家顺神色一松,他媳妇更是脸笑成了一朵花,频频向唐逸敬酒,陈珂却是气鼓鼓的弄得碗碟乱响,唐逸还不识趣的来了句:“小陈,你看看你,没喝酒就高了,这酒桌上的事儿,可比咱嫂子可差远了!”柳家媳妇更是咯咯媚笑不止。

    送唐逸和陈珂到门口,目送他们远去,回到家里,柳家顺脸一下冷了下来,“啪”照着他媳妇的屁股就是一巴掌,骂道:“妈的,老子叫你劝酒,我看你是假戏真做了,看你那亲热样!小白脸就那么招你喜欢?”

    柳家媳妇荡笑道:“吃醋了,你还别说,唐书记就是比你强多了,如果他真的看上我,老娘给他当情人都乐意。”

    柳家顺这个气啊,刚要再骂已经被他媳妇搂住脖子,手在身下动作起来,嘴里媚笑道:“你呀,吃什么干醋,我还不都是为了你?……”看着自己婆娘那副风骚的模样,柳家顺那满腔火气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出了柳家,唐逸和陈珂默默走着,明月当空,清辉洒落,朦胧的月光中小镇影影绰绰的,多了几分清冷。

    走了一段路,陈珂再也忍不住,没好气的道:“看她那……那样,还以为自己多漂亮呢。”

    唐逸“扑哧”笑了,道:“是啊,谁有咱小陈漂亮呢?陈珂大小姐才是陈家坨,不对,是延山县第一大美女!”

    陈珂脸一红,却又马上撅起了嘴,道:“唐书记,您真的准备将罐头厂交给柳家顺?他……他能搞好吗?”

    唐逸微笑道:“我什么时候要将罐头厂交给他了?我说了吗?”

    “可是,可是你在酒桌上的话,那不等于答应了吗?”陈珂不服气的道,确实,酒桌上很多事都是心照不宣。

    唐逸笑道:“看过他计划书再说吧!至于刚才?我可没答应他什么,他怎么想是他的事儿,怎么?请我吃几块肉,找个胖女人恶心我几下,我就欠他的了?也不想想,他能有多大福分和咱延山第一美女同桌吃饭?算起来,他欠我的人情才是真的!”唐逸喝了酒有点兴奋,又是在陈珂身边,忍不住贫了起来,陈珂听得扑哧一笑,心里美滋滋的,刚才的怨气早飞到了爪哇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