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章 掀起我的盖头来-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八章 掀起我的盖头来

八章 掀起我的盖头来2017-11-8 23:41:18Ctrl+D 收藏本站

    从县委回来后,唐逸开始主抓陈家坨镇的经济工作,其时东欧巨变,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投向西方阵营,党的思想正处于巨大的动荡中,保守派和改革派硝烟弥漫,就是小小的延山县,也有截然不同的两种观点对立,县委书记萧日等组成的保守派和县长程建军为首的改革派。当然,在老百姓眼里,是看不到这种政治斗争的硝烟的。

    唐逸却清楚的知道,即将发生的大事会将这种思想领域的斗争上升到白热化阶段,因为几个月后的八月,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俄罗斯加盟共和国主席叶利钦就会和现任苏联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展开对决,庞大的苏维埃帝国随即解体,共和国将迎来历史上最为严峻的考验。

    如何抓住这次共和国历史最后一次思想领域的大碰撞已经成为唐逸每天思考的问题,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好好利用的话对自己的仕途将是一次重大的转折。

    这几天,唐逸忙着翻阅资料,考察镇上仅有的几个小工厂,准备踏踏实实为陈家坨做几件实事,就在他提出对镇上罐头厂进行试点改革的会议结束后,接到了陈达和的电话,陈达和已经走马上任,成为延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电话里发起了牢骚,自己荣升了唐逸也不请自己吃饭。想了想正要将这次会议的讨论材料送到县委,唐逸当下满口子答应下来。

    中午和陈达和在承启酒家痛饮了一场,想起汇报工作时萧日不冷不热的态度,显然对自己的改革建议不大赞同,唐逸有些郁闷,他清楚的知道历史的洪流,改革是势在必行的,但现在的思想,最起码在延山县,保守派占了上风,想来几个月后苏联解体时延山县更会掀起一股反对改革的声浪。

    心情郁闷下,喝多了几杯,下午在县委招待所蒙头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刚刚醒酒,头疼得厉害,唐逸不喜欢招待所的伙食,信步走出招待所,不由自主的又来到齐洁那家小饭店。

    刚刚进了店门儿,就看到齐洁那曼妙的身影站在吧台旁,雪白的俏脸挂着一丝嫣红,等她看到唐逸,袅袅迎过来时那淡淡的香味中带着一丝酒气,显然又喝酒了。

    齐洁雪白的纤手指点着唐逸,边走过来边道:“你小子怎么几天都看不到人影?死哪去啦?是不是忙着谈恋爱!不理你姐姐了!……呀……”却是脚下一滑,险些摔倒。

    唐逸更是郁闷,出来散心又遇到个酒鬼,闷闷坐到靠窗座位上,对服务员喊道:“给我煮碗稀粥!”

    “呀!你小子牛了,不理我?”齐洁咣唧坐到了唐逸对面,瞪着杏眼盯着唐逸。

    唐逸皱眉道:“别理我,烦着呢!”

    “咦?”第一次见到唐逸露出烦恼的神情,齐洁楞了一下,随即格格娇笑起来:“怎么?失恋啦?”齐洁想来唐逸这种年纪能有什么烦恼,除了学习就是那朦朦胧胧的感情。而唐逸明显不是个会为学习烦恼的人。

    “你说是就是吧?”唐逸懒得理她,虽然看起来齐洁并没有喝多少,但对于喜欢饮酒的女人唐逸从心里就有几分抗拒。

    “喂,我和你说个高兴事儿,这几天我可是按你的法子办了,你猜今天卖了多少盒饭?”齐洁见唐逸是真的心情不好,忙收敛自己的行为,小心的开解他,却见他根本不理自己卖的关子,只有悻悻说下去:“姐姐小声和你说啊,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今天一天,卖盒饭就赚了二百多块!真想不到,你小子还有些门道?怎么样,听到这好消息高兴点儿没?”

    唐逸嗯了一声,端起服务员送上的白粥慢慢喝起来。齐洁闹个没趣,嘟起了嘴,赌气就想走开,但看到唐逸一脸的不开心,齐洁终究还是不忍心,又慢慢坐下,静静看着唐逸喝粥。

    唐逸慢条斯理的喝完粥,却见齐洁一脸小心的看着自己,妩媚的大眼睛里满是关切,唐逸心中一暖,又有些好笑,看不出这小女人挺有情有义的,说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帮过她,只是那晚开导她一下,竟然真将自己当作好朋友或者说好弟弟了。

    “喂,姐姐陪你看场录像怎么样?”齐洁大眼睛转了转,有了哄唐逸开心的主意。

    唐逸也没什么看录像的兴致,但见齐洁满眼期待,也不好拒绝她的好意,只好点了点头。齐洁兴高采烈的拽起唐逸,见她这么开心,唐逸又是一阵心暖。

    今天的录像是周润发的《喋血双雄》,唐逸和齐洁又是坐在那天的角落,因为这里看过去荧幕是斜的,所以通常没什么人坐在这里,但偏偏今天坐了一对儿情侣,在那里唧唧喳喳的诉说着情话。

    唐逸看着录像上激烈的枪战,脑子里却开始盘算起如何将自己的改革计划进行下去,以及县委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想得出神,却突然感觉脖子上,齐洁柔软的胳膊慢慢搂住自己,沁人的甜香马上萦绕在鼻端,甚至能感觉到齐洁贴近自己身体的滑腻,却听齐洁柔声道:“傻孩子,别想了,是你的初恋吗?”却是齐洁见唐逸不声不响,以为他还在经历失恋的痛苦。

    唐逸无奈的点点头,也只有将戏演下去。

    齐洁又有些嗔怪的说:“唉,你老看他俩作甚么?没和女朋友接过吻么?”却是唐逸思考事情的时候眼睛没盯着荧幕,目光落在了那对儿正在亲热的小情侣身上。

    唐逸无奈的摇头,刚想将齐洁的胳膊放好,却猛地见齐洁艳丽的面庞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那鲜艳欲滴的红唇越来越近,慢慢贴在自己的嘴唇上,软软的,香香的,还在唐逸愣神的时候齐洁的红唇已经飞快的离开他的嘴,咯咯低笑道:“这就是接吻,有啥神秘的?女人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如果你愿意,以后失恋就来找姐姐。”

    唐逸好不容易才回过神,心里又好气又好笑,真拿自己当孩子了,这又是什么接吻了?舌头都没碰一下,转脸想说话,却猛地发现,齐洁艳丽的脸庞,鲜艳的红唇近在咫尺,黑暗之中,这妩媚的女人似乎更多了说不出的诱惑力,唐逸的心突然嘭嘭的快速跳动起来,却见齐洁的红唇微张,似乎在说什么,唐逸根本就听不到,突然伸出手,捧住了她娇嫩的面庞,手指上传来的滑腻感觉是那般舒适,唐逸猛地低下头,嘴唇大力的吻在了齐洁红唇上,没等齐洁反应过来,唐逸的舌头已经探进她的口腔,将她的小香舌缠绕,用力吸吮。

    “呜呜……”反应过来的齐洁开始用力挣扎,想推开唐逸,身子却是越来越软,仿佛水儿似的靠在唐逸身上,香舌也渐渐回应起来。

    良久之后,唐逸才慢慢放开她,齐洁大口大口喘着气,错愕的看着唐逸,突然一伸纤手,扭住了唐逸的耳朵,瞪起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呀你小子,原来也不是什么好人!连我的便宜你也占!”

    唐逸知道自己可是真的莽撞了,齐洁不过变着法儿安慰“失恋”的自己,自己反而侵犯了她,有些惭愧的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耳朵上的痛感渐渐消失,齐洁突然娇笑起来:“好啦好啦!也别太自责,你这个年纪就是这么冲动,也不是你的错!”显然齐洁还在照顾唐逸的情绪。唐逸更是惭愧,自己这都是在做什么啊?

    “不过以后可不许这样了!除非你想姐姐作你女朋友!”齐洁笑着摸摸唐逸的头。

    散场后回小饭店的路上,齐洁却是沉默了下去,脸上红红的,显然到了光亮里,想起录像厅里的那一幕有些不好意思,本来带着酒意亲了唐逸一下安慰他,谁知道最后两人真的接了一次吻。

    就这样沉默着回了小饭店,已经九点多了,服务员收拾着桌椅,准备打烊。

    唐逸对齐洁笑笑道:“晚了,我回学校了。下次我请你看录像。”

    本来是顺口这么一说,但说完才发觉有些语病,齐洁听到“看录像”,俏脸一红,白了唐逸一眼,扭身进屋。

    ……

    唐逸在招待所住了一晚,第二天上午又向县长程建军汇报工作,程建军倒是挺支持他的提议,不过毕竟要萧日拍板,所以给唐逸的答复是过几天县委会议讨论后再说。

    一上午的时间出溜就过去,唐逸琢磨回去之前去小饭店和齐洁道别,顺便化解下昨天的尴尬,等赶到小饭店的时候才发现小饭店紧紧关着门,根本没有做生意,齐洁和两个服务员愁眉苦脸,看到唐逸,齐洁勉强露出一付笑容,问道:“吃点什么?我叫大师傅去准备!”

    唐逸奇道:“怎么没有客人,也没做盒饭?”

    齐洁摇摇头:“你就别管了!跟着闹心干啥?”

    女服务员小李快人快嘴,道:“还不是那个张自强,不知道怎么就和我们过不去,今天一大早就有城关工商所的人员来检查,说是我们卖盒饭违反了工商条例,张自强也跟来了,肯定是他闹得鬼!”

    唐逸楞了一下,张自强?他还敢来这里闹?胆子不小啊?

    这时候,玻璃门外“嘀嘀”的喇叭响,一辆吉普车停在门口,从上面下来三四名穿着制服的工商管理人员,最后面,一个胖胖的身影跳下车,可不正是张自强。

    几个人进了小店,别人还没有说话,张自强先阴阳怪气的笑起来:“哎呦喂,这不是齐大妹子吗?怎么滴,几天不见就不认识张哥了?”

    齐洁还是有些怕他,此时再笑脸相迎也不合时宜,俏脸苍白,无言的看着他。

    “还以为你和我们大队长啥关系呢!闹半天大队长不过是当活雷锋拉扯你一把,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张自强嘿嘿笑着,他这几天才知道,陈达和和齐洁并没有什么关系,听三子的话,那天就是在这吃了顿饭,本来张自强还以为陈达和看上了齐洁,谁知道几天下来,根本就没见陈达和来小饭店一次,这才定了心,觉得肯定是那天吃饭齐洁说了什么,陈达和新官上任三把火,做作姿态,吓唬吓唬自己这些人,既然没什么亲密的关系,张自强当然要找回面子,决心再给齐洁眼色看,不过通过公安系统再动齐洁是不敢了,于是找了工商所平日谈得来的几个狐朋狗友来给齐洁下眼药。

    “怎么样,应该罚款多少?”张自强回头问一个戴眼镜的工商人员。

    眼镜拿着本本装模作样的看了几眼,顺嘴道:“按照工商条例第七十三条,应该处于不低于三千元的罚款!”

    “啊?”齐洁脸唰一下苍白,三千元?这可是自己几个月的收入啊。

    “念在你是第一次,这次就罚款三千吧,下次再犯一定重罚!”眼镜的口气好像卖了多大人情似的。

    张自强嘿嘿笑着,道:“齐大妹子,这次哥哥可是帮不了你了,谁叫你做事情前都不和哥哥商量一下呢?”

    唐逸心里叹口气,这是社会主义社会吗?简直比封建社会还不如,怪不得这个年代《包青天》能热映,实在是因为张自强这种最基层的害群之马太多了。

    “大妹子,掏钱吧?要不要哥先帮你垫上?”张自强笑得黄板牙灿灿生光。

    唐逸叹口气,自语道:“怎么感觉回到了旧社会?”

    张自强耳朵还挺尖,抬眼上下打量唐逸,冷冷道:“你小子是什么人?”

    唐逸笑笑:“你别管我是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凭什么工商所检查你来指手画脚?”

    张自强愣了一下,想不到这半大小子还挺横,敢跟穿公安制服的自己这样说话,随即瞪起三角眼,恶狠狠道:“你说什么呢,我们联合检查,你妨碍公务,是不是想进局子?”

    唐逸哼了一声:“没听说联合检查就派出一草头王的!”

    “你他妈真是找死啊!”张自强大步就朝唐逸迎去,齐洁吓得脸色苍白,还是赶紧过去拦在唐逸身边,对张自强低声下气道:“别别,张大哥,他不懂事!我们交钱还不成吗?”回头低低道:“别说了!惹不起他们的!”

    唐逸却一把将齐洁拉在了自己身后,冷声道:“没听说哪条哪款规定饭店不许卖盒饭的!你们!”用手指了指那几个工商执法人员,厉声道:“将你们所长叫来,我要看看哪条工商条例规定了饭店不允许外卖盒饭!”

    “呀,你小子真是欠收拾啊!”张自强过来就想揪唐逸脖领子,却被一直朝唐逸打量的小瘦子拉住,小瘦子边劝张自强,边上下打量唐逸,迟疑的道:“你……你是不是陈家坨的唐书记?”

    小瘦子和所长关系处得不错,和所长去县委办事时远远见过唐逸一面,当时所长就和他说了唐逸的身份,那付艳羡的表情小瘦子可是记忆犹新,还记得他的话“这批中央党校毕业的干部被下放到全省各个基层,是国家重点培养的一批干部,而且这批人里没准儿就有什么皇亲国戚,小侯儿你可给我记清楚了,以后万一,我是说万一,遇到他需要帮忙的事你可得给我好好处理,老子还年轻,还有大把前途,这种人能不得罪千万不要得罪!”

    唐逸没想到会有人认得自己,此时也不是隐瞒身份的时候,微微点头:“是,我就是唐逸!”

    张牙舞爪的张自强一下僵住,就觉得脑袋嗡了一声,险些没当场晕倒,唐逸?可是自己大上司的铁哥们儿,陈大队长和唐逸在李文和案里一起被诬陷,一起咸鱼翻身,交情那能错得了?何况给陈达和接风的时候陈达和喝高了,亲口说过:“陈家坨的唐逸就是我铁子!没有他就没有我!”

    全身冷汗直冒,张自强也突然知道了陈达和为什么关心齐洁的案子,不消说了,就是面前这个年轻人,他,才是齐洁的后台啊。

    瘦猴已经马上赔上谦卑的笑容,低声道:“唐书记,原来真的是您,那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唐逸却是满腔火气,沉声道:“走?今天都别想走!我也想学习一下新的工商条例!你们,快点打电话将你们领导叫来,我和他一起学习一下!”

    “别别,唐书记,这话儿说的,我们……这个……”

    “别跟我嬉皮笑脸的!我的话很好笑吗?”唐逸皱起了眉头。

    “不是不是!”瘦猴脸都黄了,那付表情简直齐洁看了都觉得可怜,

    “还有你!”唐逸伸手一指张自强,吓得张自强一哆嗦,险些坐在地上,“你就是张自强吧,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怎么,齐军的案子是你经手的吧,颠倒黑白,欺压良善,这是你的一贯作风吗?本来我的意思当时就上报主管政法的刘书记,是陈队长一再说情,说再给你次机会我才没有追究,没想到你倒是贼心不死啊!看来这次必须向县委和县局汇报了!”

    “别,唐书记,我知道错了,我错了!我向你道歉,不……不对……齐大妹……齐姐,是我错了,我向您道歉,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了我吧!”张自强对着唐逸齐洁苦苦哀求,丑态毕露,鼻涕眼泪流了满脸,看样子,给齐洁跪下的心思都有。

    “这不是你给我道歉或者给她道歉的问题,你的行为是在给政府,在给党抹黑!而不是说得罪了我唐逸!”唐逸声色俱厉,张自强满脸汗珠子唰唰的落下,身子软软坐倒,竟是站的力气都没有了。

    齐洁仿佛在做梦,怔怔看着厉声训斥张自强一伙儿人的唐逸,这些平日在自己眼里顶天的大人物,在唐逸面前就好像孩子一样,不,就好像癞皮狗一样,一个个噤若寒蝉,看样子现在就算全要他们跪下,他们也会争先恐后的来舔自己脚趾。

    他,他又是什么书记了?

    齐洁看着这个自己眼里的大男孩,此时的他身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了,是一种气势,那种上位者的气势,此时的他就好像耸立的高山,将自己小心翼翼的置于羽翼之下呵护。这种被保护的感觉真的,真的很好。

    唐逸疾言厉色的训斥着他们,眼见这几个人大气也不敢出,一个个擦着额头的汗,张自强更是吓得有些发傻,瘫坐在那儿动都不敢动,心中怒气稍平。

    “这样吧,你们的事我考虑考虑再处理,先听听你们处理龙井饭店的办法吧。”

    瘦猴抢着道:“唐书记,龙井饭店当然可以照常营业,而且我们回所里会研究一下如何给予龙井饭店优惠政策的措施。”

    唐逸一瞪眼,沉声道:“你觉得我和这家饭店老板很熟,是在和你要照顾是不?”

    瘦猴吓得连连摇头,这拍马屁又拍到了马脚上。

    “你们的事秉公处理,有你们领导在,和我没关系!另外告诉你们,齐洁是和我很熟,我们是好朋友!也不需要避忌什么!”唐逸可是知道,自己如果硬装作和齐洁不怎么熟悉的话今天以后,只怕各种流言蜚语都会飞起,自己理直气壮的话倒是占据主动。

    “成了,你们先走吧!我还一堆事儿,没空陪你们磨牙!”

    几个人唯唯诺诺,又有人架起了站不稳的张自强,灰溜溜出门,唐逸回头看向齐洁,齐洁也在看着他,神色极为复杂。

    两个服务员对望一眼,溜进了后堂的厨房,饭店里只剩下唐逸和齐洁。

    “我弟弟的事也是你帮的忙吗?”齐洁说完又轻轻笑笑:“肯定是你了。”

    唐逸微微点头,道:“对不起啊,瞒了你这么久,不过我是学生啥的都是你自以为是,我可没主动说过。”

    齐洁微微点头,突然咯咯笑起来:“唐大书记,你是不是以为我现在就该怕你了,哼,你就是书记怎么了,还是要跟我叫姐姐!”

    唐逸心中一松,他可是怕齐洁突然对自己毕恭毕敬起来,那唐逸很在乎的这段友谊只怕也就变质了。

    “不过唐书记,你到底多大?不会比我还大吧?”齐洁盯着唐逸的脸,狐疑的问道。

    “还是叫我唐逸吧,我和你同岁,八月的!”

    “那你还是要跟我叫姐姐喽!我三月的!”齐洁得意的笑了,其实她心里却远不像表面这么平静,知道了唐逸的真正身份,她又怎么会无动于衷,只是她知道该如何与唐逸相处才能使唐逸舒适,才会使得唐逸不会和自己慢慢疏远,心里,对唐逸,又怎会不或多或少的多出一些敬畏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