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章 录像厅-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六章 录像厅

六章 录像厅2017-11-8 23:41:16Ctrl+D 收藏本站

    华灯初上,唐逸在县政府前的宽大马路上转悠着,经过工人俱乐部时发现录像厅前的黑板上写着的今日放映是周星驰的《无敌幸运星》,那是89年的老片子了,周星驰的无厘头风格刚刚形成,唐逸对这片子印象已经模糊,百无聊赖,过去买了张票,发现录像8:00才放映,刚巧肚子有点饿,于是进了俱乐部旁边中午的那家小饭店。

    晚上出来吃饭的人不多,只有三四桌客人,不过唐逸愕然发现角落里的桌子上,妩媚的老板娘正笑孜孜陪着一个胖子喝酒,那胖子喝得满脸通红,晃悠悠站起来,显然已经吃饱喝足,临走前还用手在老板娘胳膊上扭了一把,大笑道:“齐洁,我走了!”老板娘只是笑骂了一句,俨然在和他打情骂俏。

    唐逸倒没想到她原来不是什么正派人,皱了皱眉头,靠窗户坐下,刚刚坐好,一阵沁人心脾的香风飘过,老板娘已经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走到了桌前,毫不客气的坐下,娇笑道:“晚上也出来玩嘛?不去上晚自习?”

    唐逸心里对她有一丝厌恶,脸上却不会表露出来,只是淡淡道:“没课。”

    “哦?你是哪的学生?一中还是二中的,他们都应该有晚自习啊?说,是不是你贪玩!”老板娘齐洁显然有些酒意,精致的脸蛋红扑扑的,说话也有些随便,仿佛和唐逸有多深厚的交情一样。

    唐逸随口道:“一中的。”拿起菜单准备点菜。

    “一中的……看不出还是高材生啊……我弟弟也是你这般大,可……可没你命好……”齐洁低下了头,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唐逸正奇怪,却发现一滴泪水从她的脸上打着旋滴到桌子上,唐逸一怔,心说这怎么话儿说的,好好的哭什么?

    “你……你是不是看不起我?”齐洁抬起了艳丽的脸庞,红红的眼睛盯着唐逸。

    唐逸倒想不到女人天生这么敏感,不过自己看不看得起她又有什么关系?两人还没熟悉到自己的看法可以影响她心情的关系吧?

    “算了,不和你说了,今天的账单算我的!”齐洁见唐逸半天没动静,叹口气站起身,走了出去。

    唐逸要了一盘饺子,沾着醋吃得正香,却听旁边吧台一男一女两个服务生议论起来:“刚才那个胖子就是三子他哥吧?听说是公安局的。”

    “是啊,老板娘弟弟的案子据说很严重,唉,看来老板娘这朵花要逃不过那混蛋的手心了!”说着话的是男服务生,说话时咬牙切齿的。

    “不会吧?老板娘真会去作他的情妇?这……这还有王法吗?”女服务生一脸不敢相信。

    小饭店一共就这俩服务生,一个在吧台收数,另一个端盘子,不过现在店里人不多,他们才有功夫闲扯。

    唐逸听得清楚,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堵得慌,这个社会有太多的不公平,却不是自己一己之力能改变的。

    将最后几个饺子塞进嘴里,却已经感觉食之无味,唐逸结账,出了小饭店,望着稀落的星空,唐逸心情有些低落,叹口气向工人俱乐部走去,刚走没几步,突然听到旁边墙角路灯阴影造成的黑暗角落里有女人低低的啜泣声,唐逸向跟前走了两步,仔细看去,就见齐洁背对着自己,肩头一阵阵抽动,显然是在哭泣。

    唐逸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走过去,齐洁被脚步声惊动,转过身,昏暗的路灯下,可以看到她俏脸上满是泪水,看到唐逸,齐洁忙抹去眼角的泪水,露出一丝笑容道:“吃好了?”

    她梨花带雨的妩媚一笑,那分凄美和干妈临别时是那么相似,唐逸突然觉得心里被重重击打了一下,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我要保护她!自己不能改变所有的不公平,但看得到的不公平为什么不管?

    齐洁问道:“你回学校?”

    唐逸指了指隔壁的工人文化宫,笑道:“去看录像,要不要一起来?周星驰的片子,很搞笑的。”

    齐洁摇摇头,现在的她显然没这种兴致。

    唐逸沉吟了一下,道:“能说说你和弟弟还有三子他哥的事儿吗?我想听听。”

    齐洁诧异的看着唐逸,唐逸道:“什么事都憋在心里可是容易得病,找个人倾诉对身体有好处的。”

    齐洁笑道:“难道要我和你这小孩子倾诉?我可是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唐逸道:“正因为我年纪小,你说起来没压力,至于名字,我已经知道你叫齐洁,我嘛,叫做唐逸。”

    “走吧,去看个片子散散心!别自己在这里憋屈了。”

    看着唐逸诚挚的脸庞,齐洁终于点点头。

    录像厅里黑漆漆的,《无敌幸运星》已经开始放映,唐逸和齐洁找了最角落的座位,邻座都没怎么坐人。

    观众们一片片的哄笑,那时候周星驰的无厘头可是开辟了喜剧电影的先河,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叫人笑破肚皮。

    齐洁盯着录像荧幕,脑中却是一片空白,泪水无声无息的再次落下,突然感觉手上一动,低头看,却是唐逸递过来一个手帕,耳边是唐逸温和的话语:“别哭了,想开点儿,没有过不了的坎儿,事情或许不像你想的那样糟呢。”

    黑暗之中,齐洁刚刚经历了人生最残酷的考验,为了弟弟的未来,她已经决心去作那恶心东西的情妇,此时的她,正是最脆弱的时候,她觉得很累很累,真想找一个男人的肩膀靠一下,听到唐逸温柔的话,鼻子一酸,突然扑在唐逸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软玉温香,香腻腻的身子突然扑进自己怀里,唐逸吃了一惊,本能的想推开她,但听她哭的伤心凄凉,举起的双手犹豫了好久,终于慢慢落在她的秀发上,轻轻抚mo。

    齐洁哭了良久,好久好久,她没有感觉过这种温暖的环抱了,头上温暖的大手传递着一阵阵舒适的感觉,哭得累极,她就这样沉沉睡去……

    散场的铃声响起,录像厅灯光大明,齐洁猛地坐起,这才发现自己在唐逸怀里香香的睡了一觉,似乎好久没有睡得这般香甜了,看着唐逸微微含笑的脸,齐洁俏脸一红,心里暗骂自己糊涂,怎么能在一个刚刚认识的大男孩面前这样出窘呢,嘴上嗔怪道:“你怎么不叫醒我?”

    唐逸笑笑没有说话,齐洁更是觉得没有面子,瞪起杏仁眼,刚想责怪唐逸,突然觉得一阵好笑,怎么自己好像无理取闹的小姑娘了?和这个半大小子撒娇?笑着摇了摇头。

    唐逸和齐洁在人流最后出了录像厅,唐逸轻声道:“不要太担心了,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齐洁沉默着,终于抬头对唐逸笑笑,扬了扬手里的手帕道:“谢谢你,留给我作个纪念吧!”说完转身蹬蹬蹬的去了。

    唐逸看着她的背影,良久没有挪动脚步。

    第二天回到镇上,唐逸马上去了派出所,将正准备出勤的陈达和堵在了办公室,关好门,问起三子他哥的事儿,陈达和诧异道:“唐书记风风火火的,我还以为啥大事儿呢?是不是想收拾那小子,我给您办。”原来三子他哥叫做张自强,是局里刑侦队小队长,其实就是普通正式警察,管着一些在编的联防员。不过在普通老百姓眼里,这些正式警员当然都是很有能量的大人物。

    陈达和昨天报了字号,才知道三子依仗的是谁,气得扇了他几个脖拐,直到三子打电话将他哥叫出来赔礼道歉完事儿,本来以为没啥事儿了,听唐逸问起,以为唐逸觉得气不顺呢,陈达和刚刚接到县领导的电话,明天要去县局谈话,内部传出的风声,自己这几天就能调升,那就是张自强的顶头上司,当然不将他放在眼里,如果唐逸要收拾他,陈达和眼睛也不会眨一下。这位年青的镇书记,可是陈达和押了未来的重注。

    唐逸听到张自强是这么一号人物,不由得一阵感慨,现在一个小小警员在外面就可以兴风作浪,可见几年后公安部治理警察队伍的决策是多么英明。

    “那这样,你今天就给我去把这事儿办了,张自强应该知道,一个叫做齐洁的女人的弟弟,不知道什么案子,你找人办一下,一定要公正公平,不冤枉他,但也别纵容他,注意查清楚,别让张自强捣鬼。”

    唐逸说完又道:“县局的事儿你没啥问题吧?”

    “没问题,您放心,我保证办得漂漂亮亮的。”唐逸好不容易有事情求到陈达和,他当然没口子答应,再过几年,只怕自己想找这种机会都找不到。

    回到镇政府,办公室里,卫生所所长和护士小夏已经等了唐逸一个多小时,一大早就巴巴的赶来道歉,小夏哭的和泪人似的,唐逸也没难为他们,安慰了几句小夏,不疼不痒的勉励了几句所长。

    中午,又是工商所长和税务所长请吃饭,说实话,唐逸既然没惹上什么麻烦,那以他的年纪和学历,前途可以说不可限量,和将近离休的一把手柳大忠比起来,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个清晨的朝阳,一个落山的暮日,谁都知道应该和谁靠的近才好,更何况,那种境况都能被唐逸起死回生,人人心中明白,这年轻人可不简单,有几把刷子,镇上的头头脑脑,谁不想和他拉好关系,弥补前面的失误。甚至柳大忠的亲侄子,文秘小柳都开始疏远他叔叔,就怕柳大忠退了以后唐逸给他小鞋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