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章 初遇-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四章 初遇

四章 初遇2017-11-8 23:41:14Ctrl+D 收藏本站

    陈达和这些天真是焦头烂额,本来换届将近,在他的活动下,这次有望提升半个或者一个格,调到县局成为刑侦大队长似乎已经板上钉钉,但无端端出了个李文和案,县委盯得很紧,作为一桩大事来抓,从县里传出的风声看,自己的调动基本泡汤,现在的问题不是能不能上调的问题,而是自己这派出所所长的位子到底还能不能保得住。

    陈达和也知道柳书记闹大李文和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偏偏殃及了自己这一池无辜的小鱼,这些天他真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电话每次一响,都吓得他一哆嗦,就怕是李文和事件已经定性,上级下达的免职通知。

    接到陈珂电话的时候陈达和刚刚被副所长话里话外挤兑了几句,正郁闷呢,听到陈珂说唐书记叫他去李家一趟,不由心里一阵乱骂,这唐书记真是活祖宗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和自己联系,不怕被人说搞串供啊?现在的情形两个人就是走在一起也应该装作不认识才对。

    不过既然唐逸发了话,陈达和也不好意思不去,毕竟现在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人人像避瘟神一样避开他,他也想找人商量下该怎么办,唐逸这个二把手都不避忌,自己还顾及什么,咬了咬牙,既然是一根线上的蚂蚱,那就一起死吧。

    陈达和骑着三轮摩托赶到李文和家的时候,马金莲和陈大壮已经完全平静下来,当陈达和听到她俩平静的讲述着李文和自杀的始末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做梦也想不到事情会这样峰回路转,看着唐逸淡定的笑容,陈达和突然觉得这位年轻的书记简直可爱到极点,有一刹那他都想抱住这位可爱的书记狠狠亲上几口。

    “陈所长,事情就是这么个事儿,后续跟进你来办吧。”唐逸笑眯眯的关照陈达和。

    “成成,您放心唐书记,我肯定把事情办好!妈的柳大忠想整死咱们,老子以后有机会一定要他好看!”若是平时陈达和就是这么想,也不会宣之以口,主要刚刚的惊喜实在来得太突然,搞得他有些头晕脑胀,口不择言起来。

    唐逸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只要没给党和政府抹黑,咱们受点小委屈有什么?柳书记的出发点也是好的嘛!如果真的逼死了人命,咱们就是被处分也是应该的。”

    “对对对!看我,都说啥呢!”陈达和一惊,忙笑着圆场。

    唐逸又道:“这案子后继你准备怎么跟进?怎么写这个报告?”

    陈达和激动劲儿还没过去,大声道:“唐书记您放心,您为了这个案子鞠躬尽瘁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这案子当然是唐书记侦破的……”

    “别别别!”唐逸摆摆手,道:“报告就不要将我写上去了,这案子都是你和派出所的同志日以继夜的辛苦侦破,才得以真相大白,我不过是他们迫于压力自首的目击证人,根本谈不上什么功劳。”

    “啊?”陈达和有些傻眼,但他在基层打滚十几年,马上明白了唐逸的意思,这种敏感案子显然唐逸不想再牵涉到其中。只是这功劳可就全归自己了,要知道这件案子县里可是相当重视,如果真的算在自己头上那对自己的前途可是有莫大的帮助。

    “成了,我该走了,下面的事你看着办吧。”唐逸用力拍了拍陈达和肩膀。

    陈达和看着面前这位年纪轻轻的书记,看着他淡定从容的微笑,那一股子佩服从心窝里直向外翻腾,自己像他这么大年纪哪有这种功夫?就算现在的自己,只怕也做不到他这份荣辱不惊,这位年轻的书记可不是池中之物啊!

    “唐书记,我算是服了您了!”在唐逸出门口的瞬间,陈达和喊出了这句语带双关的话,唐逸没有停步,只是举起手摇了摇,留给陈达和一个伟岸的背影。

    出了李文和家,陈珂嘟着嘴道:“凭什么这案子是他们侦破的,明明是唐书记您的功劳。”

    唐逸好笑的看着陈珂,自己这小干妈现在也太青涩了,和十几年后的精明果决不可同日而语,这种案子一来敏感,自己不想再扯上什么关系,二来它算在陈达和头上那是不小的业绩,但算在自己头上对自己的仕途没有任何帮助,如果给人留下自己只会破案子的印象,以后分配工作时优先考虑分配自己去抓政法工作,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唐逸拍了拍陈珂的秀气的短发,笑道:“小同志,你还小,很多事你是不会明白的。”气得陈珂翻起了白眼。

    ……

    延山县城地处北疆,是一座偏僻的边陲小城,距离中朝边境不过几十里,从县政府的五层楼顶楼看去,甚至能看到银带似的鸭绿江和北方兴安岭黑压压的原始森林。

    火红的太阳悬挂在天际,使得小城的残冬多了一丝暖意,在县政府东马路拐角处工人俱乐部近邻的一家小饭店内,唐逸和陈达和坐在靠窗的位子上,要了一盘烤肉,一盘炒酱菜,就着卷葱的烧饼大口的吃着,现在正是中午的饭口,小饭店内坐满了人,生意相当不错,

    唐逸和陈达和刚刚在县委汇报了李文和案的侦破工作,县委书记萧日很满意他们的工作,作了一系列消除影响的批示,受到褒扬的陈达和心情大好,要了一杯二两的烧刀子呷了起来。

    唐逸却回想着刚刚见到萧日的情景,萧日,五十三岁,参加过越战的他身材高大,说话豪爽,声音洪钟似的响,但看得出来,他对自己这个大学毕业的笔杆子不大瞧得上,大概军人天生就讨厌文人吧。

    不过唐逸并没有不愉快的感觉,反而觉得听这位越战英雄的大嗓门是一种享受,毕竟在自己的那个年代,这种偶像似的人物可是不多见,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就算昔日的那些英雄们也渐渐的失去了往日的那股子气势。

    至于他对自己的印象,唐逸更不觉得是什么难题,路遥知马力,别人怎么看自己都是自己一步步走出来的。

    “唐书记,要不要喝一口暖暖身子?”陈达和大咧咧的递过口杯,唐逸笑着推开,道:“我下午还要去办公室递些材料,可不敢像你陈所长这样享受。”

    陈达和咧嘴一笑:“唐书记,您就叫我陈大炮吧,再不然叫我老陈,老是陈所长陈所长的听了生分。”

    唐逸笑道“那成,以后私底下我叫你陈大哥,你叫我小唐,我听你叫唐书记还别扭呢。”

    “那可不敢,不敢!”陈达和嘿嘿笑着,唐逸的话虽然是客套,但听了心里还是舒服。

    “嗡”旁边的几个小青年的哄闹再次响起,唐逸微微蹙眉,邻桌坐着几个打扮光鲜的小青年,一次又一次的哄闹,旁边的食客大多敢怒不敢言。

    “小兔崽子!我去教训他们一下!”看到唐逸不悦,那就是陈达和的不爽,他利马放下酒杯,被哭笑不得的唐逸拉住,这里不是镇上,谁认识他陈达和是谁?说起来多半就要动手,派出所所长,镇长和社会闲散人员斗殴,那不成笑话了吗?

    陈达和悻悻坐下,低低骂了句:“妈的,如果在陈家坨老子早收拾他们了。”

    唐逸道:“算了,和他们一般见识作啥?你这脾气得改改,难道以后作了县局领导也是到处放炮?”

    陈达和嘿嘿笑道:“县局领导?唐书记您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啊,到退二线的时候能混上刑侦大队长当当就心满意足了,县局领导?俺可没想过。”

    正说话呢,饭店的后屋门帘一掀,走出一名艳丽娇俏的少妇,鹅蛋脸,丹凤眼,描得淡淡的眉,露出一抹动人的妩媚,黑色紧身连体皮裙将她柔软的腰束的紧紧的,更加突出了胸部的高耸,裙摆下,纯黑棉丝袜紧紧包着她纤细修长的腿,黑色高跟鞋踩着水泥地,“蹬蹬蹬”迈着充满诱惑力的脚步,走到喧闹的小青年那桌前,似乎小声说了句什么。

    唐逸背对窗,正看她个对脸儿,在这个时代,这名艳丽少妇的装扮可以说极为前卫了,尤其是她似乎天生知道该如何表现自己的妩媚,那黑色连体皮裙和高跟鞋,裙摆下丝袜的雪白一抹,处处动人心弦,就是唐逸,也忍不住盯着她多看了几眼,心里叹口气,真是一个尤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