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老婆”驾临-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四篇 “老婆”驾临

第四篇 “老婆”驾临2017-11-8 23:55:18Ctrl+D 收藏本站

    孟腊县改局位千新城日,县甲几个走要的行此局都集中在这一片,打车的话说去“八大局”自然就会将你送来这一带。

    改局四层办公楼,是二十年前的老建筑了,不过重新装潢过数次从外面看倒也美观。实际上这些年各省市的行政办公楼已经很少有讲豪华讲排场的了。

    扶贫办在二楼东区办公,主任办公室二十多平米,不过各种现代化办公设备一应俱全墙角的万年青翠绿欲滴,这类办公室植物一直是基层干部的最爱。

    唐宁翻着案头的文件,不时写着什么,他刚刚下乡蹲点回来,他蹲点的村察是一个每年都会有艾滋病患者死亡病例出现的边民聚居点,村寨里除了“老人”也就是俗称的头人,几乎没有人会说汉语,这个偏僻的村察,本就因为偏远实际上处于“三不管”状态,以致艾滋病毒携带者出现”就更令人谈虎色变,避之不及了。

    手机响了起来,唐宁看了看号,微微一笑,是县边防大队大队长李雷几乎整个孟腊县,只有李雷隐隐知道唐宁的身份。

    虽然唐宁参加工作后执意不需要警卫力量保卫,总亖书记也同意了,但南疆龙蛇混杂,治安情况堪忧中亖央警卫局谭局为怎么保证唐宁的安全伤透了脑筋,最后是五十九军胡秋军长为他解了忧。

    李雷曾经在川边山地旅服役,是胡秋手下一位爱将的老部下,后回到地方,关系转入边防武亖警部队,几年之后,调任孟腊边防大队大队长,副团职干部。胡秋则通过昔日手下爱将要他和李雷打招呼,要李雷对唐宁多多照顾。

    接到老长的电话”李雷自然激动不已,而老长提到新来的唐局是中央某位长的独子,要李雷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保证唐局的安全,帮唐局适应南方的生活。

    虽然没有明说,但中央长的独子,姓唐”那又会是哪个中央长?虽然李雷不敢相信总亖书记的独子会孤身来到这个南方偏僻之地任职,但老长的话又不容他质疑。及至见到唐宁李雷才相信老长所言非虚,唐局年纪轻轻,但见识气度,实在令他叹服。等听说唐宁去艾滋病村寨蹲点”李雷吓了一跳急得团团转唐宁再不回来,他就会跟着下去了。

    “唐局长,您回来就好了,以后再有这样舟事,您事先和我打个招呼行不?这都急死我了。”李雷是个大嗓门又很着急,话筒都嗡嗡的响。

    唐宁就笑:“这不没事吗?和你打招呼做什么?难道搞持殊化,下个乡带上武亖警战士?”

    “那”那您可以不去嘛太危险了。”李雷真怕唐宁养成习惯,那可就糟了。

    唐宁却是叹了口气道:“艾滋病携带者也都是活生生的人,不去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怎么能对症下药?怎么能真正防治艾滋病?”

    李雷默然,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这份淡然若定,这份悲天悯人之心不是总亖书记血脉,如此年纪又怎能有如此胸襟气魄?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李雷很想和这今年轻人多多相处。

    “不了。

    ”唐宁呵呵一笑,说:“晚上李明臣局长请吃饭,咱俩以后时间多着呢。”

    边防武亖警大队更多是垂直管理,李雷和县里的领导接触不多也不大知道李明臣是什么人,就笑道:“那行,你忙你的,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桌上鲍参翅肚,菜肴丰盛:房间金碧辉煌,奢华无限。

    孟腊宾馆贵宾楼二楼宴客厅,仅仅坐着四人的一桌,一位英俊的青年正笑着劝唐宁喝酒:“唐局”来了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好好招待你一顿饭,不好意思啊,今天赔罪了。”

    英俊青年就是李明臣,三十不到,却已经是改局正科级副局长,他家境殷实,更年纪轻轻就提为实权正科可谓前途无量。在孟腊是极有名的人物,又有说他和省里李副省长沾亲的就算县委马书记,也对他高看几分。

    不过局里有传闻,本来李明臣对扶贫办主任势在必得,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何况又是一位二十三岁的副局长,就更抢了李明臣的风头,李明臣私下很是恼火,等省里千万元计划出来,扶贫办主任一下成了财神爷,据说李明臣就更恨恨不已,要知道以前扶贫力一年的财政费用不过几十万而已,去了办公开销,实在所剩无几。

    不过酒桌上,李明臣却是笑眯眯的看不出丝毫异样。

    在座的除了唐宁李明臣,尚有改局另一位副局长池大山,是一位干瘦的老人,五十出头,按照孟腊县组织部的规定,他已经到了内退年龄。

    坐在唐宁身边的则是陪唐宁一起下乡的扶贫办项目管理科科长赵宇,三十出头,和李明臣一直不睦,局里人尽皆知,李明臣对谁。一直都传赵宇爱人是李明臣过去的恋人,和赵宇结婚后还曾经和李明臣生关系,只是不知道真伪。

    “今天这桌是李局签字吧?”吸着烟,赵宇不冷不热的说。

    李明臣呵呵一笑,说:“怎么会呢?今天我私人掏腰包,大家尽管放心吃。”说着就笑着对唐宁道:“唐局,这盅翅你怎么不动?二百九十八一盅,别浪费。”

    池大山也笑道:“唐局,虽然你是省里下来的,也很少吃这样的席吧?到了孟腊,有李局这个大户咱都有口福。”

    唐宁就笑,说:“谢谢李局盛情款待。”就将面前那盅翅吃了。

    李明臣也笑:“唐局刚刚参加工作,经济条件差一些可以理解,再说现在不比以前,招待费越来越少了,就算省里机关,这一年一年也紧巴巴的吧?”

    池大山就叹口气说:“是啊,还是以前好啊”颇多怀念,想来是想起了以前公款吃喝的日子。

    赵宇不冷不热道:“唐局不是那样人要我说现在是越变越好了。”

    池大山就瞪向了赵宇”说:“赵,我说你不说几句酸话就不行?”

    李明臣呵呵笑道:“当然是越变越好池局不光那个意思口,赵宇和池大山就都不吱声了。

    李明臣就笑着对唐宁道:“唐局勇气可嘉啊,以前局里下去蹲点的从来没一位去那几个察子,唐局算是开了先河,佩服佩服,这杯酒我敬你。”

    唐宁微笑和他碰了一杯,说:“有苗医生在,没什么危险。”唐宁下村寨,县医院方面诸多推辞最后却是该村寨所属的果岩乡卫生院的苗医生跟着去的。

    李明臣诧异的道:“苗医生?”

    池大山笑道:“果岩卫生院的。”

    李明臣恍然”道:““早知道,这餐应该叫上苗医生。”

    唐宁摇了摇头,说:““她那里忙的紧。”想起这位老大姐,甘愿在最偏僻的山村贡献出自己的青春岁月,风里雨里为边民健康奔走,为防治边远村寨的艾滋病奔走,实在可敬可佩。一个民族,实际上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人托起了它的脊梁。

    池大山则不合时宜的笑道:“李局,夫人呢?”

    李明臣的爱人是县里闻名的大美人,省歌舞团的新星台柱子,李明臣追了几年才追到手,去年结婚这也是他最得意最喜欢炫耀的事。

    李明臣就笑说:“她一个月才几天假期今天刚回家,累得很说要来,我拦住了。”

    池大山就道:““啊,那李局早点回去陪夫人才是?”

    李明臣笑道:“不急。”就转向子唐宁:“唐局,有对象了吧?”

    唐宁微微一怔,就摇了摇头。

    李明臣笑道:“要不要叫陈美从她们团里帮你张罗张罗?”

    唐宁就笑,说:“不用。”

    这时候宴客厅气派的大门突然被人椎开,一名女服务员进来说:“有人找唐局。”话音未落”从她身后就传来“呀”一声惊喜的尖叫接着女服务员就一下被推到了一边厅内众人眼前就是一亮,就见宴客厅门口,站着一个极美极时尚的姑娘,整个人精致到骨子里美到骨子里,有型的玫瑰红紧身皮衣皮裤,裤子是九分的雪白脚踝下那双漂亮的蝴蝶结淡红帆布鞋则画龙点睛,她年纪极,精致的皮衣不但不显浮夸,却更显秀气,稚嫩之美动人心魄。

    见到她唐宁大大的吃了一惊,呆了一下,急忙站起,快步走过去,拉她出门。

    李明臣几人目瞪口呆,这位年轻的副局长,可从来没这么失态过。

    “干什么呀”女孩挣脱了唐宁,大眼睛不满的看着唐宁。她饥肠辘辘,正准备跟唐宁的朋友打招呼呢却被唐宁很野蛮的拽了出来。

    唐宁关了宴客厅的门,而本来站在跟前的服务姐也都极有眼力,都远远的走开。

    “妮妮,你怎么来了?”唐宁吃惊的看着女孩,虽然参加工作后这几年几乎就没再和她见过面,但这个魔女儿时的顽皮他记忆犹新不过她倒真是越大越漂亮,若不是前些日子见过她的照片,还真的认不出她。

    “找你呗”

    唐宁更是摸不着头脑,奇道:“找我干什么?”

    “老婆有难不找老公找谁?”丫头振振有调的,令唐宇哭笑不得。

    “到底怎么了?你来这儿,叔叔阿姨知道吗?”

    “我爸不要我了!”丫头很郁闷的样子“我妈知道我来找你,还有阿姨也知道,她还叫我开你的车来呢,我没要,怕你骂我。”

    唐宁好笑的道:““叔叔为什么不要你了?”

    妮妮的爷爷张老刚刚从军委主席的位置上退下来,妮妮的父亲张民昌中将则被任命为海军司令员进入中央军委,并很快被授予上将军衔,过唐宁外公成为改革开外后最年轻的军委委员上升势头极为明显。至于妮妮嘴里所说的阿姨,自然是妹七年前晋升中将,现在担任总参谋部副长,实际上只是挂了个名,对军队的事不大过问了,现在主要负责协调和台军事合作。

    近些年,大陆和台湾关系密切,对于朱安到唐三代领导人的政治民亖主改革台湾民众还是比较认同的,尤其是共和国现今军力强盛,海军活动范围渐渐扩张到钓鱼岛一线”日方趋于守势,再不是十几年前中方舰船接近钓鱼岛几十公里就会被驱逐了。

    美方一位政要曾经公开表言论称钓鱼岛不在日美安保范围之内,虽然他很快就被迫称收回不当言论但显然对于同共和**事碰撞的担心在美国政界军界引起的分歧越来越大。

    要真正控制钓鱼岛,虽然实际上不必和台湾军方协调,但这是一个契机,通过和台军事合作,使得双方增进了解更可以令美国方面对钓鱼岛的立场处于两难之境。

    而台湾军方对于妹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女将军是极为敬重的,妹参与协调,虽然只是挂名的领导,却很大程度上可以安抚台湾军方和民众的情绪。世人都崇拜英雄,女英雄又无那种咄咄逼人的感觉,更令人感觉亲切。十年前西南边疆一役空降五十九军威震西南边陲,突袭并捣毁了南亚霸主边境最主要的空军军事基地”一时举世震惊,短短十几天的边境冲突也宣告结束。五十九军和妹的名字响彻了世界军界。

    而妹或许也是因为和唐逸定亲的关系,是以对同样““订了亲”的妮妮倒是挺不错的能叫妮妮将唐宁的宝贝座驾开过来就可见一斑。

    “叔叔为什么不要你了?”见妮妮不答,唐宁又问了一句。

    妮妮嘴里嘟囔了几句也听不清她说什么接着就委委屈屈道:“我这么的女孩,自己开了一天的车,饿死了,先吃饭吧,好不好?”丫头顾左右而言他,很明显想蒙混过关。

    唐宁无奈就点了点头”又问道:“他们吃了没?”老妈就是这样想叫她提前打个电话知会自己一声”那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妮妮诧异的道:“谁啊?”

    唐宁无奈的道:“你以为你一个人开车跑了大半个中国,会没人保护啊?”

    妮妮就呀的一声,挠了挠头说:“我说呢,一路上后面好像一直有一辆车跟着,啊,是阿姨派的吧?那辆车好像卜而糊”

    “糊涂!”唐宁摇了摇头,却瞥到楼梯转角处一个青年对自己笑了笑,转身下楼,想来是跟上来的了。

    妮妮嘻嘻一笑,说:““嫁个聪明的老公就行了呗!唐宁,我现个秘密,是不是看我越大越漂亮,舍不得骂我了?以前时候,就你,每次见到我都骂我”

    唐宁更是无奈说:““你漂亮吗?”想想倒不记得以前经常骂她,不过这丫头那时候极为调皮,好像惹火过自己一次。

    “我不漂亮吗?!”丫头傲然在唐宁面前站着,还挺了挺胸。

    在她面前,唐逸除了无奈就只有无奈说道:““走吧,先吃饭,回头再把你的事告诉我。”

    厅里的三人正等得着急,李明臣站起身说:““我出去看看。”却见门被推开,唐宁和那个明眸皓齿美到骨子里的丫头走了进来。

    唐宁边走边抱歉的道:“不好意思啊几位,妮妮刚从北京过来的,多聊了两句。”

    李明臣就笑:“唐局,这是你妹妹吧?也太漂亮了”池大山和赵宇都点头,赵宇更是第一次没觉得李明臣说话虚伪。

    李明臣又笑道:“妹妹,多大了?”

    妮妮却是瞪着漂亮的大眼睛不满的说:“叔叔,我是唐宁的老婆,不要妹妹妹妹的乱叫,你的同事叫你老婆妹妹你喜欢听吗?”

    “噗”池大山的茶水就喷了出来。

    李明臣尴尬的看向唐宁,唐宁咳嗽一声,说:“坐下先吃饭吧。”

    李明臣见机的快,马上就笑道:“是啊,先吃饭。”说着就转向门边酒柜旁站立的服务员道:“快点,给这位,给这位姐上盅翅。”

    唐宁却是吩咐服务员道:“你们这儿的扯点不错,那个芝麻的蛋糕,烤几块来。”

    妮妮坐在唐宁身边,只是接了服务员送来的茶水喝,李明臣几人不解,唐宁却是知道的,妮妮二丫三丫她们本就不喜欢这种满桌筷子横飞的场面更不要说现在满桌的菜都被动过了。

    “唐局,这位真去……”赵宇和唐宁比较亲近,更好奇唐宁和妮妮的关系,但话说到一半就不知道怎么问下去了。

    唐宁笑了笑道:“不是我一个妹妹而已。”眼见妮妮不满的瞪自己,只当没看见。

    李明臣打量着唐宁,目光就有些琢磨的意味。

    唐宁自知道这几人说不定心里认为自己做了禽兽之事,但也不想解释,笑着喝茶,不再说话。

    很快,飘着浓浓香甜的蛋糕送了上来,妮妮接过,就狼吞虎咽起来,一点淑女样也没。唐宁无奈的看着她,真不知道老妈那样的性格,又怎么会喜欢她。

    “唐宁,我就知道你的口味你说好吃的肯定好吃。”,几块蛋糕下了肚,妮妮一脸的满足回味。

    唐宁就笑,说:““饿极了什么都好吃。”拿过一张餐纸”说:“你嘴上有东西。”本想将纸递过去却见丫头将脸凑过来,就顺手帮她嘴角的蛋糕渣轻轻抹去,又看了看她,笑道:“没了。”

    “谢谢老公。”妮妮甜甜一笑,稚嫩美极。

    唐宁笑了笑,也不理她,轻轻将纸放下。从唐宁牲子就演然”既然勉强不得她,她喜欢说什么就随便了,只不理她就是。

    看着这一幕,李明臣脸上挂笑,心里却渐渐有了计较。

    赵宇突然笑道:“这位这位张姐长大了可比李局的夫人漂亮的多。”

    李明臣笑道:“那是那是。”就算瞎子都看得出来,李明臣就算心里不舒服,也不得不承认这点。

    “啊,翅来了。”池大山看到服务员端着盘子盅筷过来,钱笑着打圆场。

    李明臣笑着张罗叫服务员将盅筷放在“张姐”面前,又笑着对妮妮道:“平时不常吃这些吧?这个要趁热吃,要不要醋?”,妮妮拿起筷子在盅里夹了几下,就咦了一声。

    唐宁咳嗽一声,可是晚了,妮妮奇道:“这是人造翅吧?咦,真是人造翅。”

    李明臣一怔,说:“不会吧?”,妮妮也不理他,目光就瞥到了唐宁吃了几口还未收走的沙盅,看了几眼,更是奇怪““咦,你吃的也是,不会吧?怎么分辨鱼翅还是我七岁的时候你教的我呢?你以前不吃一口的啊?是这里没好吃的吗?”

    唐宁皱了皱眉头,说:“快吃吧。”

    妮妮见他脸色就撇了撇嘴,但还是低头去吃鱼翅,边吃边声都囔“毒死我,你娶第二个是不是?你想毒死我,就叫你毒!”,多年前唐宁曾经告诉过她,很多人造翅有化合物,有毒的。

    她声音极低,只有唐宁能听到,唐宁哭笑不得,只有不理她。

    李明臣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就问唐宁““唐局,这不会真是人造翅吧?”

    到现在唐宁也只能实话实说不然更得罪人““应该是,现在天然翅很少的,大部分饭店都是用人造翅。”

    李明臣脸沉似水,哼了一声:“也不知道他们采买怎么办事的。”

    孟腊宾馆虽然自负盈亏,但体制上还是归县接待办管理,县接待办的王主任和李明臣交情是极好的。李明臣在王主任面前说几句的话,想来会有人倒大霉。

    唐宁就笑道:“这真怨不得他们,各地都这样。”

    赵宇就叹口气说:““这么说我们这些年来,吃的都是人造翅了。怪不得,我总觉得和粉丝差不多。”他叹着气,眼里却有笑意。

    唐宁就转向了妮妮,问道:““对了,你怎么找到这儿的?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吃饭?”,妮妮道:““打听的呗,来的时候忘了问你的电话了,还好我聪明,跟你们局大院的那位门卫老爷爷打听的。”

    唐宁点了点头说:““累了吧,快点吃,早点回去休息。”还有好多疑问要问她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