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三篇、 父亲之路、-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番外第三篇、 父亲之路、

番外第三篇、 父亲之路、2017-11-8 23:55:17Ctrl+D 收藏本站

    整个川南边境地区,除少数几个口岸城亣市外,绝大部分是尚未开发或者开发程度很浅的地区,总体上是一个贫困区域。

    孟腊县隶属沧江佤族拉祜族自治州,全县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近百分之六十,这里地处共和国同安达曼联邦交界,边民流动通婚频繁,外人看起来的“国际婚姻”在边民眼里,也不过是从毗邻的一个村家嫁到另一个村寨而已。

    孟腊县算不上传统意义上的贫困县,因为它属于国家二类边境贸易口岸,内地来这里做生意的人很多,孟腊城建设的丝毫不逊色于内地发达城镇,孟腊贸易市场年交易额达数千万元,边境几个镇乡的边民互市交易点也红红火火。

    但孟腊县又切切实实有着比例很高的绝对贫困人口,这些人口主要集中在深山或者半山的那些少数民族村察。

    虽然近些年安达曼在共和国帮助下逐步禁止了罂粟种植,但大山深处密林之间,边民种植罂粟的传统却并没有随着时代的进步被抛弃,在孟腊县某些深山中的村寨,甚至招待客人都要用到鸦亣片,冰亣毒在这里也很便宜,五角钱到一元钱一颗,是以吸毒在很多边民眼里只是一种生活习惯,他们并不能感受到毒品带来的切身危害。

    习样,伴随毒品泛滥而来的副产品就是艾滋病“钙号界碑附近有一个六十多人的村寨,半数以上人口为艾滋病毒携带者。

    这些年,共和国经济快速而平稳的前进,部分城亣市的平均生活指标已经超过欧美发达国家,就算最辽阔的农村,生活水平也日新月异,环保型轿车在广大农村也渐渐成了代步工具,而不再是有钱人的象征。但在岭西川南川边宁北等多山边境地区,还存在一些贫困县,边民的生活质量确实堪忧。

    就好比川南,边境一些村寨在建国后几乎就是直接从原始社会过渡到新社会,而在这些少数民族村寨中,约定俗成的乡规要大于法律,文盲比例高的惊人”虽然国家大力气扶持,但很多村寨也不过靠国家拨款维系在温饱水平,一旦遇到天灾,返贫率极高。刀年,原辽北省委书记韩冬梅调任川南省省委书记,这位被党内外赞誉的女强人入尖川南,党中央对川南的重视可见一斑,据说总亣书记对她的嘱托就是“改变边民落后面貌”

    随之一批年轻干部被充实到边境州市县,而在这批人事调动热潮中,在飞年夏,唐宁由川南省省委办公厅下挂到孟腊县任发改局副局长,这次调动并不怎么起眼,看起来只是一次正常的省直机关干部下乡锻炼。

    这些年二十多岁提为副科干部已经很寻常,唐宁虽然刚刚二十三岁,但已经参加工作两年,又是在省直机关工作,提拔机会多,表现突出提一级并不是什么难事。当然到了县一级基层,他这今年纪的副局长,确实比较扎眼。

    而在省委办公厅人事部门的档案里,唐宁的履历可不是那么简单,26年大学毕业,同年通过国家公务员考亣试,进入中亣纪委反贪局”历任办事员副科级廉政专晏,飞年5月调入川南省省委办公厅,三个月后,被下挂到孟腊县。这位基层干部眼里的省直机关下来的书呆子,实则竟然有在中亣纪委工作的显赫经历。

    孟腊县城中心大街的“鼓云察”是一座以佤族美食为主的酒楼,装潢店面颇具民族持色,酒楼门前的迎宾小姐民族盛装打扮”漂亮黑色对襟,下着黑红色织成的筒裙,腿上带裹腿,颈上大大小小的银制项圈在夕阳照耀下光芒耀眼,更显得她们人比花娇。

    一楼大堂靠窗的座位,唐宁正同发改局扶贫办小额信贷科科长贾景山喝酒聊天,贾景山四十来岁,黑黑的干瘦干瘦的,笑起来一口黄牙,这是从很小就抽早烟落下的烟清。

    孟腊县扶贫办设在发改局,通常由一名正科级副局长兼任主任,而唐宁的工作安排主抓扶贫,自然顺理成章兼任了扶贫办主任。

    扶贫办实际上一共十几个人,几乎各个出去都可以被称为副主任科长,所谓小额信贷科,在县委内部文件里正式称呼为扶贫办小额信贷股,整个股包括贾景山就两个人。

    “唐局,饭菜还合口吧?”和唐宁干了一杯后贾景山笑呵呵的问。

    唐宁不吸烟,但酒量不错,淡而无味的泡水酒,就更不在话下。

    “就是咸了点。”唐宁笑着说,桌上很多菜都叫不出名,但蛇肉蜜蜂还是认识的。

    贾景山嘿嘿一笑,说:“这还是照顾咱们的口味呢,他们爱吃盐和辣枚,爱吃虫,县里酒店的饭菜,早不是原汁原味了。”

    唐宁点点头,拿起茶杯饮茶,茶极苦,但很有味道。

    旁边桌上,几名男女吵吵闹闹的声音极大,好像在讨论一块玉石的真伪。孟腊县也是国内闻名的黑市玉石交易地”内地很多玉石商人都喜来这里淘金。

    贾景山侧耳听了一会儿,就微撇嘴道:“这是几只土鳖,摸不到门路的。”

    唐宁笑了笑,没吱声。

    贾景山看了唐宁一眼,笑呵呵道:“唐局,你来了也一个多月了,说实话,你看我嘴严实不?”

    唐宁就点了点头。

    贾景山就压低声音,说;“那唐局能不能透个底?你在省里有没有什么门路?”

    基层科员本也没太多想法,尤其是贾景山这今年纪小不e下不下的也不过是混日子,在领导前随便惯了。何况唐宁年纪轻,又是挂职干部,时间一到就会走人,贾景山为人热情,和唐宁接触比较多,唐宁住的房子就是他帮着张罗租下的,他和唐宁很亲近,和唐宁日常交往比较多,也能感受到这位年轻人不是凡品,更很佩服唐宁的一些观点看法,但敬畏却是谈不上。

    唐宁笑着摇摇头,说:“没有。”

    贾景山就嘿嘿一笑:““唐局,现在干部选拔不比以拼了,凭你的本事,就算没后台一样能飞黄腾达,以后回省里了可别忘了我。”又笑道:“不过现在盯上你这块肥肉的人多着呢,县里那几个头头都和你打招呼了吧?”

    唐宁知道贾景山说的是千万元计划,最近省里下了通知,给几个边境贫困县每个县一千万元的专项扶贫拨款,专门用以扶持边民脱贫,这自然是很多人眼里的一块肥肉,不过近些年政亣府财务公开制度越发完善,就以扶贫资金为例,它的流向不但要审计部门核准,更要向人大报批,资金数目比较大项目涉及民生的,人大还要召开座谈会听取群众意向。不要说这些大额资金,就算贾景山掌握的小额贷款,也要走同样的流程,更要在政亣府网上进行财务公开,贷款给了谁,数目多少,都要一清二楚,再不是以前回扣人情换贷款的时代了。

    当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想捞钱的,什么办法都想得出,不久前,临市的市委书记就因为贪污被双规。只不过随着制度的完善,经济犯罪危险系数越来越高”犯罪成本变大,一些本来自律性不高的干部也不得不更加自律起来,在一定程度上自然遏制贪腐现象的发生。

    听贾景山提到这笔款项,唐宁就想起了常务副县长杜德鑫同自己的谈话,杜德鑫自不是要挪用这笔专款,而是谈到了边民脱贫的一些想法,说是县里准备开发少数民族村寨的旅游,财政上会拨款,既然省里也下来了这么一笔款项,那就干脆做大,县里再拨点,银行那边再贷点,大力开发边远山区的旅游项目,民俗旅游上来了,边民的收入自然也提高了。

    摇了摇头,唐宁端起茶杯,慢慢的喝茶。

    贾景山就笑:“二十年前的话,这笔钱走市里县里,到咱们扶贫办能刺下点渣就不错了,现在没人敢这么干了,可也叫人头疼,你倒没什么,得罪了谁都可以拍拍走人,要是陈局张局管这摊,更够他们头痛的了。”

    唐宁微微点头,县里的领导都想作出成绩,各有各的打算,但不管做什么,都离不开钱。

    “咦,宋老板。”贾景山突然笑着站起来。

    唐宁看过去,就见从酒楼外面走进一群人,走在正中的是一名年轻美貌的少妇,皮肤白暂,神态端庄,淡紫色双排扣风衣,更显得气质不凡。

    “贾科长。”美貌少妇笑孜孜了过来和贾景山打招呼。

    贾景山笑道:“宋老板,今天我给你带来个贵客,我们局的唐局长。唐局,这位是宋老板,这家酒店就是她的,腰缠万贯的大老板哦!”

    唐宁微笑站起。

    美貌少妇诧异的看了唐宁一眼,轻笑道:“唐局真是年轻有为啊”主动伸出了娇嫩的小手。

    “宋老板。”唐宁微笑握了握她的手。

    美貌少妇道:““不要宋老板宋老板的了,叫我小红吧,我叫宋小红。”随即她就转头一脸寒霜的对走过来的大堂领班道:““怎么搞的?怎么没给唐局和贾科长安排楼上的房间。”

    领班是个中年人,显然极怕她,嚅嗫着不知道说什么。

    唐宁笑道:“不赖他们,宋老板的生意红火,我们来的时候楼上满座。再说我们也吃好了,正准备结账呢。”

    宋小红转头就抱歉的道:“那也是他们的疏忽,这样吧,我给二位赔罪,咱们去大世界看表演,我请客。

    唐宁本待推辞,但见贾景山挤眉弄眼的冲自己使眼色,就笑了笑,没再吱声。

    宋小红去张罗车辆,贾景山就低声在唐宁耳侧道:“想在孟腊玩转,这个女人是必须要认识的。”

    唐宁就笑:“她这么大本事?”

    贾景山有些赞赏的道:“那当然,要说她也是个传奇人物了,她父亲以前是泰伊尔组织的将军,十几年前被政亣府军抓到,现在还在那边坐牢呢。那时候她还小,跑回了内地,这几年很快就发了家,不过她运气实在不好,刚刚结婚半个月,丈夫就涉黑被判了刑”在狱里被人打死了,她的大部分财产都被冻结查收,不过她也不知道咋那么大本事,这不,一年时间不到,生意又做大了,而且她在南边也很有门路,有时候咱们县里遇到一些涉外事亣件啊,还要她出面,解决的快,又不用惊动上面。”

    唐宁微微蹙眉”说:“那她也是了?”

    贾景山嘿嘿笑道:“那可说不好,倒是有人说她丈夫是她的替罪羊,不过也就是私底下议论议论,谁知道呢。”

    唐宁不由得看向了正笑波孜走过来的丽人,按时间算,她父亲入狱好像是五十九军突袭泰伊尔武装的那次,如果真算起来,自己竟然和她是“世仇”了?

    大世界是孟腊最豪华的夜总会,据说二楼高档包房里陪酒的公主欧美日韩各国少女均有,南方邻国贫富差距极为悬殊,一些大老板是极喜欢来这里消费的唐宁等人坐在了俱亣乐部一层靠近舞台的座位上,舞台上徇丽的灯光下,穿着民族服装的俊男美女载歌载舞,舞姿优美”赏心悦目。

    大世界也是宋小红的产业,她坐下后“红姐”红姐”的过来打招呼的人络绎不绝。

    唐宁就笑:“宋小姐是孟腊名人啊!”

    宋小红笑吟吟的看了眼唐宁,说:“小地方而已,唐局见笑了。”拿起杯子轻轻碰了碰唐宁的咖啡杯,笑道:“唐局,今天就不喝酒了,改天我给你打电话,咱俩尽兴喝两杯。”

    唐宁微微点头。

    “唐局是哪里人?”宋小红好似不经意的问了句,她虽然品着啡,妩媚的大眼睛却若有若无的瞥着唐宁。

    “北京人。”唐宁自然不会隐瞒这些小事。

    “看唐局年纪不大吧?”宋小红红唇轻轻抿了。咖啡。

    贾景山就笑着插话道:“唐局才二十三,二十一就大学毕业了,大学就读了两年,还是华大毕业的呢。”

    “哦?原来唐局是天才啊!”宋小红就娇笑起来。

    其实整个孟腊县的圈子都对这位二十三岁的副局长有些好奇的,不过在闻得唐宁大学只念了两年后,有些人就兴赶大减,学习成绩极为优秀的“书呆子,通常在实际生活中都有缺陷,去搞科研或许前途无量,但从政,怕是会处处碰壁。

    宋小红又笑道:“我出门了两个多月,没想到咱们孟腊来了位这么年轻的领导,唐局,以后还要请你多多照顾了。”

    唐宁就笑,说:“互相照顾吧。”

    宋小红看了唐宁几眼,又笑放放道:“唐局,咱们只当说笑啊,你不方便的话可以不用理我。

    唐局是管扶贫的,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我看马书记和杜县长的规划就很好,走民族特色旅游路线,宣传到位的话,财源广进,边民的生活也就不用愁了。”

    唐宁笑笑”说道:“马书记和杜县长当然是真知灼见。”他自不会和这类不相干的人谈自己的想法。

    贾景山却是忍不住了,不屑的道:“马庆福和杜德鑫那套?在我们唐局面前还是省省吧。唐局说得对啊,现在搞民族旅游,一来路线多了,竞争激烈,二来也不是长久之计,不治本。边民为什么贫困,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教育跟不上,思想和现代社会不合拍,当然,有些民俗民风能保存下去是好的,但一些陋习也要丢弃。唐局说,佤族孩子不爱上学的根本原因还是学习的汉语很枯燥,和日常生活不沾边,建国初国家帮他们创立的佤族文字也需要改进,要通俗易懂又能体现佤族文化的精髓,这样才容易椎广,才能真正提高佤族人学习的兴趣。有了自己的民族文字,加以推广,佤族这个民族才能渐渐摆脱目前的生存状态,仅仅靠旅游致富,就算赚了钱,子孙后代也不长久。”

    贾景山的滔涵大论令宋小红越听越吃悄,目光更不时瞥向唐宁。

    唐宁有些无奈”贾景山这张嘴,还真“严实,早知道自己就不和他说这么多了。

    “唐局,你真的刚刚二十三岁?刚刚来孟腊一个月?”宋小红惊奇的打量着唐宁,重新审视着这今年轻人。

    唐宁点点头,说道:“贾科长刚刚说的不是什么新鲜东西,也不是没人能想到。”

    是啊,有人能想到,但没人会去做罢了。完善少数民族文字,普及少数民族文字教育,这将是一个时间很长的惠民工程,谁都想自己当政期间取得立竿见影的成绩,这种投资大见效要几十年的工程,甚至给财政背上一个巨大包袱的工程,自然没有人问津。

    “那你会做吗?”宋小红笑放放看着唐宁。

    唐宁笑笑,说:“希望我在孟腊这段时间,能起个头吧。”说着话抬手看了看表,回去还要给韩雪打电话呢。

    唐宁离开华大后,韩雪算是圆满结束任务脱离了安全部门,继续完成了她在华大的学业后进了华逸集团,据说成为了齐总智囊团中年纪最小的成员,当然,这是因为她和唐宁齐总的特殊关系,她在齐总顾问团队中扮演的角色,自然是跟着学习而已。

    …………………………………………………………,……………………………………………………………………

    看到有些同志老在评论区说多写点多写点,还有给我QQ留言的,要我当一本书写的,咳,其实我也舍不得官道,但该结束就要结束的,外篇写太多就没意思了,唐宁的路难度也太小了一些。

    其实仔细看的同志应该能发现,外篇更多是通过唐宁的角度来看一看唐逸这代领导人带给共和国点点滴滴的变化,当然,尽力写得趣味性高一些,不能味同嚼蜡。

    不爱看唐宁的”也不用老在评论区提意见了,外篇肯定就是这样了,不想看唐宁这些第二代人物真的可以不看的,不要边看边踩让我难受了,g贸王蹑虱召万再说个事,很多人关心我的新书,我新书到现在还是那几千字,汗死,这个月底是发不了了,等下个月底发吧。要和跳舞傲无常这些大人物打擂台了,汗汗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