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第一次-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十六章 第一次

第二十六章 第一次2017-11-8 23:55:9Ctrl+D 收藏本站

    “不消说,掰腕子宝儿自然掰不过唐逸,累得小脸通红,唐逸本可以轻易掰倒她,但见她不知道为什么在努力在坚持的样子,心里微微一柔,手下一松,就被宝儿掰了过去。

    “叔叔,你虚伪。”宝儿嘟起了嘴,唐逸让的太不专业,聪明如宝儿,又哪里会感觉不到?

    唐逸笑笑”揉了揉她的头,笑道:“去睡觉吧。”

    宝儿明显有些郁闷,怕是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郁闷。

    “叔叔,你敢和我比划了两下不?”宝儿突然笑孜孜的问,通常这个时候,都不知道她在打什么鬼主意。

    唐逸奇怪的道:“比划什么?”

    “散打,摔跤!”宝儿好似一脸的不服气。

    唐逸好笑的道:“有什么可比的,赢了你哭鼻子怎么办?”

    宝儿微微一笑:“叔叔你是怕被我摔的哭鼻子吧?”

    “没大没小!”唐逸就瞪了她一眼。

    宝儿不敢再说,低着头,小声嘀咕:“就知道拿岁数压人。”

    唐逸见她不服不忿的模样,更觉好笑,鬼使神差的竟然说道:“好啊,那就试试。”

    健身房,宝儿煞有其事的用光着的小脚四下踩她刚刚铺上的雪白软垫,检查有没有铺好,她换了一身白色柔道服,清爽美丽,英姿勃勃。

    唐逸也无奈的换上了运动装,看宝儿模样,就笑:““想决斗啊?”

    “叔叔,搏击场上没辈分,一会儿您可别生气。”宝儿一本正经的给唐逸打预防针。

    唐逸未免心里就开始打鼓,要说开始答应也不过觉得好玩,也不信宝儿会真的摔自己个大马趴,但看现在宝儿架势,好像有点“六亲不认”。

    这要被宝儿摔几个跟头,那也太没面子了。唐逸知道自己的斤两,没学过搏斗,就靠一把力气”多半是弄不过宝儿的。

    但作为威严的长辈叔叔,一直以来宝儿最敬重的人,这时候自不能打退堂鼓。

    唐逸刚刚走上软垫,宝儿就““哈”一声清脆的叫,拉开了架势”然后就一阵风似的扑了上来。

    一双小手牢牢抓住了唐逸的胳膊,用力向旁边借力甩势,唐逸有些好笑,小家伙还真拼命了,不过力气还是差了些。正想将其甩开,突然就觉脚下一软,却是被宝儿小脚不知道怎么绊了一下,猛地向后仰倒。

    宝儿眼里闪过一丝小得意,但眼见唐逸就要摔在软垫上,却又突然回过神,这时再收势已然不及,宝儿用力一拉一勾,噗一声,两人同时摔在软垫上,唐逸在上,宝儿在下,摔了个结结实实。

    宝儿柔软却又弹力十足的小身子就在身上”唐逸怔住,好一会儿才猛地回神,正想起身,却不想宝儿突然伸出双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没等唐逸明白过来”宝儿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双唇就贴在了他的嘴唇上,唐逸一呆,却觉一条柔软香甜的小舌头灵蛇般钻进了嘴里,清香细腻,妙趣难言,唐逸想挣脱,却被宝儿勾住脖颈”而眼前近在咫尺的这张青春靓丽的小脸令唐逸渐渐迷失,心底最深处某个朦朦胧胧的影像渐渐清晰起来,那条被尘封已久的记忆,那段刻骨铭心的温柔,那时尚靓丽而又死心塌地跟着平凡自己的女孩心不知道过了多久,唐逸才猛地醒悟,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宝儿,翻到子宝儿身边,躺在大口的喘息。

    宝儿也就这样静静躺着,不吱声。

    唐逸没有i斥宝儿,默默的看着天花板。

    “腰没事吧?”好久之后,唐逸问。

    “没事。”宝儿小声的说。

    过了一会儿,唐逸道:“睡觉去吧。”

    “恩。”宝儿听话的答应了一声,也很快爬起身,走出了健身房。

    第二天晚上郭文天和唐逸在书房密谈了很久,谈什么没人知道,直到十一点多,两人才从书房出来。

    “郭伯伯。”客厅里宝儿穿着水磨白细筒牛仔裤黑色紧身小背心,飘逸帆布鞋,青春无敌性2295427感无解。见到两人出来就打招呼力“宝儿越大越漂亮了。”郭文天笑眯眯的点点头,又对唐逸道:“我就走了,明天回江南。”

    唐逸微微点头。

    “喝咖啡提提神。”郭文天走后,宝儿给唐逸端来杯浓香的*啡。

    唐逸点点头,心里却委实有些尴尬,尤其是隐隐记得,昨天宝儿强吻自己的时候自己是有反应的,好像还用力吸吮宝儿小舌头来着,现在坐在宝儿身边,就更觉得自己这个叔叔实在不硬气,太丢脸了。

    “郭伯伯什么事啊?”宝儿又何尝像她表现的这般平静?平日她是不会问这些的。唐百度贴打逸摇晃着咖啡道!“二叔可能要从纪委下了,去人大,文天和我谈了谈分工的事,二叔不去人大,文天有可能担任副主席,二叔去人大,他的位置有些难办,可能会去政协。”同样的,唐逸也神思不属的同宝儿谈论起了本来绝不会和她谈的问题。

    “哦。”宴儿点了点小脑袋。

    好久两人都没有说话,客厅只有唐逸偶尔饮咖啡的声音。

    “宁宁自己睡了?”唐逸问。

    “是啊,他到了点从来不要人管,你又不是不知道。”宝儿说着,不知道想起什么,突然就朴哧一笑。

    唐逸心里就发虚,也不敢接声,谁知道她又想起什么了。

    “叔叔,你服了没?”宝儿笑孜孜的问。““你摔跤是不是摔不过我9”

    唐逸咳嗽一声,拿起咖啡饮。

    宝儿轻笑,就不再说什么。

    第二天郭文天没能回江南。力号政治局召开临时紧急会议,讨论风云突变的中东局势。

    旧号,共和国南端邻国安达曼反政府武装突然袭击并占领了共和国某企业的驻地,数百名工人被劫持。安达曼反政府武装是激进的红色组织,一向盘踞在安达曼北方,和安达曼政府分庭抗礼。

    劫持共和国工人后,反政府武装对所有在安达曼的所谓国外资本家发出警告,要求他们在限期内离开安达曼等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