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会议内外-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七章 会议内外

第七章 会议内外2017-11-8 23:54:48Ctrl+D 收藏本站

    国画巍峨,花团锦簇

    刚刚从同洲返回的唐一参加了他进入中央后的第一次ZZJ会议

    按照管理,十一月底或者十二月初的zzj会议必然是为十二月举行的Zy经济工作会议定调子,也就是为明年的经济工作定调子。

    Zzj二十多名成员出席会议,zy办公厅乐吉平,政研室吉林等同志列席了会议。

    会议开始前和大家一一握手打招呼后,Ty就默默坐了下来,翻着手头的材料,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人手一分的材料是近日来连续召开的几次d内外人士座谈会而来的,参加座谈会的包括d内外各界的经济专家,企业家,经济调控部门的干部专家等等,可以说代表了整个tg经济精英阶层。

    会议就是以这份材料为基础展开讨论的。

    大家都同意货币政策在平稳中逐步收紧,加强物价稳定工作,进一步优化外资结构,对于基础原料的外资进入要收一收,对中企业的扶持力度加大等等。

    讨论中气氛很热烈,可以说是畅所欲言。

    Ty只是听,偶尔在本子上记几笔。

    “同志们,我觉得讨论经济工作离不开民生,民生问题,才应该是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吧。”包横声音情郎,第一句话就令大家精神集中起来。

    “国计民生,一国之计划,本就是要为民生服务,这些年随着经济的展,贫富差距的严峻形势我们都知道,民生的问题,怎么拔高也不算高,那么我们的经济工作是否也应该转变一下呢?在促进经济持续展的同时,将民生问题在第一位。”

    “百姓足,君疏与不足。道理我们都知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呀,怎么实现共同富裕?嘴上喊喊口号自然是不行的,你叫我现在说出个办法来,那我也只能说,一步步来,可总是要走第一步的”

    我认为召开党内外各界人士的座谈会,党内党外其动脑,总是能慢慢摸索出办法,前提是这个座谈会不在以gdp为刚。下月的Zy经济工作会议也要将民生工作摆在第一位,可以晚开点嘛,多征集党内党外的意见。”

    包横情郎的话语在会场上回荡,Ty知道,实际上在ZZJ会议前,包已经是和一号和安副进行过沟通,他的意见得到了大多数bsp;果然,包讲完,一号和安副旗帜鲜明的支持,大家也纷纷表赞同。

    在大家讨论的时候,有几位一直没说话。

    不过处在什么位置,就算如一号和安副,也都有自己的难处,要真正打破已然成型的某些“精英”集团的话语权,可谓任重道远。

    不过可以想见的是,当zzj会议精神见报,“保障民生”成为下月Zy经济会议的要议题时,其深远的解读肯定会在各家某体火爆登场。

    接下来议了几个事项后,开始就曾庆明统治为鲁东省省长建议人选展开讨论。

    曾庆明,Ty在黄海时任黄海市J书籍。不喜欢山头,和Ty走的虽然比较近,却一直没有真正成为传统意义上的“Ty的人”,Ty离开黄海后,曾庆明历任黄海市副书籍,市长,与方舟离开黄海,他则接任了黄海市委书籍

    曾官声一直很张,这些年黄海展的很快,在副省级城市里外列三甲,本来鲁东省长之缺大家以为他顺理成章,却想不到Zy最开始考虑的人选是蒋金号,当然,c会酝酿前,自然会考虑或征询ZZJ各个大员的意见,很少会将前途不明的提案送上ZZJ会议上火拼。

    作为中组部长,Ty向与会的委员介绍了对Z曾的考察情况,最后讲了讲自己和曾共事时对他的认识。

    毫无疑问,ty没有掩饰对他的欣赏,算是旗帜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当表决时Ty庄严的举起手,他心里并没有想什么。这位唐派巨头之第一次行驶ZZJ委员表决权历史性时刻,第一次就省部级干部任命在历史上留下痕迹的一刻,就这样波澜不惊的度过。

    。。。。。

    兰姐到北京的时候恰好妹的二姑父,肃州省长泰承业也来了北京,来到了秒山别墅。

    泰承业在宁西没能争得过谢,但其资历能力都具备了提拔的条件,泰承业也被调任肃州省长。和泰承业一起来到秒山别墅还有省委组织部长马笛,毫无疑问,他能和泰承业一起等T的家门,可见他和泰的关系相当的好。

    马迪是来明天开始的全国组织干部会议的,各省,直辖市,自治区,Zy机关,国务院部位数百名组织人事干部将悉数出席,参加T部长进京后第一次主持的组织部认识系统大会。

    “肃州,我去过,风沙大啊”。用过饭,三人坐在沙上闲聊,T一边品茶,一边叹了口气。

    马迪五十出头,不知道是在西北时间长还是天生,容貌比较衰老,甚至脸上有淡淡的老人斑,但坐在这里,坐在T部长面签,在属下面前那位威严的老人就变得老说笑起来,笑着到:“治理风沙,遏制水土流失是承业省长上任后大力气抓的,承业省长说的好呀,牺牲展度,牺牲gdp,也绝不能牺牲生态,这是关系到子孙后代的福祉,做的不好,是要在历史上留下骂名的”

    泰承业的做法实际上在肃州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马迪自然不会在这里讲。

    Ty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泰承业确实问到:“明天的会安在山也到吧?”

    马迪凝起神,确实,明年就是换届年,在这个时候,在组织部长会议上,安副的每句话都需要认真琢磨。

    T笑了笑说“他不来,让我唱独角戏”。

    泰承业微微一怔,随机又有些明了,点了点头。

    按照惯例,全国组织部长会议,安副作为d建组的组长,是应该出席会议并做重要指示的。而明天安副打破了惯例,如果不是确实是有事不能分身,那么意味着什么自然可想而知了。

    “独角戏,不好唱呀”。T笑着,端起了茶杯。

    泰承业道:“有人想唱,但唱不起来”。

    T笑笑,开始品茶,

    泰承业又道:“你在川中的报到我看了,提得很好,有人要醍醐灌顶了”。确实,关于T的川中行的新闻报道中,自然没有T点一些学者的名的谈话内容,但是也足以引起部分文史学者的注意了。

    T摆了摆收,没说话。

    又闲聊了几句,泰承业看看表,随机笑着起身告辞。

    泰承业和马迪走后,兰姐才敢冒出了头,不知道为什么,她穿了一身红,红色梅花扣圆领薄棉袄,笔挺的红色长裤,这身俊俏的打扮就好像过去新婚的农村媳妇,穿在别人身上或许有点土气,但以现在兰姐的气质,却是如花似玉,更能衬托出她白嫩的肌肤和柔弱的神条,性感俏丽的很。

    兰姐和泰承业前后脚到的,刚刚又一直在客房里和曼,笑笑聊天,T也没来得及问怎么穿了这么一身。

    而见到T上下打量自己,对黑面神心思七窍玲珑的兰姐就赔笑到“这两个月我犯太岁,这身“法衣”从周半仙那里请得”。

    T无语,也是在懒得说她,拿起烟,兰姐早就讨好的陪着笑脸拿起火帮T点烟,也就在T面前,她才不会注意到自己香喷喷的身子离男人如此之近。

    T吸了口烟,那边兰姐则心翼翼的挨着沙边坐下,一个多月没见到黑面神,既兴奋,又忐忑。

    好久没见到黑面神训斥自己,就好像生活中少了指路明灯,总觉得活着不是那么个滋味。

    “你呀,无拘无束,挺好吧?”T笑着说,其实再见到兰姐,感觉是很亲切的。

    “我,可没干什么坏事”兰姐显然吓了一跳。

    T就笑:“就你?能干什么坏事?,呵呵”

    兰姐送上甜甜的笑脸,“您知道就好”。兰姐现在也有了些政治警惕性,还以为辽东有人在背后说闲话呢。

    您知道吗?冬梅市长也来北京了。”兰姐心翼翼的说,d校学习后,韩冬梅现在担任松平市副市长,好像是分管农业。

    T微微一怔,“开会么?”

    “不是,她爱人一个月前摔了一跤,好像摔了个脑出血,刚查出来,准备做手术呢。”

    T默然,韩冬梅,也算是命途多舛吧,活的不容易。

    想了想,T道:“明天我叫晓峰安排一下,手术去总院作吧,那条件还是好点。”

    “那感情好。”说其韩冬梅,兰姐脸上也没了笑容,想来也在为这个女人叹息。

    看了看雪白皓腕上精致的水晶表,兰姐说:“不早了,那,那我会宾馆了”。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知道怎么在祈祷。他有多想住在这里,怕是只他自己知道。

    “住家吧”。T摆了摆手。

    “好!”兰姐在忍不住,笑颜如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