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赔情-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五十二章 赔情

第二百五十二章 赔情2017-11-8 23:54:35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宝儿用牙咬吸管,唐遴就一皱眉!““多大人了?,

    宝儿也不理他,还是用贝齿咬着吸管滋滋舟吸饮料。

    唐逸无奈,宝儿像越来越不听自己的话了,倒是妹说一句’比自己说十句都管用,可是妹又哪里会理会这种事了?她自己有时候还咬吸管呢。

    兰姐送上了饭后甜点,随即也找了个角落坐下,能和唐书记宁军长坐一起“聊天,”那份荣耀感可比什么都令人满足。

    “妈’衣服颜色有点土气。”宝儿看着老妈的玫瑰红套装,虽说将老妈**的性感曲线完美呈现’也极为惹眼,但宝儿却总觉得老妈缺点什么。

    “有吗?,兰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随即斥道:“你懂几个问题?”对宝贝闺女兰姐可就没那么客气了,现学现用,黑面神曾经经常用在自己身上的词也蹦了出来。

    手机音乐突然响起,唐逸拿起看了看号,是王军,他很少和自己通电话,想来是有事。

    “书记,一家团聚呢吧?,王军笑呵呵的。

    唐逸笑着说了声是,想来也是,妹来了,省委这几个人又有谁得不到消息?

    “书记啊,有件事非得求你头上了,你给帮帮忙,和宁军长说说,可以不可以?”

    唐逸微觉奇怪’虽说王军背景比较军方’[宝祝大家新春快乐]但有什么事能要妹帮忙呢?通过自己走岳父的关系可是不大对头”王军也不会这么离谱。

    “是这样,我侄子,唉,不长进,我也懒得理他,可不管怎么说,是老头子的心肝宝贝’您看?能不能在宁军长面前美言几句’饶了他这回?该我出面道歉赔礼我不敢说’也没这么大面子,宁军长那儿’也就书记您能递上话吧?该我做什么?您也吱声。”

    王军用词越来越恭敬’令唐逸愕然,看了眼正奇看喜剧品的妹,在别人眼里,她很可怕吗?不知道又干了什么事?

    “哦,你也别急,我这一头雾水的’我问问啊。”唐逸也只能实话实说。

    “,拜托书记了’拜托您了啊”’王军现在可不是以往那位喜怒不形于色的高官了,听得出’有点急,想来老爷子催的吧。

    挂了电话,唐逸看了眼津津有味盯着电视屏幕的妹,笑着问:““喂,老婆,说说,你这几天都干什么了?”

    “没啊!”,妹脆生生的,目光没有从电视屏幕上离开。

    “没?没和王占方那边老王家的人冲突?,

    “啊’你说这个呀。,妹像想起了有这么一囗码事,说道:““北处理的,我不大清楚呢。”

    宝儿笑嘻嘻道:“那几个人像被北姐送五局去了。”

    唐逸无语,总参二部五局的秘密关押点吗?那是妹的地盘”不说岳父的关系,听说五局新冒尖的几个特务头子都是妹带出来的’军情系统又有军情系统自己的一套规则,就算王老曾经军委委员这样的身份’想来短时间内也很难查出孙子的下落,也难怪那边着急上火了。

    唐逸就笑道:““那看我的面子,放了他吧,和这种家伙有什么计较的?,

    妹点点头,对宝儿道:“给北打电话。”

    宝儿答应一声,拿出漂亮的拨号。

    兰姐乖乖坐在一旁竖着耳朵听着’那种荣耀感就别提了,唐书记宁姐人家也欺负人,可欺负的都是什么档次的?多大的官儿也不够这两口子眨眨眼睛的吧?

    唐宁呢,有老妈在,乖得不得了,早早就拎着大书包进书房写作业去了。

    王军亲自领着他侄子登门道谢的时候妹已经离开春城两天了。

    看到王军侄子彬彬有礼的模样,唐逸却是有些诧异,不知道这类人怎么会和妹牛冲突的。

    当然也不会想象得到妹手底下那些女兵是怎么野蛮的对待他了。

    王囗若望脸上贴着块创可贴,伤口是被按在地上时蹭破的,在五局的秘密关押点,他倒没受什么苦”可那种心理上的摧残更致命,几天过去了,听到“五局,这两个字’他还浑身哆嗦。

    “对不住了,我家妹脾气不,请王老担待,回头我打电话给王老赔罪。”给两人让到了客厅沙上,唐逸笑着赔不是。

    “不用不用。,王军连连摆手,说道:“真不是和你客气,老头子没生气’他说了,望这种不争气的,就得有人治他,让他知道天南地北有多大,才能学得有个人样。这是老头子的原话。”

    确实,王家老爷子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不讨跟姓酒糟鼻讲述事情经过时添油加醋的说报上了王老名字时令王家人脸上挂不住,有位脾气暴躁的军人狠狠踹了酒糟鼻一脚,就这德行还在外面提老头子的名字’丢人啊!这可不叫人家瞧不起吗?就宁家那丫头,冷的跟冰似的,军委几个老头子却都喜欢的不得了,人家也确实有本事,在军情局就很作了几件了不得的大事,五十九军现在更是军中精锐,军委直属的快战略部队。如果是男人,她怕是比宁副囗主席将来还势大,就你这种地痞似的流氓在人家面前报老爷子的名号,人家以后还能瞧得起老王家?老王家这次的脸算丢大了!

    王军有这么个侄子,也是颇觉面上无光’侄子人品不错,就是被那些阿谀奉承的杂鱼带坏了,从国外回来后一事无成’混的跟个公子哥似的,王军是一点也看不上他。

    不过倒是借助这个关系和唐逸更近了一步,也算塞翁失马吧。

    唐逸听了王军的话,笑子笑道:“王老虚怀若谷,这点值得我们后辈学习啊”’

    王军笑着说是。

    王囗若望呢,本来就极怕王军’眼前这个人更是早听说过名字,红色家庭里’面对下一代,几乎没有不提唐逸的’唐逸就是他们的标尺’也是压在头上的大山。坐在这样的人物面前,王囗若望更不敢吱声了。

    王军又笑道:“书记,要不要等下次宁军长回来,我摆几桌?”

    唐逸就笑:“算了,又不是黑社会,还讲和头酒啊?再说了,要道歉,也得是我道歉不是?”

    王军就笑:““大家热闹热闹而已,也算和宁军长有个话题,不瞒你说啊,每次见到宁军长,我都不知道和她说什么?说话前还要寻思得不得体,比在我家老头子面前还费脑。,

    想来也是,不管对妹是怎么个印象,在这么一个出尘仙子面前’没人不想留下印象吧,只是妹又哪里会在乎了?别人说什么,又岂会过心?[宝祝大家新春快乐]

    听着王军半真半假的话,唐逸就笑,也没多说什么。不过王劳望的事却是能消除曾经和王军之间的尴尬,对唐逸长远的布局颇有处,妹不经意间却是帮了忙。嗯想妹冰清玉洁的脸蛋上无辜刻上“旺夫”二字’唐逸就笑的摇了摇头。

    黄琳来到春城时,唐逸第一句话就是:“你们跑得有点勤啊!”

    确实’最近唐逸在部委甚至地方的老部下出公务也,私下假日旅游也’都纷纷来了春城,加之集团内一些重量级人物电话也”来访也,令唐逸应接不暇。

    是啊,来春城,自然是都能得到某些风声的,都希望听听唐逸的意见,也为自己下一步怎么走心里有个底。

    京城的局势是如此微妙,这两年间,唐在党内的影响和号召力上升的又是如此之快,下一步棋怎么走,大家都希望能摸摸底。

    在春兰大酒店的明月轩,唐逸摆了极丰盛的一桌宴请黄琳,不过听到唐逸略带责备的话’黄琳嫣然一笑,“书记,不是我沉不住气”也不是专程来看你的,总不能不让人回第二故乡吧?,

    唐逸轻轻叹口气:“现在你们都过来”不啊!”[宝祝大家新春快乐]

    黄琳微微点头,自然明白唐逸话之所指。

    “今年你稳一稳,明年争取进中委。”唐逸接下来微笑说出的这句话又令黄琳吃了一惊,就算在她这个绝对的嫡系面前,唐逸以往也从来没有将话讲的这么透。从这句话,黄琳就知道,唐逸的身份不知不觉的又在生着变化。

    唐书记背后那个强大的政治集团,或许已经开始真正将未来寄托在了他的身上。

    “有信心吧?,唐逸微笑看着黄琳。

    黄琳琢磨了一会儿,笑笑道:““争取吧。,中央委员会,这个共和国最高权力中枢,也是党内各力量角逐之地,每一届中委名单,代表着各支力量的兴衰,能不能进中委,却实在不是个人努力能决定的。用官面话可以说是组织上决定’可对于他们这种层次的丰部而言”组织又到底是什么?

    唐逸轻轻举起了酒杯,笑道:“敬我们的黄部长一杯。”

    黄琳轻笑,随即举杯和唐逸碰杯,轻轻干了。

    “在上升期要虚心学习,远离是非。我’现在就是个是非,北京,是非人也狠有几个口”唐逸笑着说。

    黄琳琢磨着唐逸的话,默默的点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