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姻缘-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五十章 姻缘

第二百五十章 姻缘2017-11-8 23:54:33Ctrl+D 收藏本站

    纪委三号办公楼五层的一间办公室内,张劲光正在翻阅手头的文

    件。

    秘书郑不时偷看张局的脸色,自从省里新的宣传部长上任,督察局推荐给金盾之窗栏目的节目很是被卡了几次脖子,一直以来习惯了大刀阔斧的张局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想来不会没有想法。局里开始有人传,张局太冒尖了,上面有人对张局有看法。无风不起浪,如果大家传的有几分靠谱,那不知道唐书记能不能扛得住,亦或?弃车保帅?

    “郑啊,想什么呢?”张劲光指了指桌上摆好的批僭哒的文件,郑回过神,忙拿起文件,退了出去。

    张劲光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还是年轻啊■,毛躁。

    拿起电话,张劲光拨了个号,夏兰大酒店的夏总,也就是唐书记的妻姐,虽然张劲光对裙带关系不屑,但他和夏总还是很有些交情的,偶尔会联系一下喝杯茶。

    手机音乐响起的时候,兰姐正仪态万千的慢慢品茶。

    夏兰大酒店顶楼的办公室,装修的极为奢华,从西洋格调的落地窗看出去,整个春城仿佛都在脚下,那种巍峨的气魄感觉极为震撼。

    刘家老两口坐在松软的白色沙上,看着兰姐办公室这气派,这阜势,心里都胆突突的,他们是从老家赶来的,早听说夏兰了,可没想到是这么大,正忙着介绍他们二丫头的老两口见兰姐伸出玫瑰般美艳的手拿起手机,赶紧都闭了嘴。

    “张局?”兰姐微微一怔,张劲光这个人黑面神还是很喜欢的,是以自己对他很自然也要友善一点儿,可是自从那天醉酒之后,兰姐想到黑面神这三个字都吓得魂飞魄散,这段日子,她几乎是度日如年,想尽一切办法避开和黑面神单独相处的机会,最不济也要有宁宁在场,可是兰姐也知道这不是个办法,如果黑面神真想骂自己,这样一直找不到机会,等爆的时候自己可惨了。到底怎么解决这件事令兰姐茶饭不思。

    可是有时候想起那晚的光景,兰姐又禁不住得意,黑面神想来被自己折腾了一晚上,想想都觉得好笑,又有谁敢在黑面神的被窝里打滚的?也就我夏兰吧?

    这段时间兰姐可不想再和官面上的人来往,婉拒了张劲光的邀请,自然也不知道张劲光会将自己的拒绝看作某种信号。

    优雅的放下手机,兰姐纤细的兰花手端起茶杯,红唇轻吐:“督察局的张局长,比市长官儿大,约我喝茶,我推了”

    刘老爹和刘大妈都赔笑,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到省城见了夏兰,原来准备好的说辞都说不出口了,这复兰现在也太牛了,司机都是外国摩登女郎,刚刚进来汇报工作的也是一外国人,操着生硬的中文,毕恭毕敬的,这简直比省长派头还大了。

    兰姐轻轻抿了口茶水,细声细语的说道:“家里给我打电话

    了。”目光转向一旁站着的年轻女孩,女孩儿文文静静清清秀秀的。

    “你是二丫头?”

    刘老爹忙不迭道:“是,是,这就是二丫头,您还抱过她,这不刚刚大学毕业,请在城里工作。

    二丫头,快,叫,叫姨。

    兰奴秀眉就微微一皱。

    二丫头却是机灵的紧,说道:“夏总,私下我就喊您姐吧?行吗?”

    刘老爹斥道:“什么姐?没大没的?得都不懂辈分了?”

    兰姐这才上下打量了二丫头几眼,微微一笑:“就留我这儿吧,

    不过话说在前面,从基层做起,我可不会照顾你。”

    “谢谢夏总,谢谢夏总。”二丫头千恩万谢的,可不是吗,虽说辽东就业形势不错,但夏兰大酒店那可是一等一的,工资比国企高,合同也有保障,升迁制度又比国企透明,更没想到酒店的大老板原来是从自己老家出来的了,那多少总会有点照顾。

    兰姐轻笑一声,又慢慢端起了茶杯。

    飞机在云层中穿梭,从窗口看出去,天格外的蓝。

    包机前排,唐逸翻阅着手头的文件,他是去川边自治区府宁都参加辽东川边两省区合作交流座谈会的,在这两年援助川边的工作中,辽东力度很大,和川边方面建立了比较直接的联系,不过出席这样的座谈会,唐逸还是第一次,以省委书记的身份访问川边,同样也是第一次。

    辽东党政代表团的阵容也极为强大,春城市委书记王军和秘书长苗英两位省委常委赫然在列。

    北航的空姐笑容甜美的在机舱中来往,能被选来为这次包机服务的空姐自不必说,都是北航空服人员中的精英。

    王旱生在唐逸的身边,默默的喝水,他熟悉京城的气候

    也知道现在时局的微妙,是以唐逸现今越是表现的正常,他心中疑

    惑越甚,在这个时候,唐逸来川边,又意味着什么?

    唐逸突然转头笑道:“胡秋你见过吧?印象怎么样?”

    王军当然见过胡秋,同胡司令员也有几面之缘,听闻胡司令员和唐逸走的很近,想来也不假,不然也不会将儿子送到唐逸身边担任警卫员。

    王军笑道:“很不错的驮异。”

    唐逸点点头,“他在川边,十九集团军的山地旅。”虽然从唐逸脸上看不出什么,但从唐逸主动提起胡秋,王军就知道,这个胡秋在唐逸心目中显然颇有分量。

    在都宁机场,川边自治区党委书记马静梧,川边自治区区长晋美才仁,川边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区长吕凯,川边自治区党委常委都宁市市委书记顾占东等悉数到场迎接。

    顾占东就不必说了,曾经的春城市市长,唐逸的老部下,又红又专的辽东干部。就算吕凯,也是唐逸的老熟人,川南的常务副省长,唐逸也帮过他的忙,到了两人这样的地位,偶尔还能通个电话闲聊几句,那就是相当不错的朋友了。

    马静梧,五十多岁,正是年富力强之年,也是年底六中全会上被提名政治局委员的热门人选。

    政治局中有两位因为身体原因会退下去大家都有耳闻,偏偏唯一的政治局候补委员处于休养状态,是以六中全会上增补一名政治局委员基本成为党内的共识,这或许早就在某些力量的计算之中,经过长时间考察,在即将大换届之际提拔一名获得大部分党内力量支持的重量级人物进政治局,为进入下届政治局常委会铺路,大概两三年前,格调就已经定好了,这几年的时间不过是人家在自己系统内考察干部,让能者居之。

    唐逸和马静梧亲切的握手的瞬间,等候已久的记者们忙碌起来,闪光灯亮成一片。

    接下来唐逸的行程自然是参加两省区座谈,下乡参观川边镇的变化,会见辽东援川干部援川大学生,志愿者团队等等等等。

    几日下来,苗英有些顶不住劲儿了,毕竟是女同志,年纪也不了,加上行程很紧,高原反应比较强烈,等回到宁都的时候就闷在了宾馆里,晚上唐逸等辽东干部参加过酒宴,回到宾馆的时候她才下了地,来到唐逸房间。

    苗才现王军等人都不在,沙上除了唐书记,还有一男一女,男的穿军装,英气勃勃,女的便装,文雅美貌。

    “苗姐。”男军官站起来笑着和苗英握手,苗英仔细看了几眼,才认出来,唐书记以前的警卫员,胡。

    胡秋是和关荷一起来的,关荷现在在宁都一所中学任教,和胡秋已经确立了情侣关系,只是家里那一关还是有些难以启齿,虽然胡家二老知道了他们的事,但一直没有明确表态,逢年过节的在家里,二人的关系还是比较尴尬的。

    唐逸笑着道:“秘书长,你来的正好,给这对新人做个媒吧。

    胡秋和关荷都闹了个大红脸,就算在唐逸面前,说起两人的事,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苗英笑呵呵道:“成啊,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唐逸笑道:“那就拜托你了,回头等胡司令员问起来,我就秋在辽东时,你给牵的线。”

    苗英这才知道唐逸不是在开玩笑,也就点点头:“行。”虽然不清楚这女人的来历,每天但想来是胡家里不同意,胡司令员不知道是哪个,但唐书记拜托的事,自己又怎么可能退缩。

    胡秋看到唐哥是“玩真的”,也吃了一惊,有些激动,又有些害怕,在家里捅开这层窗户纸,他期待很久了,但真到了这么一天,却又忐忑的很。

    看到胡傻傻的模样,唐逸就笑:“上校副旅长了吧?也是成家立业的时候了,怎么,还没胆子在胡叔叔面前柏胸脯吗?”

    胡秋怔了一会,突然一拍茶几,qu;那行,就跟我老子见真章了”

    关荷又好气又好笑,秋提干的度不慢,可怎么老像长不大的孩子,难道在军队里也是这样?

    感激的看向唐逸,关荷由衷的道:“唐哥,谢谢你。”

    唐逸笑笑,拍手拍胡秋的肩膀:“懂得责任了,成熟了”他知道,胡秋虽是戏谑中答应,却肯定下定决心走到底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