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喝酒-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四十九章 喝酒

第二百四十九章 喝酒2017-11-8 23:54:32Ctrl+D 收藏本站

    王月初,原辽东省宣传部部长刘作栋调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原《红旗》杂志社常务副社长副总编雷浩田调任辽东省委宣传部部长。

    刘作栋离开春城的当天,虽然头天晚上辽东省委举办了送行仪式,但陈波涛还是亲自到了刘作栋家里,和他一起默默看着打包的行礼一件件装上车。

    当刘作栋乘坐的黑色车驶出市区时,他突然拘了拘司机的肩头,

    说:“走外环,统一图。”

    默默看着春城林立的高楼蜘蛛网般的立交体系,谁也不知道此刻的刘作栋在想什么。

    陈波涛坐在他身边,也一直没说话。

    从辽东宣传部长到中宣部副部长,级别虽然未变,但毕竟走近了中央,大概刘作栋不会想到自己有这么一天吧,以他的年纪,还大可以搏一搏,争取一下常务副部长或者职权比较重的分工,在退下去前解决正部级待遇甚至进入中央委员序列,并不是镜花水月,在中宣部这样的机枸争取进步,比在地方上奋斗相对还是容易一些。

    刘作栋怎么会被调往中宣部没有人知道,下面的人也都是胡乱猜测,归纳起来不过是几点,一种说法是刘作栋部长和唐逸书记走的比较近,是唐逸书记大力推荐上去的;第二种说法则是认为近两年辽东宣传工作出色,,刘作栋部长功不可没,被某中央长点名调去的。第三种说法是刘作栋部长虽然低调的很,实则是北京有极深的背景,人家在辽东镀了金,已经准备高升了。

    看着窗外,想着这些流言蜚语,陈波涛点了颗烟,轻轻叹口气,辽东更换宣传部长,又岂是那么简单的?难保不是中央领导认为这两年辽东的宣传方向出现了偏差,从而出的一个警示性信息。毕竟辽东的宣传口从房改劳动保障改革农业集体化改革再到近来和电视台合作的金盾之窗等栏目,可谓透明太甚,暴露的有些东西更太过震撼「虽然是唐书记要求的,但总归是宣传部门的工作,媒体说什么,是要宣传部门把关的。

    唐逸心里,应该有个底吧?

    前排秘书江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低声说了几句,马上回头

    道:“部长陈书记,李刚打来的电话,说唐书记来送行。”

    刘-作栋微微一怔,随即摆手道:“靠边停吧。”

    陈波涛微笑道:“唐书记中午不是就要飞交州么?昨天的送行宴上

    好像还喝高了,作栋,还是你面子大啊”

    的车队停在了路边,江等工作人员都下车去等。

    十几分钟后,张望的人群传出“来了,耒了”的声音。

    江拉开车门,刘作栋和陈波涛一起下了车。

    一辆黑色奥迪极快的驶来,在几辆轿车的车尾处停下,刘作栋和陈波涛急忙迎上去,和下车的唐逸握手。

    看得出,刘作栋确实有些激动,他连声道:“昨天不说好了吗,谁

    也不要来送,太麻烦了,以后又不是不来辽东了”

    唐逸微笑拍了拍他的手:“以后是以后,不过今天,我一定要看着你离开春城这片土地作栋,多保重了不过到了中宣部,不要骄傲,咱们宣传口这一套,就不要他们付学费了”

    刘作栋笑了声,随即紧紧握了握唐逸的手。

    曾经赵书记身边的红人,和唐逸争斗时的急先锋,到唐逸主政后心翼翼的收起羽翼,从违心的顺从到习惯性的配合,再到今日的离别。想来此时此刻两人心情都很复杂,都想了很多很多……

    陈波涛微笑看着他俩,想来很多人也想不到,刘作栋离开时,是这

    样的一幅画面。

    从交州回来时已经深夜十点多了,唐逸却是想不到家里除了兰姐还多了一位不之客,兰姐自然是来带唐宁的,唐逸不在家,也只能由兰姐来照顾唐宁了。

    另一位访客却是刚刚到任的宣传部部长雷浩田,或许是他常年在文人团体,不太了解党内一些不成文的规则,又或者他根本不在乎这些,总之就是大晚上他这个刚刚到任的省委常委毫不避忌的来到了一号搂,就坐在客厅等候唐逸。

    雷浩田看起来很年轻,戴了副金丝眼镜,皮肤白瞀,头油亮,一点儿也不像五十岁的人。

    和唐逸握手时雷浩田笑道:“我就知道你这个点回来,这不,前后脚”

    兰姐挺烦这个姓雷的,还没见过这样的,唐书记不在家,打电话又没开机,哪有你这样坐着等的?虽然却是却姓雷的说中了,三两分钟的事儿,唐书记就回来了,可要是他不回来呢,孤男寡女的也不知道避个嫌。

    “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煮点饺子?”有外人在,兰姐就不称呼唐逸

    为唐书记,毕竟她的身份是唐逸的妻姐。

    唐逸笑笑:“不饿,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兰姐答应着,肚里却又开始骂姓雷的,因为他,在一号楼蹭←晚

    上的计划又落空了。

    “开车来的吧,太晚了,不然你在运儿凑合一晚吧。”看7眼墙上的石英钟,唐逸才现都十点半了,兰姐说到底是个女人,西山这边儿到市区的路有些偏,一个漂亮女人单独开车,别遇到什么事儿。

    “啊,那也行”兰姐做戏的功夫一流,看似满不在乎的答应着,心里却是乐翻天了。

    兰姐欢天喜地的去收拾客房,唐逸和雷浩田坐到了沙上,唐逸就

    笑:“这么晚,有事吧?”

    雷浩田用手正了正眼镜,从公文包拿出一叠资料和一张光盘「说:“这是给周末金盾之窗录制的节目,我觉得,案例不大好吧?这个栏目很好,但是不是多一点弘扬主旋律的东西?”

    唐逸接过资料翻了两页,随即笑道;“就照你的意恿办吧。浩田啊,你是有名的理论家,能来辽东,我很欢迎,宣传这一块儿有你把关,我也很放心。”

    雷浩田又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点头道:“辽东的经验我们曾经探

    讨过,还是要互相学习,互相学习吧。

    唐逸笑而不语。

    送雷浩田走的时候兰姐

    自然也跑了出来,等回到客厅,兰姐忙着收拾茶几上的茶杯,着问她:“你看老雷是个什么样的人?”

    兰姐可不大敢说,毕竟这是省里的高官,自己心里怎么烦他都好,可不敢在唐逸面前说出来。

    “说吧,今天你就是人大代表,有言论豁免权。”唐逸微笑鼓励妊o

    兰姐心里撇撇嘴,还不知迷你那套,诱供等人家真将心里话说出来了,马上翻脸骂人。赔笑道:“我看他挺好的。

    唐逸看了她一眼,再懒得理她,回身施施然上楼。

    兰姐也乖乖的回了一楼的客房,客厅的自动灯慢慢的熄了。

    十几分钟后,一楼客房的门突然慢慢的被人从里面拉开,兰姐冒出了头,她侧耳仔细听着楼上的动静,等了好一会儿,楼上都没有动静,兰姐这才掂着脚尖蹑手蹑脚的蹭到了吧台后,好似做贼似的蹲下身子,在橱柜里翻了好一阵终于翻出了一瓶包装精美的洋酒。

    又从吧台上拿了杯子,索性就坐在了地板上,将酒倒入杯中「心翼翼咂了一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马上全身通泰。据说这酒可是过百万呢,是过年的时候萧女士拿来的,唐逸当时说给了兰姐,可是偏偏事后好像忘了,一直忘了叫兰姐拿回去,兰姐又不敢主动提起,但今天实在忍不住了,怎么也要尝尝这酒的滋味,黑面神是金口玉言,事后总不能骂自己太狠吧?

    喝了几杯,兰姐听楼上还是毫无动静,胆子就更大了,又从吧台上拿了几碟吃,和洋酒一起拿到了茶几上,自娱自乐的偷偷喝起来。

    兰姐喝白酒是海量,渐渐就觉得这干邑有些无味,一抬眼睛,却是见到了茶几J1盛高丽参的圆筒,知道这东西泡茶泡酒是极品,心里思想斗争了好一会儿,终于一咬牙,将手伸了过去……

    唐逸睡得朦朦胧胧间,隐隐觉得身旁多了个人,紧接着,身上一热,只觉一个粉嫩的身子贴到了自己身上,唐逸一惊,随即睁开7眼睛,伸手将床头柜上的灯按亮,眼前的场面令唐逸怔住。

    卸且,兰姐脸红红的靠在自己胸前,胳膊更紧紧抱住自己,她穿了件雪纺低胸睡裙,性感的乳沟裸露大半,掀起的裙摆下,那双雪白的**微曲,更是香艳无比。

    “干什么?”唐逸低叱了一句,宁宁就睡在隔壁,唐逸可不想惊

    动他。

    拍了拘兰姐的脸,兰姐嘴里呢喃了几句,手却好像抱的更紧了。

    唐逸又好笑又好气,坐起身,就想推开兰姐,谁知道兰姐力气出奇的大,却是挣脱不开,唐逸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她,但每次到了最后,她马上换个姿势又搂了上来。

    折腾了一会儿,唐逸却是难得的出了一身汗,或许,不是累的,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窘迫吧。

    呆了一会儿,见兰姐睡得还是那么香,唐逸气得伸手去掐兰姐腰

    肢。

    “咯咯”兰姐娇笑几声,胳膊却抱得更加紧了。

    唐逸的手却掐不下去了,兰姐柔软的腰肢滑腻无比,掐上去的感觉难以言表。

    又挣了几下,还是难以挣脱,唐逸无奈的看着兰姐,终于,慢慢躺了下来,心说等回头你醒了看怎么收拾你。

    可是软玉温香,唐逸闭上眼睛却再睡不着,碰触之间,兰姐的身子是那么的软,软的令人骨头酥酥的,痒痒的,那种让人爆炸的感觉,一阵阵冲上唐逸的脑海……

    “黑面神,你给我站住立正”

    兰姐呢喃的梦语就在唐逸耳边,微带着酒香的湿热扑在唐逸耳朵

    上,让人从心里痒……

    兰姐作了一个很美的梦,在梦里,她还是延山农村的那个兰姐,黑面神成了村里老实巴交的教师,每天任她欺负的对象,而且黑面神是那么的听话,她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她叫他去追狗,黑面神还真的颠颠的去赶她家里的野狗,那滑稽的场面令她在睡梦中都笑出声。

    “别笑了”

    好像有人在训斥自己,声音很熟悉,是黑面神,胆子大了,敢训自己了?

    去,给我做饭去”兰姐呢喃着,慢慢睁开7眼睛,随即就

    现,自己来到了残酷的现实。

    “啊”兰姐拉着鹅绒被一下坐了起来,但还没来得及大喊,黑

    面神好像早有防备,训斥道:“不许喊”

    兰姐忙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喵,鹅绒被慢慢滑落,露出她性感的**,她却不敢伸手去遮掩。

    就在眼前,穿着睡衣的黑面神,就靠在床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只是看起来,黑面神好像有点疲惫,这可是从没在黑面神脸上出现过的表情。

    “什么都别说了,快点去换衣服,宁宁一会儿就醒了”黑面神摆

    了摆手。

    兰姐如得大赦,跌跌撞撞的下床,几次险些摔蚪■,腿实在是有些

    软。

    “您,您好像精神不大好。”出门前,兰姐心翼翼的问,不管怎么说,黑面神现在的神态很疲惫,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兰姐冒死也要*。

    “别废话,去做饭”唐逸瞪了她一眼。

    兰姐再不敢问,裹着毛巾被蹑手蹑脚出门,自然没注意到唐逸嘴角淡淡的笑意。

    “书记,这期节目为什么被砍了?”张劲光一大早就来到了唐逸的

    办公室,却第一次现唐书记在打哈欠。

    任谁一晚上都在作激烈的思想斗争,早上都不可能有精神,吞逸也不例外。

    又点了一颗烟提神,吞7眼张劲光,唐逸淡淡的道:“你说说,为什么?”

    张劲光本来以为这期节目换题材是雷浩田自作主张,但现在看起来唐了,怔了下说:“我,我不知道。”

    唐逸笑了笑:“劲光啊,要虚心啊,虚心。你现在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了,是吧?”

    张劲光噎了下,一肚子的话再说不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