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人代会和身份-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人代会和身份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人代会和身份2017-11-8 23:54:29Ctrl+D 收藏本站

    飞席台上,鲜花簇拥,红旗招展,总理正用他特有的地百招政府工作报告,台下坐着一排排黑压压的干部,随着总理抑扬顿挫的语调,会场内不时响起热烈的掌声这是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的现场。

    唐逸作为人代会主席团成员。因为姓氏笔画的缘故,他的座位比较靠后,但在会场中,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看着他,或者说,在审视他观察他。

    本次的人代会,刮起了一股人大改革风。数个代表团均提出了对人大制度进行改革的方案,主要集中在完善人大咨询制度监督制度等方面。用辽东团一位提案代表的话说就是:“人大代表不能成为开会的代表,要真正成为人民的代表,成为代表人民制衡政府权力的一环

    而对人大代表的选举。也有议案提到,人大代表的构成,要向第一线的工农倾斜,不然就和西方的议会制度无异,最终代表了大资本家的利益。

    这些提案并不仅仅是辽东团提出的,可是某些事先不知情被突然袭击的代表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名字…唐逸,是啊,人大制度的改革和职能的演变,正是始自于辽东。

    主席台上的唐逸呢,只是一直默默的聆听,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夜晚的北京饭店灯火璀璨,国际楼十八层的某间豪华包房外,漂亮的女服务员燕子正在接受严格的检查,她暗暗咋舌,不知道里面又来了什么大人物。不过在十八层,这种场面已经司空见惯,燕子早已习以为常。

    房间内,唐逸正微笑同石明凡碰杯,唐逸同经营辽北多年的石明凡的机会很多,但单独坐在一起却是第一次,想想唐逸刚到辽东之时,曾经和辽北一些干部起过摩擦只是现在早已物是人非,谢文廷的老领导曾经经略辽北的韩书记影响力在辽北慢慢衰退,谢文廷则蛰伏宁西,已经与唐逸上升的势头不可同日而语。而随着辽东经济的迅猛展,辽东和辽北的经济联系日益密切,合则两利,任谁都明白这个道理。“唐书记,程子清了不得啊,开始扛旗喽”。石明凡微笑喝下杯中的酒,程子清一炮而红,曾经的人大教授成为了红色理论家。

    唐逸笑了笑,说:“我还是很认同他的文章的。明凡书记怎么看?。

    石明凡沉默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很多东西抓住了重点,我看啊,这篇文章不能只给省部级看,要传达到全党嘛!”

    唐逸轻轻叹口气。“是啊,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是个互动的过程,我们改变了经济制度,却对适应计划经济而存在的政治制度僵硬的执行,长此以往,党将不党啊”。

    石明凡道:“所以,才有今天的人大代表提案,变革,都在呼唤变革啊!”

    唐逸笑道:“你们辽北的提案不少啊,别人看了,还以为两个团商量好的

    石明凡哈哈一笑:“不管他再说了,去了南方,人家不管你是辽东还是辽北,就叫你东北人,所以说,咱们是一家人”。

    唐逸笑而不语,拿起酒杯轻轻和石明凡碰杯。

    夹了口菜,唐逸就说道:“有件事跟你打个招呼,安东港准备上三期工程,我看啊。工程搞大点,刚好,把抚宁和安东的高建起来。一揽子解决”。

    石明凡就笑起来:“好你个唐书记,在这儿等着我呢。你安东想做北三省的枢纽,还要我去给你跑腿,你够没良心的”。

    唐逸笑道:“一家人不说二话,是吧?。

    石明凡略一沉吟。重重点头,“行吧,就是这话!”

    看了眼这位好像有着东北人一般豪爽的石书记,唐逸举起了酒杯,只是酒兴再浓,两人又都知道对方想什么吗?只有天知道。

    “苹果,”环形沙的一角。唐宁正认真的教菲菲读英文,客厅是现代明快风格,从乳白色沙到雕花玻璃钢茶几,从洁白的地砖到绿色吧台,都显示着主人的匠心独具。

    唐逸无聊的翻着茶几上的杂志。都是精美的少女漫画,唐逸是第一次看。

    从北京回来就来接宁宁,结果又被晨子盯上了,理直气壮的要唐逸来她家,说他不接宁宁,宁宁就不跟她走,如果耽误了菲菲的学业,就全是唐逸的罪过。

    晨子呢,穿着牛仔短裤,露出雪白的双腿,正对着电视屏幕玩模拟网球,漂亮的蓝色帆布鞋在地板上跳来跳去的,从一头跑到另一头,就好像真的在和人激战。

    唐逸看得都有点累,忍不住说道:“你怎么不去网球场?”

    “啊?你在和我说话?。晨子抬起胳削帅省领头的汗珠,暂停了游戏,扭讨头上下看了唐渍两瞅“懂了吧?高手虐的就!样儿,不服气咱俩玩几局,你输了叫宁宁喊我干妈!”

    看着贼心不死的晨子,唐逸索性又低头去翻漫画。

    “怎么不理人?又生气了啊?”晨子笑嘿嘿的跑过来坐到唐逸身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有了调戏唐逸的**,唐逸越是深沉,她越来劲。

    悦耳的音乐突然响起,是从沙上一个漂亮坤包里出的,晨子从包里翻出手机,看了看号码,就对楼上喊:“妈,电话!”

    喊了好几声,张琼才从楼上走下来,在家的她打扮的好像比刚刚回来时还美艳,玫瑰红的套裙和黑色丝袜将她的性感柔软完美展现。

    等她走过来的时候道:“谁啊?”

    晨子撇撇嘴:“还能有谁,李皓那个老色鬼呗,妈,我说你要没那意思就不能给他个痛快话,天天缠着你你不烦啊!”

    张琼脸一红,看了唐逸一眼。随即申斥晨子:“别胡说八道没教养!”又道:“客人来了,一杯茶都不会倒?真不懂事!”

    晨子不敢再说话。悻悻起身,说:“我这就去。”“不用了!我来吧!”在晨子诧异的目光下,张琼亲自给唐逸倒了杯茶,轻轻放在茶几上,说:“您请用!”

    晨子眼睛都直了,老妈什么时候对自己的朋友这么客气了,至于张琼的话。她反而没大注意。

    想想老妈对唐逸的态度,晨子就越狐疑,以往自己的朋友来了,老妈哪次给好脸了,可唐逸来的这两次,老妈都是跑去了楼上,从不干涉自己,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审问自己怎么跟人认识的这人的家庭背景等等,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冠冕堂皇的理由,教菲菲学外语,可现在看,可有点不像,倨傲的老妈给几个人倒过茶?

    跟在张琼身后上了楼,张琼见她跟上来。秀眉微皱:“怎么不去陪客人?”

    晨子嬉皮笑脸的,“妈,你是不他了?要不我给你去说说?别看他们家宁宁岁数他本人好像比你大好几岁呢,和你挺般配的,不过他好像没离婚,不过我就从没在幼儿园见过他老婆,应该分居了。根据我的分析,老妈,没问题,你肯定能拿下!”

    “胡说什么呢!”

    晨子抬头,才现老妈脸色沉的厉害,看起来是真生气了。

    “去,陪客人去,还有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别在人面前说,快点下去!”

    很少看到老妈这种表情,晨子吓得再不敢多说什么,灰溜溜的下了楼。心里却是一团疑问,既然不他了,为什么对他这么客气?刚才下楼前老妈明显补了妆,不他,就是礼貌上的尊重了?

    越想晨子的脑袋越乱,索性不再琢磨了。这就是她的优点。

    回到楼下,手机音乐又响起来,晨子看了看号,没好气的摔到了一边。

    唐逸看了看表,其实从第一次见到张琼。唐逸就知道她可能认出了自己,毕竟是经济界成功人士。不说电视杂志,甚至可能在某种场合下见过自己,而刚刚张琼的反应正印证了这一点。

    不过张琼显然很聪明,为了避免尴尬装作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尽管如此,看来以后这里自己还是尽量不要来了。

    “男人是不是越老越不是东西?”晨子生了会闷气,突然问唐逸,“这个人吧,老婆孩子都有,不要脸的老追着我妈,什么东西!我妈也没办法,谁叫他是建设厅的官儿呢。”

    唐逸皱了皱眉,“你刚才说他叫李皓?”

    “是啊,别说,你记性不错啊!”晨子啧啧的,从刚才的郁闷中很快的摆脱出来,笑道:“哪天惹毛了我,带他去开房,拍视频传网上去,喂,到时候你来偷*拍,怎么样?够意思吧?”

    唐逸也没注意晨子的话,却是知道这个李皓是谁了,原本是一位很有前途的干部,原省改委常务副主任,不过赵书记离开辽东后。渐渐坐了冷板凳,现在在建设厅挂了个巡视员的头衔,好像被闲置了起来。

    人啊,一旦没了追求就容易出问题,看来李皓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觉得进步无望,转而开始搞些乌七八糟的东西。续。如欲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