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威信-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四十五章 威信

第二百四十五章 威信2017-11-8 23:54:27Ctrl+D 收藏本站

    粉,脸上额头也有零星的白,身边,手上脸上也全是面粉,的。

    厨房里,唐逸围着围裙,正在给饺子下锅,他两只手上沾满了面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唐宁眼巴巴站在他刚刚这点饺子可是父子俩一块动手包

    唐逸低头看了宁宁一眼,

    笑道:“还是跟着爸爸好吧?跟着姥

    姥,不让你包饺子吧?”

    “嗯。”唐宁用力点了点脑袋,深以为然。

    “去耗-洗手,客厅里陪董叔叔去。

    唐逸话音刚落,厨房的门被轻轻推开,董浩冒出了头,笑道:“书记,要不我也帮忙吧。

    董浩来的时候唐逸父子包饺子的战役正接近尾声,董浩不是第一次来一号楼,但却是第一次见到唐书记生活化的一面,看到唐书记和儿子其乐融融的场面,心目中那符号化的人物才渐渐和现实重叠起来「才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听了董浩的话,唐逸笑着摆摆手,马上就好了,你回去坐着,等

    着吃饺子。

    董浩刚刚被任命为辽东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分管农业农村经济水利人口和计划生育粮食海洋林业扶贫等方面工作,算是接了原副省长苗英的一摊。

    坐在饭桌上,董浩就笑着迷:“我现在是两眼一摸黑,还要向英

    秘书长取经啊

    唐逸一边将盛着三合油的碟子递给唐宁,一边摆手:作,唠唠家常,工作上的事儿,等你先熟悉熟悉再谈。

    今天不谈工

    董浩忙笑着说是。

    唐宁熟练的给自己的吃碟里舀各种调料,每次舀一种,都要问“爸爸你要不要?”唐逸点头的话他就给老爸的吃碟里添上,然后就问董浩“叔叔你要不要?”董浩讶然,早听说唐书记儿子聪明,可是也太懂事了吧?才多大点啊?

    “二号楼你去了吧?”唐逸用卫生筷给董-浩夹了几个饺子,很随

    意的问。

    董浩笑道:“去了,前天就去了。

    唐逸微微点头,说道:“你爱人一直在春城工作吧?这次回省城,一家团圆了,有时间多陪陪家人,你在云冈很拼,听说还住了几次院?这也好也不好,还是要注意身体嘛

    董浩连连点头。

    其实董浩这次来,除了看望唐逸之外,还有事想汇报一声。前些日子田野找了他,省农委原来的农村政策研究室主任被调去当苗英的秘书了,田野的意思是将新寨县县委书记杜金川调到农委当这个主任。薛川省长前阵子火要撸了杜金川大家都知道,董浩心里有点没底,农委政研室主任这个位子进也进得,退也退得,那看什么人来坐,而杜金川进农委,则很明显就是避风头了,不知道薛川省长知道了会不会有想法。董浩不是没有担当,但毕竟刚刚坐上副省长的位子,如果一上任就或明或暗的跟薛川省长唱反调,对他以后开展工作不利,给人留的印象也不好。

    不过几个饺子下肚,董浩的心思也就淡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自己还处理不好还要书记操心的话,又何谈在省里立足?

    办公室里,唐逸翻阅着几份文体,夕阳余晖映的房间淡淡的金黄。

    看7眼书橱里:“还吵呢?”

    李刚怔了下,随即就知道书记问的是松平水利工程那件事,松平供水工程是老书记赵时代开始建设的工程,分为水源工程(水库供水线路)和水厂工程两部分,总投资28亿,历时四年终于完工。

    但在几部门联合验收时却出了差头,竣工验收委员会是由省改委水利厅等几部门联合组成的,现在委员会的意见却极为不统其实矛盾就是集中在省改委主任杨冠山和省水利厅厅长郝一斌身上。

    水利厅专家给予工程的评价不低,但验收委中改委的负责同志就是不在验收文件上签字,磨叽来磨叽去的,大家也就都明白了这是卡在了改委杨冠山主任身上,郝一斌亲自去找过杨冠山数次,结果却是两人越闹越凶,这不,闹到了薛川省长那里,杨冠山就是不吐口,这已经是两人第三次去省长办公窒了。

    唐逸突然问起运件事,李刚微微一怔,随即就点头道:“是啊「

    杨主任的脾气以前还真不知道,犟的跟牛似的。

    唐逸微微蹙眉:“给他们俩打电话,叫他们到这儿来

    李刚忙-点头,跑出去打电话。

    片刻的功夫,杨冠山和郝一斌就站到了唐逸面前,刚刚在薛川面前争的面红耳赤的两人现在却都噤了声。

    “怎么不说了?

    你们不都有话说吗?说了多少天?说完了?”唐逸目光从两人身

    上扫过,更令二人忐忑。

    “老杨,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这叫官僚?你凭什么不叫人签字?就凭他们是改委的干部?改委是你杨冠山开的?”唐逸声音很严厉,办公室里气氛也好像一下凝固了。

    见老杨被劈头盖脸的教训,郝一斌气稍微顺了一些。

    好一会儿后,杨冠山喃喃的开了口,“书记,不是我较真,我还是那句话,这个字我们不能签,杈这是为党的事业负责。

    郝一斌一下就来了火气,激动的道:“你这是什么话?你的意思是我郝一斌不负责任?水利专家的意见你不信胞,难道就凭你杨冠山的感觉走?”

    “行了”唐逸打断了郝一斌的话,又看向杨冠山:“少喊口号,

    讲事情。

    杨冠山在唐逸的目光下有些惊慌,但还是鼓足勇气道:

    水利厅的那些人,有这个工程以前的主要负责人,我觉得,用施工的干部来验收,就是不负责任

    “胡闹”唐逸啪的将笔扔在了桌上,也不知道是说杨冠山胡闹

    呢还是说水利厅的人胡闹。这下杨冠山和郝一斌都不敢说话了。

    厅,

    唐逸57着杨冠山看了好一会儿自己请求处分跟英同志说

    说道:“回去写份检查,送办公我的意见是给你党内警告

    杨冠山耷拉着脑袋,点了点头。

    唐逸又转向郝一斌,说道:“一斌,你联系北京的水利专家,请他们来看看,给个中肯的意见。

    此时此景,郝一斌自然不好再说休么,也不敢再说什么,急忙点

    头。

    雷涛轻轻推开办公室的门,却见薛川省长正在一口口吸烟,看到自己薛川省长有个想站起的动作,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很随意很自然的问道:“怎么样了?”

    “解决了。”雷涛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如实汇报。

    “哦,那就好,那就好。

    没有看薛川省长的脸色,但薛川省长看似轻松的声音听起来却是那么的沉重,雷涛带上门,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心里也沉沉的。

    霹雳火似的杨冠山加上心思慎密极为敏感的郝一斌,这两人吵起来还真是令人想不到,也令人头疼,在省长面前两人就吵了好几次了,任凭薛川省长怎么做工作,两人就是别不过劲儿来。

    可是事情到了唐书记手上,几分钟时间,就轻轻机松给化解了,这对薛川省长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

    是的,薛川省长亲民,官声很正,在网上辽东的网民们对他的评价相当的高,还有网民亲切的称他为“川子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叫雷涛觉得省长缺点什么,现在想想,就是在省委省府两个大院的威望,这些厅干局干们自然不会对省长有不恭的想法,可是在辽东高级干部中,因为唐逸的存在,很显然一号和二号没有形成党政主要负责人之间的那种平衡,一号的意见比二号的意见分量重的太多,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只是以前,没有人会捅破这层窗户纸。

    可是唐书记又为什么突然来这么一手呢?如果搁以前遇到同样的事情,唐书记是不会这么处理的,他会很自然的低调将问题解决,所以他用这种非常规的手段介入此事的含义就值得人深思了?

    因为前几天省长对杜金川的申斥?毕竟杜金川是唐书记当初亲点的

    试点县县委书记。

    雷渗随即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唐逸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人,更不会做什么睚眦必报的事。

    那又是为什各■?虽然不清楚那边的想法,但雷涛知道,今天这件事对薛川省长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前段时间调整干部唐逸书记也是坚决贯彻了自己的意图,虽然照顾了大多敏常委的情绪,却也是破天荒的将关键的几个位子都提上了他“自己的人”

    或许,唐书记明年是真的要是了,在为他的即将离去布局,而在疼书记构想的未来辽东政治格局中,可能没有薛川省长的位置,薛川省长近段时间在京城在辽东的活动,很可能触动了唐逸的神经,在一年多的蜜月期之后,两人终于要分道扬镳了。

    看着办公室的门,似乎能看得到薛川省长表情沉重的一颗颗吸烟。雷涛有些心酸,想想这段时间省长对唐逸的配合不可谓不尽心尽力,可是政治就是这么残酷,残酷的令人心寒。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