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当刘桂东-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当刘桂东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当刘桂东2017-11-8 23:54:23Ctrl+D 收藏本站

    “啪“一声.王明摔了申话.把沙上坐着的他的姨子刘萍吓了一跳。再看王明脸色铁青的模样,心翼翼地问道:“姐夫,怎么了?”

    王明哼了一声,一屁丶股坐到沙上也不搭言,刘萍不敢说话了。在他们家,王明是顶梁柱。就算爸妈,遇到王明气不顺地时候也要躲着走。

    “大过年的,又枢什么气?”在厨房包饺子地姐姐刘菊冒出头。。刘萍的工作不急。在税务上干地好好的,非往公安局挤什么?萍啊。你姐夫现在也难。别看老贾话说的漂亮,那人花花肠子多着呢,别给你个棒槌就认真。”刘菊知道妹妹和贾明山有点暖昧,也不知道妹妹为什么非要去市局。从心里她是不愿意的,都是有家室的人一以后闹起来,影响不好。

    王明冷笑道:“他贾明让那几道花花肠子也就给自己人使。能顾好自己就不错了。”

    刘菊听着话头不对,就从厨房走了出来。边擦手边问:“怎么了?不会是老贾出事了吧?”

    刘萍也关切地看向了姐夫。

    王明深深叹口气:“贾明山和我都被撸了。刮刚省里常委会上已经正式决议了。”

    刘菊脑袋嗡地一声。腿就有点软,颤声问:“怎么。怎么回事?老王。你,你不是犯错误了吧?”

    王明渐渐从刚刚接到消息的气愤中缓和下来,摇了摇头,说:“给林国柱让路呗。早晚的事儿。”

    刘菊摸到沙前坐下,金身好像都没了力气,看着老伴。想埋怨老伴几句。明明知道林国柱是唐书记地亲信,可就是不听劝。不和人搞好关系,这不,在市委书记上才坐了多久,就要挪窝了。不过看到老伴的脸色。刘菊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我去春城当副去哪儿。”王明点了颗烟,吸了一口,满嘴的苦涩,看似一个不错地调动,但自己年龄到站了。想也知道去春城不过是坐一年多冷板凳,等待着光荣退休,至于年龄不算太大地贾明山。估计就是直接在公安厅给桂个副巡视员之类的头衔靠边站了。

    “姐夫,调你走也没个说法瑚”刘萍心的插嘴问了一句。

    王明心里更有些苦,摇了摇头,没说话。刚刮地电话里,听说王军书记地意见是自已身体不好,去春城可以“边疗养边工作”。有不同意见地领导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

    “嘭”。夜空中一团殉丽的五彩烟火升起。王明冷声道:“林国柱再放烟花庆祝吧!”

    刘家姐俩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没敢说话。

    白燕也在看烟火。秀气地脸庞在烟火照耀下越美丽。松平市常委家属院在近郊.不远处就是五十九中,窗外接连不断腾空而起的烟火不知道是哪位“大款”在五十九中的操场放地。

    林国柱却是坐在沙上研究着一张纸,那是刮州省委常委会通过地党政干部调动名单,林国柱一个名字一个名,在努力寻找其中地玄机,这次的人事调整幅度很大,林国柱地提升并不出人意外。令人意外地是云冈市市委书记董浩被提升为副省长,已经报中组部批准。就等省人大常委会任命了,再政法委书记廖锦添已经同中组部地同志谈过话,近期内就会被调离原工作岗位.林国柱试图从这次的千部调整中得出省委未来一段时间地人事走向。

    白燕回头看了丈夫一眼心里轻轻叹口气。爱人终于熬出了头,成为了松平七百多万人口的父母官。看着爱人专注的神情,白燕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十几年前,他也是这个样子吗?

    晨子过去将正嬉闹的一男一女从沙上拽起来推到一边,回身冲唐逸招手:“你来这儿坐!”

    唐逸看了看表,说:“我就不坐了,还有事呢口”

    唐宁本来在盯着一名男孩地又看。大概是研究人家地型吧。他是很少和这类人接触地。听了老爸的话。唐宁就和菲菲声说了句什么。菲菲却拉住他,不叫他走。

    “你就放心吧,别看他们这德行,都是良家妇女,不会吃了你!”晨子嘿嘿笑着拉唐逸坐,又道:“喝杯酒再走。不然回头你肯定骂我不是东西,骗你当车夫!”

    唐逸坐了下来。却见被晨子赶开的男孩和女孩又凑到一个角落去卿卿我我。火山头雷打不动地唱歌。帅气男孩则翻来覆去地摆弄一张扑克牌,在耍酷。

    “暖,晨子。还是你好,两个家,这家不待见了就去那家找温暖,改明儿我也把我爸我妈折腾离了。”酷男孩摆弄着手上的牌说。

    晨子满不在乎地道:“行啊。姐去寄第三者。保你老爸迷得五迷三道。“

    火止头举着话筒回头大喊:“明明是三个人的剧情,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虽然是短短地时间。看着这些男孩女孩。唐逸却仿佛突然有些了解他们,虽然看起来是那么地叛逆。但却也只是用这种玩世不恭隐藏真实地内心罢了。这些家伙们家庭环境可能都很好,但却未必真的幸福了。

    “晨子,你爸提昏处了吧?”酷男孩手上的牌还是转个不停。

    晨子给唐逸倒了杯啤酒,说:“好像是?过了年去村儿里挂职当县长吧?。又多了一贪官。”举起杯子向唐逸示意,“来。祝我老爸不当刘桂东!”

    “不当刘桂东!”男孩女孩都过来取了酒,互相碰杯。

    唐逸好笑地摇摇头。在这里,他地感觉就好像来到了外星鼻.和外星人进行第三类接触。

    “梯。咱妈咋回来了!“火山头州唱了一口,就冲着窗外惊呼。

    “去,少吓你姐姐。”晨子骂了他一句。但见火山头表情逼真,也忍不住向窗外看去,随即就腾一下站了起来。

    男孩女孩乱成一团。纷纷放下酒向外跑。

    唐逸也转头看去,却见院子的白木栅栏门被推开。走进来一美貌少丶妇。穿着裁剪合体地玫瑰红套裙,风姿掉约。韵味十足。

    男孩女孩一窝蜂跑了出去。在院子里一个个特礼貌地告别:“阿姨再见!”“阿姨再见!”,看得出。都怕极了晨子老妈。

    晨子忙着收拾客再的狼藉,都忘了招呼唐逸。

    “宁宁。咱们也走吧!n唐逸无奈的起身拉唐宁向外走。这一趟莫名其妙地,该说地话想听的话都没做到,最后更是被人“吓跑”,这就是和九零后混在一起地后果,就算吃一堑长一智吧。

    “妈!”晨子怯怯的和婀娜走进客厅地少丶妇打招呼。全然没了在外面地野性。

    唐逸和唐宁刚刚走到门堂前,和少丶妇碰了个对面。唐逸对她点了点头你好!”

    本来少丶妇俏脸含怒。看样子是准备申斥晨子的,突然见到唐逸愣了一下。盯着唐逸有些呆。

    晨子怕老妈生气。忙解释:“妈,这是我朋友唐逸。他儿子和菲菲一个班。挺要好地。放假了,我请他来咱家做客,他,他和赵泉他们可不一样。你别乱骂人!”

    少丶妇呆了好一会儿。仿佛一下回过了神。“啊。啊。是你朋友是吧?那,那你们聊。你们聊。”转身极优雅的换了蓝色拖鞋。看得晨子一阵诧异。虽说老妈在外面光彩照人,但回到家可没这么讲究。从来是进门啪啪将高跟鞋踢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文静了?

    “你们聊啊!”张琼转过身的时候脸上笑容也自然了,又对晨子道:“喝果汁地话,吧台下面第三格有新鲜地橙子。”

    晨子傻傻的点头,看着老妈施施然极为优雅地进了书房。从头到尾不但没骂自己。眼睛都没瞪一下。太阳还真是从西边出来了。

    “晨子,我们也走了啊!”唐逸和她打了声招呼,虽然菲菲还是一个劲儿拉着唐宁,眼睛红红的好像要哭。但现下也实在不是逗留地时机。

    将唐逸父子送走,晨子刚州回到客厅跻拉上自己地拖鞋,书房门猛地被拉开。艳光照人地老妈冒出了头。

    晨子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信誓旦旦的道:“妈。最后一次。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你不许骂我,不然明天我就去和没良心地老爸过!”

    张琼上下打量着女儿。眼神有此怪异,最后没头没脑抛下句:“闺女。你说得没错。你打火星来!”说完就蹬蹬蹬走向了二楼。

    晨子满头雾水,不明所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