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一张一杨-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一张一杨

第二百三十八章 一张一杨2017-11-8 23:54:19Ctrl+D 收藏本站

    气势的人民大礼堂内,黑压压坐满了一排排的干部,礼堂内回荡着一个平和淡然的男音,台下鸦雀无声。

    “胸中要有正气,什么是正气?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原则性问题绝不能妥协!明礼律己,依法办案,要有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牺牲一切的准备,这就是我对你们纪检战线干部的期望!”

    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人是很奇怪的动物,不管心中真实想法如何,但到了某种特定的环境,就免不了被身遭的氛围所影响,就好像现在,礼堂内大大的干部跟随着省委一号的思绪,都有些热血沸腾的感觉。

    春节即将来临,这是省纪委监察厅督察局等部门联合组织的团拜会,省委书记唐逸亲自参加团拜会并在主席台上讲话,也足见省委一号对辽东纪检工作的重视了。

    唐逸的讲话很简短,却仿佛句句振聋聩,为了人民利益牺牲一切,好像很老套的官面话,但从这位省委一号的嘴里说出来,带给这些干部的却是不一样的感受。

    在如雷的掌声中,团拜会的汇演节目开始,唐逸和纪委书记刘明浩等人来到了台下第一排,观看省歌舞团精心编排的节目。

    坐在唐逸身边,刘明浩看似目光盯着台上曼妙的歌舞表演,心思却全然不在这里,王军最终也没有离开辽东,据说有一晚唐逸书记亲自去了他家,两人怎么谈的不知道,但唐书记肯定是做了挽留。

    这位年轻书记妁每一个动作,都出人意表,细想想却又意味深远,在辽东留下的一步步足迹清晰而鲜明,委实令人印象深刻。春节将至,省委大院里也是灯笼高悬,一派喜庆气氛。

    唐逸坐在沙上,观看省台第二期的“金盾之窗”这一期的节目是省纪委去年年中办的一个案子,涉及到正厅级干部两人,副厅级干部多人,也是辽东比较敏感的一个案子。节目的最后,是这个月省督察局核实的各地区被举报工作态度有问题的公务人员,行为比较恶劣的姓名职务都被进行了曝光,算是另一类的通报批评。节日是李刚帮唐逸录的,此刻他也坐在沙的一角陪着唐逸看。

    看了一会儿,唐逸就笑了笑,说道:“宣传的再好不如现身说法,久而久之,群众还是会认议到咱们省委的决心,可不是什么面子工程。李刚笑着点了点头。门被轻轻敲响,李刚忙去开门,却是组织部长钟泰丰到了。看到大屏幕上的影像,钟泰丰微微一笑,没有作声。李刚忙关了投影,又给两人沏了茶,随后退了出去。

    钟泰丰在中原省时是一名锐气十足的干部,来到辽东,本被一些人寄以厚望,却不想和薛川省长的关系槁的一团糟,两位的夫人更是成了冤家对头,在西山大院里见了面前不带说话的,两人也烙下了心病,只是面上维持一团和气而已。这大概是很多人都没想到的了。

    久而久之,现在钟泰丰倒仿佛和唐逸更亲近了些,当然,这位钟部长内心的真实想法,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书记啊,跃进可是点将了,跟我要冬梅同志呢。”钟泰丰坐下

    唐逸就笑:“韩同志我着成长起来的,怎么?邱跃进想怎么安排她?”“市长助理吧?帮跃进抓农业。”钟泰丰说着话端起茶,慢条斯

    韩冬梅现在在党校学习,只是挂了个农业厅副厅长的头衔,实际上在农业厅并没有具体分担工作。“你看着办吧。”唐逸不置可∽说。

    钟泰丰道:“行,我还是赞成的,冬梅同志是个人才啊,不能被一直雪真嘛,春城农改现在是关键期,我看冬梅同志去得。唐逸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

    省督察局和反贪局一样,在省纪委大院办公,原省纪委的3号楼成了省督察局的办公楼。而春节前,督察局的工作越忙起来,自从“金盾之窗”在省台黄金时间播出后,打电话写信对部分公务人员的举报越多了起来。

    督察局办公楼四楼的大会议室,各处室负责同志齐聚,正在讨论一件比较特殊的案子,前几天省局举报中心接到了一个实名的电话,打电话的是正在春城取景的“天天爱你”摄制组的一名工作人员,举报导演赵某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和女演员进行**易,也就是所谓的潜规则。

    赵导是国内知名导演,这次拍摄的电影据说耗资过亿,是一部万众瞩目的大制作,电影拍摄已经到了晚期,在春城进行最后的取景,用赵导的话说就是在自己家乡拍最后一个场景,也表达自己对家乡人民的思念。

    赵导户口尚在春城,又是党员,更是省人大代表,按说督察局是管得到他的,问题就是这案子涉及娱乐圉的潜规则,从法律角度来说很难处理,也没有相应的法例可依。更何况局里的工作人员和赵导姘居的那位女明星进行了初步接受,人家承认和赵导存在性关系,很是光明正大,说这是两人之间的盛情问题,和别人无关,什么社会了,和人同居也犯法吗?一连串的反问,将调查人员问了个哑口无言。

    同样会议上参加讨论的干部也大多认为迳档子事谈不上什么案子,只不过是道德问题,娱乐囹,世界各地都一样,乱糟糟的不成样子,也不单单是我们国内的问题,这种事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也没有立案的必要。

    张劲光一直默默的喝着茶水,听着与会的干部一个个言,眉头却是皱得越来越紧。杨顺军不时瞥着张劲光的脸色,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杨顺军是督客一处处长,阴差阳错的副厅局待遇,也是兰姐的老熟人了,通过兰姐结识的张劲光局长,也是局里公认的“张局的人”。

    “顺军,你?”张劲光听着会议的调子,终于沉不住气了,看向了杨顺军。

    正在滔滔不绝阐述自己观点的二处刘处长怔了下,就不再说了,情知自己的论调怕是不对张局的心思。大家的目光也都看权了杨顺军。

    杨顺军笑了笑,说道:“先啊,咱们能在这里讨论这件案子,就是一件好事情,大家想想,这不正说明我们督察局的工作到位吗?如果是在别的省市,会有人举报这类案子吗?举报了也没人管吧?”

    大家都点头,也有人心里寻思这不不过是眼红老赵的仇人恶作剧,谁还真信有人能管了?说拿咱们和老赵一起寻开心还差不多。不过心里嘀咕是嘀咕,还是都一个个脸上赞同的样子。而听到杨顺军一口一个“案子”不用想也知道他的立场了。

    杨顺军清清嗓子,又接着道:“我看啊,这案子咱们要查,娱乐圉潜规则这个问题是社会上讨论的热点问题之社会上什么说法都有,有的说,这些都纯属个人炒作,不值得题大做;有的说,即使是错诣的,也只属于道德范畴,算不上违法行为;有的说“潜规则”属于个人**,法律不仅无权干预,还应该受到法律保护。”

    “要我说,这些说法都是荒谬可笑的,是没有看清事物的本质,没有看清它对整个社会价值观的巨大破坏性,就认潜规则的存在,等于扭曲我们的价值观,就好像现在一脱成名靠性录像炒作,都是病态社会价值观的一种体现。”“娱乐囹的潜规则,实质就是一种强权对弱势的强*奸,当我们习惯了这种强*奸,这样的社会哪还有公义可言?”

    “对,我承认所谓潜规则的女主角们大多是自愿的,可是为什么自愿?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没人监督,而那些不自愿的,大多数默默就无博■了吧?这样公平吗?”杨顺军说的慷慨浇昂,至于他肚里怎么想的,又有谁知道?大家也都跟着点头,张劲光看了他一眼,慢慢点起了一颗烟。

    “这个案子,突破点不能从马琼着手,她是受益者,又正当红,怎么可能讲一些对她自己不利的话?我看啊,可以这样,赵启这些年拍了很多电影,咱们就从这上面下手,他曾经选拔过的女演员,那些落选的,咱们都可以去查查,看他有没有提出过**易的要求,没有答应他的是不是又落选了,答应他络是不是都给安排了角色,如果这种情况普遍存在,那就定性为性贿赂范畴,是违法行为!”

    眼见会议风向变化,大家都纷纷点头赞同,虽说这件案子真办的话,那可转眼就是轰动全国的新闻,可是在督察局久了,在其独特的氛围熏陶下,大家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一部分人反而有些兴奋,摩拳擦掌的,固然有正义感酵,但更多的怕是一种猎奇心理了。

    张劲光自然是深知这件案子可能带来的影响的,这将是一个里程碑似的事件,国内整个娱乐囹怕是都要鸡飞狗跳,其意义其影响之深远是现在难以想像的。“张局,要不要和上面打个招呼?”杨顺军凑到张劲光身边低声问。张劲光摇摇头:“不必了!”如果前方是万丈悬崖,自己就做那赴死的勇士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