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家庭小动员-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二十八章 家庭小动员

第二百二十八章 家庭小动员2017-11-8 23:54:8Ctrl+D 收藏本站

    二亢比的大厅在金煮壁灯柔和的光莫中更只富贵。而心脓的宴客桌围坐着衣饰华贵的男男女女。

    周晓强是这群人里的一员,但仿佛又和这个阶层格格不入,他到现在还有种飘飘然做梦的感觉,而头顶那水晶吊灯的玻璃流苏轻轻摇晃,闪闪烁烁的晶莹,他感觉自己的身子仿佛也轻飘飘的,随着那流苏慢慢摇摆。不好,喝多了!周晓强用力咬了下舌头,又急忙拿起桌上的水杯一口气喝下,如果在这个场合失态,那可不仅仅是被人笑话那么简单。

    周晓强刚刚自北京影视学院毕业,却机缘巧合,参与了香港亚视一部合拍新剧并担纲男主角,也很有希望成为亚视最近力捧的新星之一员,而今天,他就是作为电视剧主演陪同亚视高层来到北京,同内地方面洽谈合作事宜。

    周晓强偷偷看了眼坐在正中那珠光宝气却美丽脱俗的女人一眼,又忙极快的转开了目光,她可是自己的大老板,亚视的掌舵人,据说也是亚视最大的股东之一。

    这场宴席的规格不可谓不高,叶总亲自出马,也难怪,对方除了内地帮忙牵线的娱乐公司老板,还有总局某实权人物的公子,谈的又是央视引入亚视电视剧的可能性,叶总又怎么可能不重视,要知道近几年,港剧可是很难再进入央视殿堂,更别说是黄金档时段了。

    “文公子,以后请你多多关照了!”叶总轻笑频频,她总是那么迷人,只要是男人只怕都会在她的笑容里心神荡溢,那件露着雪白肩头的华贵黑色礼服是为她贴身设计的,将她的舰丽性感展示的淋漓尽致,文公子阴莺的眼神仿佛也在这一亥有了光彩。

    文公子,周晓强知道这个人,不是他多么懂圈子里的事,但自己的师姐那位漂亮的校花据说就是为这个人堕过胎,后来一路大红大紫,还有一位男同学被人打断了腿据说也和他有关,北影的人,又有几个没有听说过他呢。

    “李姐,我们学校里说的都是真的吧?”周晓强低声问坐在身边的少*妇,也就是他的经纪人。

    李姐仿佛知道他问的是什么,脸色就微微一变,侧头声道:“缄口慎言!不该说的话千万不要说,知道吗?。她似乎担心周晓强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又极为郑重的低声说:“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看到李姐怕成这样,周晓强只有叹口气,看来,学校的传闻可不仅仅是传闻了。

    闷闷的坐着,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直到大家都站起来,李姐捅了捅他,周晓强才如梦方醒,跟着站起来给文公子敬酒。

    当听到身边人介绍敬酒的周晓强是这次新剧的男主角后,文公子阴沉的眼神亮了亮,上下打量着周晓强,笑道:“北影,好地方啊,好地方”。

    他的笑声令周晓强有种被毒蛇缠缚的感觉,浑身汗毛直竖,他强忍着极不舒服的感觉,干下了杯里的酒。

    昏昏沉沉的。等周晓强从眩晕中慢慢清醒过来的时候却现自己置身一处豪华的房间内,好像出了什么事,房间里气氛很不对劲,坐在自己身边的李姐也没现自己醉酒,只是脸有忧色皱着眉寻思什么。显然很不正常。

    接着,周晓强眼前就是一亮,坐在正中的,那一身靓丽休闲服饰,细细的水磨白牛仔裤,漂亮的水晶高跟鞋。精致可爱的黑白条格宽大毛衣,时尚精美靓丽逼人的可不就是叶总。

    周晓强第一次看到叶总这种装扮,一时竟然转不开目光,幸好房间里也没人注意到他。

    “李姐,怎么回事?”好一会儿后,周晓强才回过神,问坐在身边的李姐。

    “唉,你还不知道啊?散场的时候文公子叫人送了一个信封给叶总,里面是一张明晚水晶宫的入场券,好像是歌剧吧!”说着话李姐摇了摇头,她虽然名义上是周晓强的经纪人,实际上她同叶总一直关系不错,她签的星大多是为亚视准备的,倒好似是亚视在内地的星探。

    “叶总,我看这是正常的应酬,也没什么吧?”说话的是中国龙娱乐公司的刘老板,也是为亚视和文公子牵线的中间人。

    看到叶总蹙起的秀眉,是那么的令人心疼,周晓强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就站了起来,大声道:“叶总,您不能去!”

    大家的目光都看过来,周晓强涨红着脸,但还是大声的说下去:“叶总,文公子不是好人,真的!我们学校,”

    “这有你说话的份吗?”。不等周晓强说完,刘老板已经一脸鄙夷的打断了他,“不去?知道不去的后果是什么吗?大陆人最讲面子,也最怕丢面子,文总也是想和叶总多点沟通,有那么复杂吗?我可是知道这些年亚视一直在部署进市场,今天破了这个局,可不仅仅是你们那几部电视剧的问题,这几年叶总在内地的心血全白费了,就好像本来就差临门一脚,反过来被灌了几个鸭蛋,损失的,可不是数目吧!”

    说着话刘老板就站了起来,对叶总道:“该我做的我都做了,叶总再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

    说完,刘老板就大摇大摆的扭着肥胖的身子走集了房间,房门外,他的几名跟班跟着他嘻嘻哈哈的去了。

    “什么人啊!”李姐气愤的嘟囔着,却又有些担心的看向叶总,事情是真不好办了,叶总虽然在香港很有办法,但这里是大陆,有的事复杂起来简直能要人命,难道真要陪那个文公子去看戏,问题是,仅仅是看戏吗?“晓强!你坐下!”李姐拉了拉周晓强的袖子,有些生气,不管怎么说,这种场合他也不该插嘴的。

    周晓强悻悻的坐下,却担忧的看着叶总。就怕从叶总那性感的红唇中吐出“去”这样的讯息。

    “我打个电话,你们出去吧。”叶总的声音是那么的动听,令心神俱醉。

    在走廊里,李姐低声叮嘱着周晓强:“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也别打听了!”说着叹口气,说:“要不是你喝得迷迷瞪瞪的,就不带你进来了。偏偏就醒了,唉!”摇着头,很有些后悔。

    周晓强心里深深叹了口气,沉沉的,那一刻,有点透不过气。

    还是那间奢华的宴客厅,还是那似动似静的玻璃流苏,周晓强还是坐在李姐的身边。

    当听说又请文公子吃饭的时候,周晓强很诧异,但李姐说,好像是叶总请了内地什么朋友出面,应该能说和下来,周晓强这才松了口气。

    但现在看着主个上那艳丽逼人令人不敢直视的女子,周晓强心里苦笑,真是人以类聚,叶总的朋友也是这么漂亮迷人,也是那种既能干又有背影的女人吧!

    叶维坐在齐洁的身边,不时偷偷看齐洁的脸色,她怎么也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和唐逸的另一个女人同桌而坐,而这个女人,是真心来帮助自己的吗?

    遇到困难,叶维是极为不想向唐逸求助的,这次也不例外。但心烦意乱下还是给宝儿打了个电话,也忘了和宝儿说了什么,结果这位艳丽无比的女人就不期而至,自称是宝儿拜托的她,来帮自己说和。但叶维是极为敏感的,她的真实身份,叶维心里清清楚楚,只是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总之我干了这杯酒,亚视和央视的合作就不劳文总上心了!”齐洁笑孜放的,语气却是斩钉截铁,拿起酒杯一口气干了下去。

    文公子阴莺的眼神闪啊闪的,脸上却是挂着笑容,“齐总真的是整个华逸集团的掌舵人?”看起来他对齐洁的身份大有怀疑,也难怪,华逸集团可是现今华人圈子最庞大的财团,要说掌舵人是眼前这个娇媚女人,任谁都会有所怀疑。

    “需要向你交代吗?”齐洁还是笑眯眯的,却是拒人千里。

    “好了,今天就这样吧。

    ”齐洁站了起来,香港这边的人也都跟着哗的站了起来。周晓强心里大声喝彩,这个齐总,气场十足啊!再看文公子,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就在大家准备离席的时候,文公子突然笑了起来,“齐总,叶总,给你们介绍一位朋友。”他指了指坐在身边那位一直在自顾自浅饮略显清瘦的年轻人,笑道:“这是我从玩到大的好朋友林立文,林老将军的孙子,齐总听说过吧?”

    齐洁微微一怔,停下了脚,转身,显然,这个文公子是有备而来,可能不大相信传话给他的人和自己的身份。但又不能不来,是以带了有分量的朋友来一探究竟。

    文公子嘴角露出一丝胜利的笑意,如果现在齐洁不顾而去,自然就得罪了林少,而她现在再回来坐下,那显然就输了,开始不介绍林立文的身份,大概也多少有这个原因吧。

    周晓强有些不明所以,看着那仍然大模大样坐在那里吃喝的年轻人声问李姐:“这是谁啊?”

    李姐脸色苍白,颤抖着低声道:“我还以为姓文的有这么个朋友是一直吹牛呢,如果是真的话,那,那林公子就是就是跳的孙子”

    她嘴里吐出的人名令周晓强身子一抖,险些坐在地上,做梦也没想到吃饭能吃出花来,见的人越来越令人匪夷所思。

    年轻人扒拉着碟子里的凤汁牛肉,一脸的倨傲,淡淡的道:“介绍几咋朋友给我认识,这么快就散场么,来,大家都坐下,慢慢吃,中国菜,讲究的是火候,还有几道菜没上呢!”

    齐洁蹙眉想了想,她是不想给唐逸添一点点的麻烦的,就回身走到桌前,慢慢斟了一杯酒,微微一笑:“林公子,这杯算我敬你的,晚点我请你吃饭,有话咱再谈,今天,就到这儿吧!”说着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转身对叶维等人道:“走吧!”

    在场的人都有些吃惊,林立文也终于抬起了头,诧异的看着齐洁,显然他没经历过这种场面。

    刘老板先啪的拍了桌子,站起来大声道:“你们搞什么搞?都给我回来!”

    于是,门口站着的文公子和刘老板等人的跟班就过来拦驾,接着,就演变成肢体冲突,现场很快乱成一片,周晓强脑袋晕乎乎的,跟着人群呼啦涌出了门,再跑出包厢的那一刻,他愕然现,川一红脑袋上个酒瓶爆裂,红呼呼的也不知道是酒水怀分联胆洒落”

    总统套的客厅里,气氛压抑的要命,那几位跟叶总来大陆的亚视高层都有些惴惴不安,正因为他她们都见过大世面,才知道眼下事件之严重。

    运营副总监李文琪挂了电话,转头对叶略道:“叶总,机票我订好了,咱们马上回香港吧,他们总不能去香港乱来!”她一向对叶略忠心耿耿,是叶潞的左右手之一。“回香港?那么简单就好了!法治之区,那也看对象,都是搞传媒的,大家还不清楚吗?”冷言冷语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男士,亚视市场开部总监,据说得到了董事局一部分股东的支持。

    周晓强可不敢再乱插话了,他现在只希望这是场噩梦,越早醒来越好。

    戴眼镜的男士又道:“军委委员,以你们对大陆体制的了解,知道代表着什么吗?我看这次倒霉的不仅仅是咱们几个,亚视也完了!”

    没有人反驳,人人都知道他说的是实情。

    亚视的几个人又不约而同的着向齐总,心里多少有些埋怨,又哪有人相信她是华逸集团的掌舵人。

    齐洁蹙着眉头,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姐姐。”叶潞吐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多少有些不自然,“咱们去里间说吧

    齐洁转头微微一笑,又扫了眼房间里神色各异的几个人,轻笑低语道:“就这里说吧,看来呀,得咱们老大出马了,网好,听说老大在春城,我给她打电话

    叶略头晕晕的,想也知道齐姐嘴里的老大是谁,可是通知她,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也不管叶潞在想什么,齐姐却是笑孜放的拿出手机,边对大伙笑着说:“都放心,交给我一边开始拨号。

    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妹,就算身为女人,叶略也不冉得有种惊艳的感觉,那威严俊美的将军戎装,清丽脱俗的脸庞,举手投足间的淡然,仙女气质般女孩就这样来到了凡间。

    “你,叫叶略,我知道你呢。”声音是那么柔嫩,令人心潺潺的感觉。

    站在妹面前,叶维有些局促,有些心慌,甚至还有些害羞,只是慌乱的点头。

    “齐洁,好久不见妹很有弃匕貌又矜持的和齐洁打着招呼,齐洁虽然在叶维面前嬉笑称妹“老大。”现在却端庄着呢,微笑点头,又陪妹坐下声给妹介绍事情始末。

    不知道齐洁是不是故意给叶维的手下看,反正又将这帮人都叫了过来,包括刚刚憩却从噩梦中惊醒的周晓强。

    至于妹,就更不会在乎了,天下人就如草芥吧?

    而妹的到来也确实震慑住了所有的人,就看妹身后那站得笔直杀气凛凛的女兵,目光所至,任谁都不敢直视,都慌乱的转开了目光。

    而妹肩头那闪闪光的金色橄榄枝更耀花了大家的眼。

    “没事的!”似乎看出了叶略的不安妹拍了拍略的手。

    其实叶维更多的不安是因为面对妹,但在妹柔嫩手接触的一瞬,她突然有一种想扑入妹怀里大哭一场的冲动。

    悦耳的铃声妹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个精致的,这一亥的她才有了几分现代人的模样,“咦,他给我打电话呢,等下。妹有些开心的接通了电话。

    电话的另一头,唐逸说了几句,就挠着头挂了电话。眼前饭桌上摆着几道菜,唐逸身上还穿着围裙,难得妹休假,唐逸心情大好,下厨做了几道菜,准备一家三口团聚团聚,谁知道妹突然说有事,又不是回军区,在北京又有什么事了?

    餐厅外,兰姐偷偷看着围着围裙的唐逸,总想抿嘴笑,却又不敢。

    “唉,乖儿子,你老妈不来了,咱俩吃!”唐逸捏了捏唐宁的脸,回头瞪了兰姐一眼,兰姐吓得吱溜就没了人影。

    电话的这一边妹将心的收起,是唐逸送的,她看起来不在乎,实际上很宝贝的。

    “我给林叔叔打个电话,文志远和刘兴叫森办吧。”森自然是指唐逸的表弟何森。

    “好。”齐洁笑放放点头,叶略本来是不想在这个场合号施令的,但见齐洁的眼色,只好无奈的做起了“叶总”环视了一圈众人,说道:“事情解决了,大家回去吧,作好功课,过几天再和央视谈

    “噗”刚刚喝了口茶的眼镜男险些呛到,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虽然慑于妹的威势,但还是忍不住,问道:“这就解决了?真的假的?。

    妹自不会理会这些人,自顾拨号,叶略却是微笑对眼镜男道:“恩,解决了。

    ”心里,却是暖暖的,坐在身边的这个清丽女孩,是那么的令人心安,本来,自己应该嫉妒她吧,但为什么就嫉妒不起来呢?只是想到,这一刻,有她在身边,真好!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