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国策-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二十二章 国策

第二百二十二章 国策2017-11-8 23:54:1Ctrl+D 收藏本站

    栗上清清淡淡的几道菜。餐厅里乳黄色的灯柱温和浪谓:唐逸坐在餐桌正中,一左一右坐着两个丽人,两位美女都是衣着时尚,精致而性感,不同的是一个娇艳中透着贵气妩媚,巧笑嫣然,一个则战战兢兢如坐针毡,却又怯怯的别有一番风情。

    兰姐虽然坐在餐桌旁,却和下人没什么分别,忙着给唐书记和齐姐斟茶布菜,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齐姐她当然见过,也一起吃过饭,但和黑面神三人一起,却是绝无仅有的事,兰姐惶恐中又有些荣幸,毕竟齐姐和黑面神的关系她是能猜到的,黑面神留她吃饭,显然是将她当成了真正的心腹。

    “兰姐,你这家酒店不错啊,我经常住的,就是没见过你几次!”齐洁一边笑孜孜的打量着兰姐,一边亲热的帮兰姐夹了筷鱼生,放下卫生筷笑道:“你就别忙了,都是家里人,闹得挺生分的不好。”

    “啊,是,是。”兰姐不敢多说话,看着齐姐那漂亮中透着精明的眼睛,兰姐竟然莫名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些往事,竟然有些心虚,忙转开了目光不敢和齐洁对视。

    唐逸不理会这些节,自顾自说自己的话,他本来留兰姐就是有事问她:“你和张劲光吃饭了?”

    兰姐吓了一跳,脸就有些白。这不过是前天的事,怎么就传到黑面神耳朵里了?张劲光是兰姐的老相识。还曾经追求过兰姐,当然,这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张劲光早找到了第二春。妻贤子孝日子过愕美美满满的。

    “是,是,不过不是我们俩,还有杨顺军杨县长,您,您也认识的,还记得吗?延山的老人。”兰姐忙不迭的解释,却不过情面。又恰好兰姐有幅古画要请张劲光帮忙鉴赏。索性就叫了杨顺军一起去,一来打了杨顺军,二来毕竟张劲光曾经追求过她,也省得误会。

    其实基层干部就这样,有时候仅仅有能力是不行的,上面没有人欣赏你,甚至有人看你不顺眼,你再有能力也是白搭,杨顺军有没有能力兰姐不知道,但帮他搭线认识几位省里的领导是没问题的,路铺好了,怎么走就是他的事。

    但没想到黑面神会马上知道了这件事,兰姐吓得心枰枰的跳,但解释起来怎么都有些变味。

    齐洁笑孜孜的,只是听着两人说话。

    唐逸就笑,“是他啊,杨队是吧?恩,是老人了,现在延山的老人不多了啊!”说着话很有几分感慨。

    兰姐见唐逸笑了,悬起的心终于落了地,忙道:“可不嘛,就是他。我也没帮他说什么,再说张劲光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有人情讲。就是凑巧一起吃了个饭。”

    唐逸点点头,就不再说这事。

    吃过饭唐逸和齐洁坐在沙上品茶,看着兰姐柳腰婀娜的忙进忙出。齐洁促狭一笑,凑到唐逸身前声道:“喂,你们的关系不简单啊!”

    唐逸品着茶,没吱声。其实现在他也有点后悔了,和兰姐那点糊涂事几乎都快淡忘了,是以留兰姐吃饭也没有多想,现在才想起,齐洁这个人精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不管了,头疼,你到处都是风流债!”齐洁一仰身靠到了沙上。两条修长的黑丝袜美腿紧紧并拢着,因为她的动作,诱人的美腿曲线完全暴露在唐逸眼前。

    唐逸就笑,拍了拍她的膝盖。

    齐洁本就没有生气。其实齐洁自己也有些奇怪,这几年来,她和唐逸之间早没了儿女那种争风吃醋的感觉,不是因为年纪大了一些事已经看破了,而是随着两人身份地位的变化一种自然而然的展,情情爱爱的事,又哪里在现在这两人的眼里,用世俗的目光就更不能了解唐逸和齐洁这种水乳交融的了解和默契。

    齐洁只知道坐在唐逸身边,是自己最幸福最安乐的时外。

    “兰姐,你别忙了,来,坐我身边来,咱们聊聊天。那些东西啊。叫服务员来收拾好了!”齐洁笑孜技的对着兰姐招手。正拾掇碗碟的兰姐又吓了一跳,她可是怕极了这位齐姐,这女人太精明了,精明的令人害怕。

    “我,我去叫人!”兰姐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总统套,再也不敢露面,有很久她都没有做过鸵鸟了,但这次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去面对齐姐,至于残局,想来黑面神会收拾的,以前黑面神也没少做这种事。自己做错了事哪次不是黑面神善后?这次最多被黑面神骂的凶一点罢了,如果再回去在齐”缅前说错了什么话,想来就不仅仅是被骂的后

    等服务员将厨房拾掇好退了出去也不见兰姐再回来,齐洁就咯咯的笑,用胳膊捅了捅唐逸,“喂。兰姐可真有意思。”

    唐逸无奈的摇摇头,“你件,看把人吓的。”

    齐洁又娇笑起来。

    唐逸拿起茶杯品茶,齐洁则搅着咖啡,想了想说道:“三昆那边我准备加大投资,真正把咱们自己的品牌做起来,引进技术为了什么?如果形成了依赖性那么这种引进就是一种失败。不过自主研,短期内投资金额巨大,甚至十年八年也看不到回报,整个集团的业绩都会大受影响。”

    唐逸就笑了笑,“自主工业,势在必行啊,没想到你有这个觉悟,好啊!我支持你!”

    齐洁白了唐逸一眼:“我本来觉悟就不低。赚了钱当然要回报社会。回报民族,回报国家!”齐洁并不是说的官话套话,赚钱赚到了她这个层次,所思所想已经是海阔天空。

    唐逸笑道:“我看这次投资不会是个数目,不行就向老妈求援吧。别让股东们说你一手遮天。”

    齐洁摇摇头:“暂时不用,我有办法。”

    唐逸默默点头,不过汽车自主产业化那可是整个产业链的变迁,华逸集团确实是一个庞然大物,已经盘踞国内财团第一的位置很久很久了。但要说扛起汽车自主产业化的大旗。举整个集团之力只怕也力有未逮,国有企业做不到的事,要一个私企来承担,从方方面面来说,牵涉甚广。也阻力重重。

    “我也帮你想想办法。”唐逸拍了拍齐洁的手,这本来就不该是由哪一家企业承担的重担。现在新的五年计利正在征询各界的意见,在制定当中,下半年的五中全会审议,而这次的五年计划,唐逸是希望能在里面留下自己的印记的。

    齐洁笑道:“可不能惊动婆婆。等我自己真的解决不来吧。”

    “等你解决不来?那华逸都垮了。华逸如果垮了,你说会影响多少人?几百万?几千万?”唐逸摆了摆手,说道:“看问题要全面,不要以为华逸是咱们自己的,有多少人为华逸奉献了自己的青春,现在的华逸又会影响多少人的生活水平?”

    齐洁撇撇嘴,“就知道教人。”其实唐逸说的她又怎么不知道,只是在唐逸面前,她永远都是那个依赖唐逸的女人,甚至自己都懒得动脑子。

    唐逸又笑道:“也不用惊动咱妈。我在新的五年计刑里想想办法吧。”

    齐洁温顺的点点头,她可是知道爱郎这句话那石破天惊般的含义。影响国策,又有几个,人能做到?但爱郎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说出来,就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反正我听你的。”齐洁靠在了唐逸的肩头,娇娇怯怯的,又哪里有半点女强人的样子。

    唐逸却是叹了口气,“在外面找资源容易,但这些年我们的工业展很多都走了弯路,忘记了引进技术的初衷,要转变这一点可就难喽。”

    齐洁轻笑道:“要前人都做好了,那你将来做什么?”见唐逸有些烦。齐洁就开起了玩笑。

    唐逸就笑。摇了摇头,“你呀你!”

    正说着话,茶几上的手机响起了悦耳的音乐,看了看号码,是二叔打来的,唐逸忙拿起电话接了。

    判。逸,还没睡吧?”唐万东笑呵呵的问。

    “没呢。”唐逸说着话抬腕看了看表,原来都十点多了。

    “我也刚刚开完会。”唐万东声音好似也渐渐严肃起来,“李副书记明天带队去宁西。”

    唐逸微微一怔,说:“下决心了?”

    唐万东恩了一声,“是啊,看样子是下决心了!铭擅现在正在西南。时间上

    两人就都沉默下来,想的大概都是同一件事。

    “好了,你也早点睡吧。”唐万东没有再多说什么。挂了电话。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却是令唐逸出神良久,因为,一场可能意想不到政治风暴即将刮起。这场风暴突然而又猛烈,风暴之后,又有多少人会折戟沉沙?

    “怎么了?没事吧?”齐洁轻声问唐逸。

    唐逸回过神,摇了摇头,“没事。”心里却沉沉的,在公在私,要将宁西的案子一查到底都无可厚非。但这场廉政风暴所蕴含的意味又将是什么?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