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骨灰-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一十七章 骨灰

第二百一十七章 骨灰2017-11-8 23:53:56Ctrl+D 收藏本站

    视屏幕卜,黑纱花圈遗像,人民大会堂的与氛悲嘛珊”纹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为唐老举行的追悼大会。

    当华总理宣布追悼大会开始时,全场黑压压的人群站起肃立,由劝人组成的军乐团奏起了悲壮的哀乐。

    在这一刻,辽东春城西山一号别墅内,兰姐和一号楼的工作人员也全部默然肃立,以虔诚的心为这位现今世界上可能最有影响力的老人送行。

    随着摄像角度的变幻,站在前排一脸肃容的唐逸也出现在电视屏幕中。出神的盯着唐逸,兰姐轻轻叹了口气,这个无所不能的男人,终究还是有不能为之事,现在他的心里很难受吧?

    当总书记眼含热泪以悲痛的声音缅怀唐老的丰功伟绩,表达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思念哀切时,兰姐也听得很入神,她从来没见过唐老本人,但在心底深处,她早已将自己看作了唐家的人,对这位以前只存在于想象中的老人,是一种由衷的敬仰。

    当追悼会结束,兰姐才迈着微微有些木的步子坐回了沙,从包包里拿出电话开了机,很想给唐书记挂个电话,但终究不敢,想了想,就开始拨宝儿号,网按了几个数字。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

    看看号码,兰姐微微蹙眉,在这个时玄,她实在不想和她圈子里那些只知道阿谀奉承打探道消息的人接触。

    接通电话,话筒里是满是阿谀的男音,那笑声令人起一身鸡皮疙瘩。“夏总,忙什么呢?”

    兰姐也懒得和他罗嗦,他这个层次的人又怎么会懂得缅怀唐老?淡淡道:“没干什么,怎么?有事?”

    听出了兰姐的不耐烦,男音赶忙收起了笑声直奔主题,“夏总,您知道不?苏梅出事了?这可千真万确,是她的家人透露的,说是纪委的去了电话,说得含含糊糊的,只说要他们家里去人,但要对外保密。我看啊,苏梅这次是真出不来了!您看那个项目?”

    兰姐知道苏梅在被反贪局隔离审查。而下面的人搞不大清楚省里的机构,通常反贪局办案他们也会说纪委如何如何,兰姐和苏梅生意上有一两个合作的项目,在苏梅被审查时,苏梅的合作者们大多很快和她撇清关系,只有兰姐还是生意照做,毕竟有点交情,何况又不是合作做违法勾当,反贪也反不到她兰姐身上。对于苏梅的动向,兰姐也多方叫人打听着,但现在,兰姐可不想听这个,含糊的答应几声,就挂了电话,现在她想的是快点给宝儿打个电话。听听唐书记在北京的事儿。

    一架银色飞机在白云间穿梭。这是中央移送唐老骨灰的专机,按照唐老的遗愿,他的骨灰将会被安置在南州烈士陵园,回到在南州起义时牺牲的战友身边。

    宽敞的专机内,还是弥漫着悲痛的气息,不时有人出轻轻的啜泣。坐在最后排的唐欣,一直是哭的最伤心的,她感性而又不善于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爷爷去世的那一天。她曾经哭的昏死过去。

    刘晓楼坐在她身边,轻声的劝慰她。

    前排通道左方,唐万东正同包衡低声说着什么。而通道右方,唐逸则默默不语,坐在唐逸身边的是一位身材瘦长气度沉稳的男人,和所有权力人物一样,很难看出他的真实年龄,而这位满是威仪的男人就是共和国最有力量的人物之一。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齐铭遣。

    唐逸一直在把弄手里的易拉罐,终于,他好似回过神来,侧过身,默默递了一颗烟过去。

    毕竟齐总理是唐逸最想见面沟通的人之不管心里再怎么悲痛。也不能冷落了人。

    齐总理轻轻拍了拍唐逸的手背。接了烟,却放在了一边,说道:“下了飞机再抽。”

    唐逸点点头,抱歉的道:“等到了南州。再跟您好好聊聊

    齐总理又拍了拍唐逸手背,示意自己了解。

    护送爷爷骨灰去南州,安副主席好像是准备参加的,但最后陪同的中央领导变成了包衡主任和齐铭擅副总理,想来安副主席和齐副总理一来都不准备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唐家的人共处一室,二来作为中央内部总所周知唐老最欣赏的干部包衡,显然是定然要登上这架飞机的,加之唐家亲属中又有唐万东这样一位政治局常委,陪同的高层领导显然不宜过多。方方面面考虑之后,想来最后决定出了包齐两个人选,虽说看起来简单,实际上其中的奥妙甚多。曰甩姗旬书晒齐伞十着爷爷骨灰安署在南州,吊说是爷爷遗愿,但唐湛也知殖,一也是某些江南干部争取的结果,对于爷爷骨灰的安置也被赋予了政治意义,唐逸有些无奈有些厌烦,但又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这就是政治人物的悲哀,再说爷爷生前也确实有过要将骨灰和老战友们埋在一起的说法。不管怎么说,终究这也是爷爷的遗愿,并没有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愿。

    想着这些事儿,唐逸有些疲惫的靠在座椅上,慢慢闭上双目,直到轻轻的脚步声走近。李网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他霍然睁舁了眼睛,,

    南州宾馆顶楼一间宽大舒适的房间内,唐逸正通过电话听取辽东反贪局邓克凡局长的汇报。

    在专机上时,李网通过飞机上的卫星电话和辽东干部联系,竟然听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苏梅在隔离审查期间吞食大量安眠药自杀。刚才医院传来的消息,苏梅已经不治身亡。

    李网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向唐逸作了汇报,而来到南州,在和当地官员匆匆翰旋之后,唐逸才有时间听取反贪部门的详细汇报。

    那克凡在苏梅住院的第一时间就给唐逸打了电话,但却一直找不到唐逸,不管怎么说,邓克凡知道自己陷入了被动,苏梅自杀这么严重的情况,唐书记还是从第三方得到的消息,就这一点来说,他确实有责任。

    电话里,邸克凡一再的作检讨。没有对苏梅死亡的责任进行任何推谭,说“完全是我的疏忽,没有交代下面的事情做好。”

    其实唐逸也知道,辽东各个部门肯定也在同时举行各种悼念唐老的活动,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段里。苏梅想自杀肯定令人疏于防范。

    但问题是苏梅为什么自杀?真的是自杀吗?

    当唐逸自然而然冒出这个,念头后更是倏然一惊,自己都很自然的有了想法,那别人呢?别人会怎么看?本来这件案子张震实际上已经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现在,怕是大多数人更会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他,如果说这案子有黑幕,那么张震就自然而然的成为幕后推手最大的嫌疑人。

    没有多说什么,唐逸只是要求邓克凡将后续工作做好,安抚好苏梅家属的同时更要加快新乡项目一案的侦破力度,但要查清事实,不要草草结案。

    放下电话,唐逸微微皱起了眉头,邸克凡在电话里用了“自杀。这样的字眼,那就代表反贪局在苏梅死亡事件上的表态,但现在毕竟是死了人,还要经受法医的检验和家属的质疑,甚至可能会面对媒体的压力。毕竟这种在司法机关控制下死亡的案件不是个例,社会上对这种现象普遍抱有一种敌视的姿态,更会条件反射般不相信“自杀”这样的说法。

    坐在沙上默默思考了一会儿。唐逸掐灭烟蒂,眼下还是先办好自己的事吧。而拜访齐铭擅副总理则是今晚的重头戏。

    齐铭遣副总理就住在隔壁的套房。秘书开了门,看到门外的唐逸。齐副总理忙站起来,亲自来到门廊迎接,叹息着道:“还是要注意休息嘛!你也要多注意身体,不要自己累病了!”

    “不妨事”。唐逸笑了笑。

    在豪华的会客间两人坐下,秘书沏了茶就悄然退了出去,随手带上了会客室的门。唐逸嘴里说着寒暄的话,目光则在仔细打量这位学院旗标共和国最有力量的人物之一。齐副总理在地方在中央的成绩党内有目共睹。在和安副主席的竞争中,齐副总理实际上唯一处于劣势的是人和。那种几代经营的人脉和一些颇有分量老同志的支持,是齐副总理再怎么努力也争不来的。

    同样唐系以包衡为代表的中坚力量倾向于支持安副主席也是齐副总理败北的重要原因,至于唐逸的表态,但虽然仅仅两年时间,但那时唐逸的影响力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其时唐逸的表态对大局并没有决定性的影响。

    而两人谈笑间,也显然都对两年前的往事不怎么介怀。

    唐逸知道,在竞争接班人位置失败后,齐副总理的选择自然是成为国务院的掌舵人,他也开始朝这个目标迈进,但现在爷爷的突然辞世。却又给了齐副总理一个绝佳的机会,卓竟安副主席尚没有进入中央军委成为铁板钉钉的下一届领导班子核心,而政坛,则最是翻云覆雨不可预知之地。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