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立法和民意-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一十二章 立法和民意

第二百一十二章 立法和民意2017-11-8 23:53:49Ctrl+D 收藏本站

    米雪恨恨盯着唐逸,突然又扑哧一笑如牡丹般妩媚,算了,我不和你生气,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晚上我请你吃饭。”

    唐逸摇摇头:“吃饭就算-了,我还有事。”

    米雪歪着头斜瞥这唐逸,随即嫣然一笑“那改天吧。”转身噔噔噔的去了。

    唐逸确实有事要谈,傍晚时分,省人大副主任高于真来到了金龙宾馆11号楼,他刚刚同来到辽东调研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倪煌进行了意见交流,现在急需将一些情况向唐逸汇报。

    看得出来,已近花甲之年的高于真多多少少有些兴奋,这种情绪极少在他身上出现,最起码在唐逸面前高于真总是那么的冷静和谨慎。

    “恩,反纳粹法!倪煌同志同我谈,人大准备酝酿这么一个法,需要地方同志讨论和支持。”高于真一直端着青瓷茶杯,却一口茶水也没有喝,只是略带兴奋的同唐逸谈』反纳粹法》o对于部分人大代表呼吁通过《反纳粹洁》,唐逸多多少少有些耳闻,从共和国人大的立法程序来说,全国人大主席团,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佘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1个代表团或39名以上的代表联名,可以向全国人大提出法律案。而对于出台《反纳粹法》呼声最高的莫过于本届人大的解放军团,却是想不到在人大内部的法律委员会也出现了这么一种声音。

    高于真叹着气说道:“想想是令人痛心疾啊!近期我们有不少普通团体和个人在有意无意间成了纳粹和军国主义阴魂的传播者,这样的事例并不鲜见。在我们春城,就曾经有商家在店堂内悬挂日本侵略军的仿军刀军装太阳旗等作饰物,有的草台班子公然让演员着日本兵装束招徕观众,这样的行为实在令人指,我们难道不该立法禁止这种有损中华民族感情,淡化对日本军国主义思潮及其右翼势力警惕的标志饰物音像制品商标名称等出现吗?”

    唐逸默默点头。

    高于真又道:“当然,听倪煌同志讲,有部分同志思想比较激烈,例如希望将禁止参拜二战战犯灵堂的政治人物踏上我们中国国土的条款也写入反纳粹法,我觉得这部分内容还是值得商榷的。”

    唐逸品着茶,沉吟了一会儿,抬头笑道:“这些问题可以经过广泛的讨论嘛!最后能不能立法或者立法有什么变动现在都说不准,但这种制度化程序化的立法方式是对的,一个越来越自信的共和国会获得对手的尊重,我看你可以向下面通通气,广泛征求各界的意见。

    高于真笑着点点头,他早就猜到唐逸不会对这件事施加阻合,只是没想到自己老了老了,还能参与到这么一次可能令全世界瞩目的事件中来,东面的岛国近些年越咄咄逼人,其实很多时候本就应该先出牌的,不能一直疲于招架。高于真也猜到这可能是共和国外交路线的一次转变,主动出击威慑对手。

    “对了,于真啊,外孙都快上初中了吧?听说你准备送他出国?”

    唐逸的问话令高于真一惊,看7眼慢条斯理品茶的唐逸,看不出什么端倪,但现在国内民众对官员亲属出国越来越深恶痛绝,唐书记问出着话可就值得思量了。

    高于真叹口气道:“还不是兰和他爱人的主意?说是送孩子出去见见世面,我对这个问题就不大赞同,在国内就不能学习了,年纪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多可怜?可人家两口坚持,道理一堆一堆的,我也懒得管了。”

    唐逸却是笑了,轻轻摇头叹了口气,脸上神色有些感慨,说道:“咱们在年轻人眼里都是老顽固了吧?不过你跟兰说,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帮她联系学校。”

    高于真这才松了口气,如果唐逸真的表现出反对桧意思,他还真不知道回家怎么和兰两口子说。忙说道:“那我替兰先谢谢唐书记了。

    唐逸摇头道:“有什么可谢的,都是老朋友,我刚刚参加工作时兰可是帮了我很多忙。”随即又笑道:“还有最近兰表现的很突出啊,薛省长都和我提过她的名字。”

    去年年初高兰从省委办公厅党政网络管理处调往北方网,负责北方网省长信箱热线等工作后,很快就表了一篇』民意不畅和热线之弊》的文章,在省里引起了热泪的讨论,文章说,在诸多省长主席市长热线信箱公布当天,我就看到民众们就将他们当作了一个具体承办行政事务的机构,举凡大事务都打个不停,以辽东省设立的“省长手机热线”为例,由8工作人负责接听省长副省长手机,24时轮流值班,仅开通前5天就按听电话3多个,收到信息2222余条。这样的巨大工作量,省长市长不用说交办事务,就是光接听电话就可以不用睡觉了。所以,部分群众认为“不畅通”就不难理解了。

    其实,即使是这些热线畅通又怎么样?民众将省长主席市长热线信箱当作了政府办事大厅,一天成千上万个电话打进来,难道省长主席市长分身有术,一件一件亲自为他们办不成,也只能转给相关部门,终点又回到起点,最终还是由最初的基层部门和官员将原先给申诉人的答复原原本本的再给回申诉人。所以,与其抱怨省长主席市长热线不畅通,不如反省这些热线应当承载的功能,不如下决心加强对权力的监督与制约。

    而在高兰那篇惹起热议的文章表一年多之后,辽东地区和国内大部分地区又有了一个显着的区别,就是各种省长市长热线渐渐淡出民众视野,随着反贪督察等各种直面民众监察监督机构之设立制度之完善,打各种热线反映问题的民众越少了,不是人们热情消退,而是民意越畅通,各种省市领导热线基本成了摆设。

    高兰呢,现在就在省督察局网络管理处担任处长一职,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在省委省府两个大院都有名气,当然,这多多少少也因为她是省人大副主任高于真女儿的关系。

    “哪天一起吃个饭吧!再不和这些年轻人多接触,我看我的思想也要过时喽。”疼逸笑呵呵的说。

    高于真笑道:“您太谦虚了,不过兰在家可是经常提到您,现在您可是她的偶像了,她一旦和我有不同意见,时常拿出你说过的话和我辩论,唉,搞得我也头疼得很。”说是头疼,眼角眉梢的笑意显然对这个女儿也极为自豪。

    唐逸就笑,又看了看表。

    高于真忙起身告辞,看得出唐书记肯定一会儿有什么要紧事。

    深夜时分,夏兰酒店总统套豪华客厅南,璀璨灯柱下,唐逸捅着久别的陈珂站在落地窗前,欣赏着春城绚丽的夜景。

    看着外面那令人震撼的巨大电子屏,看着梦幻如水晶般的各种建筑,陈珂轻轻叹口气,说:“哥,春城真美。”

    穿着雪纺睡裙的陈珂秀丽无方,那种西方名流职场熏陶出的女强人气质和东方端庄之美恰到好处的融合,使得现在的陈珂有一种说不出的迷人魃力。

    唐逸微笑轻轻在她秀美严肃的脸蛋上吻了一下,却听后面一阵欷鲼声,唐逸忙不迭放弃了去亲陈珂红唇的意图转头看去,却见沙上,蜷曲的跟猫一样的大丫只是翻了个身,抱着毛绒铽的白色沙皮狗呢喃着梦话。

    看到唐逸慌张的神色,陈珂就轻笑道:“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唐逸就想到了自己对陈珂的强行占有,略有些尴尬,瞪了陈珂一眼道:“嘴巴越来越厉害,做律师做的吧?”

    陈珂就咯咯轻笑,说:“今天大丫肯定开心,她一直就说想听你讲故事呢,我也没想到,你还真会讲,你讲的故事我也都没听过呢,真好……”她的话语越来越轻,也越来越柔,显然,刚才唐逸抱着大丫给母女俩讲故事的时刻会成为陈珂一辈子也难以忘怀的温馨画面。

    唐逸轻轻拥紧她,没有说话。

    好久之后,陈珂轻声道:“我的工作安排好了,大丫的学校也找好了,你不用担心,都挺好的”,唐逸沉就着,好一会突然道:“等有时间,带大丫见见太爷爷吧,你,你也去。”

    陈珂怔了一下,随即就轻轻摇头,说:“不要了,这样就挺好,我不想再惹别的麻烦。”

    唐逸轻轻抚着她如玉秀,柔声道:“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

    陈珂却仍是倔强的摇头,转头盯着唐逸,秀眼好似能看进唐逸心里“哥,真的不要了,有的改变不一定会有好结果,你肯定知道的,是吧?”

    静静看着陈珂,唐逸再说不出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