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锋芒-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一十章 锋芒

第二百一十章 锋芒2017-11-8 23:53:47Ctrl+D 收藏本站

    零九年九月初,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体会议在北京召开,按照惯例中全会自然少不了讨论党建问题,在新华社新闻稿中。十九届四中全会就被解读为新形势下党风建设历史性会议。

    阳光下几盆摆在窗台的菊花争奇斗艳,四合院仿佛也异常明媚起来。

    坐在院中石桌两旁,唐逸正同一位国字脸面相极为英伟的中年男人品茶聊天,客人笑声很洪亮,就好像他的性格,毫不掩饰的绛势,只是在唐逸面前,早已收敛了许多,他笑着道:“核电站你都说停就停。这样的魄力我可是自愧不如啊”

    唐逸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我呀,快出茧子了”客人就大笑起来。

    和唐逸谈笑风生的就是川南省省委书记刘响,川南启动人大程序罢丅免一位副省长之时,刘响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其时甚至有传闻中央已经决定将他调离川南,一些故旧甚至都似有意似无意的拉开了和他的关系。谁知道唐逸做了一次雪中送炭的事,不但给他打了电话,还从侧面帮他做了工作,最可能难的力量没有借机力,刘响安然度过了难关。

    不过川南虽然搞出这么一个大风波,却没有什么后续动作,倒是辽东后来居上,虽然各种督察部门监管处罚的多是基层干部,却是风气日清,用一些人的话来说:“真正面对人民群众的还不是这个基层干部群体?对这个群体实行有效的监管,自下而上,才是根治之道o”

    虽然在谢系中的地位有所下降,刘响的影响力却轻忽不得,现今他还是谢文廷集团接班人地位的最强力对手,也是西南本土干部的代表人物。

    唐逸对于刘响是不怎么了解的,走到现今的地位各个所思所想,别人谁又尽知?求同存异,才是最大团结党内力量之道。

    四中全会在党风建设问题上内部争论之激烈近年罕见,尤其是在反腐方式上旧观念和新观念进行了激烈的碰撞,数名年青中央委员直陈辽东模式,指出一些地方近期提出经济反腐并试验一些新的反腐手段实在是荒天下之大谬,对这些官员应该以违纪处理。反腐,最根本的方法就是制度反腐。建立有效的法律制度,并不折不扣地执行制度,让任何越制度的行为都得到应有惩处。制度之剑悬挂在权力的头顶时刻警示,显然比任何新颖的反腐手段都耍管用。

    在这个问题上,刘响站在了新晋中央委员一方,也提出各省市应该学习辽东反腐模式,吸收其精华,改进其不成熟一面。将该模式向全国推广。

    虽然在一号长中丅纪委唐万东书记辽东省委唐逸书记等人翰旋下,青壮派的材料没能提上全会讨论日程,但毫无疑问,一场史无前例的观念变更正冲击着每一位参加全会的中央委员,任谁参加这次会议的中央委员都深刻感受到历史车轮巨大的声响。

    “你说。有没有可能将来实现多党执政?这才是最好的监督执政党的手段吧?”私下里党的高级干部谈论的话题有时候更露骨更大胆,刚刚改革开放时最上层建筑甚至有比这种提法还激烈的声音。

    看着刘响似笑非笑的神情,唐逸笑了笑,说道:“问题不在于是不是多党执政,只要我们党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能建设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我们就要敢于承担历史责任。何况现阶段下,多党执政只会使得国家陷入动荡,得不偿失。”

    刘响笑着点点头,拿起了茶杯。

    或许在刘响眼里,唐逸和自己一样,属于敢于创造历史的人,而这样的人所选择的路线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说往往是充满机遇而危险,显然在最初始阶段。摸清对方的政治底牌是很有必要的。

    不管刘响是怎么一个想法,送走刘响后,他最后提出的尖锐问题还在唐逸脑海里回荡。思及今日国内信仰各种思想之混乱。各阶层矛盾之尖锐,唐逸深深叹口气,任重道远,任重道远啊

    电话音乐响起,打断了唐逸的思绪,看了看号码,是暂时主持省委办公厅工作的省委副秘书长尤文打来的电话。

    邱跃进尚在中央党校学习,很可能在这次中央和地方党政干部轮调中离开辽东,如果邱跃进真的离开辽东,新的办公厅主任的棒子无疑尤有竞争力的人之也就难怪这些天尤文在家昙都是喜气洋洋了。

    当然。在和唐逸通话时,尤文是极为谨慎的,虽然唐

    逸不会在意属下对权力的渴望,但毕竟

    不会喜欢官迷下属。

    按每天惯例简单汇报了工作,尤文最后却补充了一

    句,“安东省经贸区新乡工程大华集团中了标。”

    唐逸嗯了一声,随即微微一怔,按道理这是省政府的工作,自己回去后也尽可以看到相关文件,尤文却专门提一嘴是什么用意?

    “大华?”唐逸念叨着,好像有点印象。

    “就是,”尤文犹豫着,似乎在考虑该不该说,最

    后终于还是咽了回去。

    唐逸也没有追问他,在挂了尤文的电话后,就打给了兰姐,要说省里知名公司集团的背景兰姐最为清楚,家长里短,兰姐的最爱。不同的是层次高了,她现在的话题不会针对左邻右舍,而是扩大到省里的名流。

    “大华?苏梅的公司。”兰姐如数家珍的就开始介绍大华集团的近年的业务展,甚至说起苏梅喜欢举办家庭宴会时娇笑道:“我看她啊,就不怎么老实。张震……说到这儿才猛地醒悟,忙闭了嘴。

    唐逸没有多说什么,挂了电话。默默陷入了深思。

    每次见到唐逸,陈达和心底总是会涌动着一种说不清的感情。看着唐逸清瘦的面庞,陈达和似乎能感觉到他的寂寞。但现在的唐逸,又让人感觉距离是那么遥远。就算是多么的想给他一个热烈的熊抱,陈达和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想什么呢?这可不像你哦”看到陈达和怔怔出神,唐逸就笑起来,这和陈达和一贯给人的印象太不协调了。

    陈达和回过神,看着唐逸呵呵一笑,摇摇头:“没,没想什么”晃动着手里的酒杯,陈达和又笑道:“就是啊,想人这一辈子,能有一个可以说话的知己已经足矣。”

    唐逸点点头,没吱声。

    夕阳洒落客厅,陈达和家里布置的很别致,窗帘都

    是淡黄色的。有一种淡淡的浪漫。

    “远什么时候结婚?”唐逸笑着问,“好久没见

    那子了。怎么样。是不是个子比你高了?”

    “就他?还差点”陈达和瞪起了牛眼,倒好象说

    的不是他儿子,是冤家一样。

    唐逸就笑。他也知道陈远和陈达和在一起就是一对活宝,有时候也挺羡慕这对父子的感情的。陈远上大学时唐逸见过一面,合材高大魁梧,活脱脱一个年轻陈达和。

    “他女朋友不行,太势利,我不同意”陈达和哼了一声,看表情说的是心里话,对陈远的女朋友不咋满意。

    唐逸笑道:“你呀,落伍了吧,现在的女孩儿,有几个不虚荣不势利的?真心喜欢远就行,家庭环境也是个人条件的一部分,你老想着远没你这老子就怎么怎么样,那可不成。再说了,这事儿你也管不了吧?”

    陈达和就拿起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

    唐逸又道:“远在交州是吧?等他结婚,我送他

    一套交州的别墅,两口开心就行。”

    陈达和就嘿嘿笑,“有那别墅还不如给我呢。”

    唐逸无奈的摇摇头,在自己面前。陈达和总是没个

    正形,哪里有实职正厅官员的样子?

    “说正事吧?宁西你抽出来了吧?”其实对于宁西的事,唐逸并不怎么关切,但政治风向吹来吹去变幻莫定,唐逸总觉得在宁西侵吞国有资产调查上,有些自己想不到的因素掺杂其中。

    “恩。放心吧。我就像你说的一样,这段日子在修心

    养性。”陈达和呵呵的笑。

    唐逸点了点头。

    陈达和又笑着道:“我也听说了中全会你可出

    足了风头,挺多委员为你鞍前马后的呐喊。

    唐逸脸色就严肃下来,摇了摇头-,“那不是什么好

    事o”

    耍说四中全会,党内各种力量的对比并没有生明显的变化,不管从中央来说怎么下决心淡化各种力量的存在,但政坛上,山头是永远不能消除的,古今中外莫不如是。

    唐逸刚刚四十出头。在共和国政坛来说,这个年纪远远不是成为某支力量的舵手为其掌舵的时候,但在四中全会上。他的某些政治主张得到了部分年青委员的共鸣,加之本身就有一支强大的政治力量支持,这就不可避免的会令很多人觉得危险。

    对于目前这种状况,唐逸没想到,但既然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也只能坚定的走下去。只是怎么再次掩去锋芒,却成为了一个难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