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叫停-重生之官道 澳门365bet注册_365bet验证_365bet娱乐送彩金

重生之官道

第二百零九章 叫停

第二百零九章 叫停2017-11-8 23:53:46Ctrl+D 收藏本站

    辽东省委一号办公楼气势,正门台阶上那花筒岗石镶嵌的擎天廊柱,三扇深红拱门,楼顶高悬的红旗叠影党徽,尽显庄严肃穆,气派非凡。这座代表着全省最高权力中枢的办公楼在外界眼中是那样的神秘和高不可攀。

    省委书记办公室中,唐逸正猫着腰用喷壶给墙角的一棵常绿植物浇水,这位一声咳嗽都可能令辽东大地掀起狂风骤雨的权力者,此讨此刻是那样的恬静安详。

    沙上坐的是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于真,从副省长的位子退下去之后,高于真被安排进了省人大,在辽东,人大这个机构早已经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投票机制,常委会的一些副职更不再是一些实权干部的兼职或者某些老同志以及难以更上一层楼的同志告别政治生活的最后一站,人大,正渐渐成为普通民众真正参政议政的平台。

    高于真,就是带着两份人大的报告来到唐逸的办公室的,一份是省人大对省财政部门报省政府的调整省内最低工费标准意见的论证报告,另一份,则是关于即将启动的安东核电站建设工程的民意调查。

    “于真啊,说说,你是怎么想的。“慢条斯理放下喷壶,唐逸慢慢走到沙前坐下,点上一颗烟,又将烟盒递给高于真。

    高于真连忙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吸,这位他昔日手下的年轻干部,早已一步步走上辽东最高权力顶峰,也不知不觉中在他心里建立了绝对的权威地位。

    高于真知道唐逸肯定是问自己对第二份报告怎么看的,因为第一份调整最低工资的论证外界几乎是没有什么异议的,但令人想不到的是中核集团即将和省政府签署协议在安东建设核电站的项目,不但人大的论证会上辩论激烈,专家学者纷纷粉墨登场,最令人惊讶的是人大对安东全市展开的抽样调查中,几乎过百分之六十的市民对该项日持强烈反对意见,这样的结果令高于真大跌眼镜之余,再来见唐逸的忐忑,但他又不能不将情况如实反映,何况唐逸应该早早就知道了结果。

    琢磨着用词,高于真谨慎的道:“我认为民间这些牟对核电站可能引的负面因素被大大的夸大了,普通市民很难对此有一个客观的认识,一说起核电站,想起的就是核泄漏呀战争时的威胁呀,这些因素,市民们是很难站在宏观角度去考虑的,他们更多的是想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是我。再说,问卷调查的形式还是有失偏颇吧,不够全面,也很难真实的反映民意。我认为,安东人民大多数还是支持核电站项目上马的,谁都知道,这个项目有多少地区在争,咱们得来是多么的来之不易,省委省政府的同事们可以说呕心沥血做了大量艰苦的工作,才令中核集团将目光转向了咱们安东。

    高于真是知道这个项目能被争取下来是多么不容易,唐逸和薛川都曾经和中核集团的老总会面,好不容易才拿到了这个项目,毕竟在辽东,宁边地区已经有一座正表动工的核电站了,再拿下安东生个项日实属不易。

    最后人大参政议政搞出了这么一个结果,高于真委实觉得有些尴尬,也只有尽力的为这个结果找一些借口开脱。

    唐逸听着就笑了,将烟掐灭,笑道:“于真,咱可不能不实事求是啊,安东人民就是不同意修核电站嘛这是秃子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

    高于真略有些尴尬,笑了笑,没吱声。

    唐逸略一沉吟,道:“那就停了吧。”轻描淡写的拿起茶杯品茶。

    高于真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即就怔住,不敢相信的看向唐逸:“你是说核电站的项日,停了?”

    唐逸微笑道:“不然我说什么呢?还好中核集团刚刚下来人测绘,并没有浪费资源,所以我说这个论证会要早点开,民意调查要早点起步,就是为了避免资源的浪费。”

    高于真怔了好一会儿说道:“可是这个项日来之不易,多少兄弟省市争呢,媾不容易花落辽东,咱们就这这么放弃?太可惜了”

    唐逸笑道:“别人一哄而上都上核电站,咱们不见得就要跟风,何况宁边的一期工程早就上马了,从布局来说,短时间内咱们辽东的电力还是有保障的。”顿了下又道:“至于该不该上这个核电站。利大于弊也好,弊大于利也好,都不是一时能说清的,但既然咱们搞了参政议政听取民意,就不能让这种机制成为摆设,我们党内,在做事业时最不缺的就是魄力,最不缺的就是乾纲独断,最最缺少的恰恰就是这种优柔寡断啊于真,你说我说的对不?”

    高于真默默琢磨着唐逸的话,久久不语。

    “安东的核电站真的要斗停?”

    看着安婉惊讶的表情,唐逸就是一笑,安婉不是第一个来问自己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在金龙宾馆大会堂,唐逸遇到了来参加全省组织工作会议的安婉,也就有了唐逸和安婉在11号楼会客室的这番谈话。

    喝着香浓的咖啡,安婉第一句话就是问的这个问题,她显然对省里的这个重磅决定很吃惊,话题自然就从核电站展开。

    唐逸笑道:“怎么,你又不理解了?”

    “那倒不是我能知道你的想法,可是我可不知道你这么有魄力,这么大的一个工程,说停就停了?”安婉连连摇头。

    唐逸就笑:“宋朝时的皇帝曾经想扩建皇宫,但就因为皇宫附近的市民不愿意拆迁,扩建的事就被叫了停,咱们总不能逆不如宋代的皇帝和士大夫吧?”

    安婉轻笑道:“你说的我知道,可是修核电站又不是搞**,和以前叫停的那些高污染项目也不同,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么做的后果?安婉一身裁剪合体的咖啡色套裙裹着她的玲珑身段,肉色丝袜棕色平跟皮鞋,端端正正坐着,轻轻露齿一笑,就如牡丹花开。

    唐逸知道安婉说的后果是什么,如果从积极一面来说,此举开民意决策之先例,但从消极一面来说,又会引许多后遗症,京城定会有很多人大叫此风不可长。

    “总不会杀头抄家吧。”唐逸笑着,看似若无其事的端起了咖啡,但显然,坚定的走在自己想走的路上的他,对任何结果都会无怨无悔。

    安婉静静看着他,好似也陷入与深思。

    “嘤咛软软的席梦思大床上,满脸潮红的苏梅从毛巾被

    里冒出了头,娇媚万千的靠在了张震**的胸膛上。

    用手在张震胸脯上划着圈,苏梅声音跟化了水一样软绵绵的,“嗳,你说唐书记在中央是不是多数派,我怎么觉得他越来越硬气呢?

    张震或许年纪大了,刚刚的激烈运动令他很有些疲倦,有些惬意的享受着苏梅丝缎艘肌肤紧紧贴着的感觉,摇摇头道:“你这话太幼稚,没有什么多数派少数派,不过说起唐书记,我也有这个感觉。”他能感觉到,唐逸越来越强而有力的力量。

    “我不管,你跟唐书记这都多少年的老朋友了,那个工程

    你一定要帮我拿下来。”苏梅拖住张震的胳膊撒娇。

    苏梅说的是省里涉及资金过百亿元的一个大工程,苏梅老早就盯上了它。

    如果说张震在事业上升期间苏梅很少求张震办什么事,两人的关系甚至可以用苏梅贴养张震来形容,而现在随着苏梅企业的展,日光也就越来越高,她能看上的项日也就再不是那些打闹的儿科,而是真真正正席面上的大餐。

    张震微微蹙眉,几乎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不行,现在省里的制度你不知道,这种工程招标讲的就是阳光,别说我,唐书记都从来不干预。”

    “什么啊,那还不是给外人看的?苏梅不满的嘟起嘴,“嗳,我可是第一次开头求你帮忙啊

    张震脸色也严肃下来:“你是逼着我犯错误是吧?我告诉你,钱是赚不完的,但哪些钱可以赚,哪些钱碰不得你心里没数吗?再说了,要那么些钱干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苏梅咬着嘴唇看着张震,看着张震略显苍老的面庞,心里突然有些说不出的厌烦,自从跟了张震,大的好处没捞着,倒经历了被纪委调查进黑屋的经历,而这个张震更是官越大胆子越,早没了昔日的大气,现在怕是就叫他从公家给自己拿个螺丝钉他也不敢,这样的男人,就算是省委组衩部长又怎么了?两个字,窝囊

    自己当初怎么就跟了他了?混迹于名流社会,更不乏白脸勾引的苏梅久已甘于寂寞的心好像再一次不安分起来,看着脸色呆板的张震,苏梅心里的某种躁动情绪好像在酝酿,在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